您的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清纯的美容师

“嘻,又撞邪了!”

入夏以来,这是二叔最常说的一句话,台湾百业萧条、许多小老百姓无以为继的今天,我们这家小小的房屋仲介公司,居然连续三个月业绩破五百万,每个月都能成交好几个大案子。说起来也奇怪,90年我退伍后就跟着二叔在台南做仲介,小公司名气不大,两年来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总想在这年头有口饭吃已经是幸福了,谁知道从六月份签了那几栋别墅开始,奇迹一般竟然客户开始源源不绝的出现,头一次感受到收订金收到手软的滋味。二叔一直认为是有好兄弟在暗中协助,每次看到我带着订金收据回来,总是要说上这幺一句…

可上星期这一摊不同,买主是个台北下来的大学教授,说是要到成大来服务举家搬迁,看看房子实在满意就这幺付了三十万的现金,困难在买主人在台北,也希望能在台北签约,可业主却是个在地的台南人,本来还老大不乐意的“厝呒免卖哪远…走到台北去…叫伊下来台南签啦…”,我和二叔求爹爹告奶奶的才硬是让对方点头,本来嘛,这年头房子有人肯买就偷笑了,还图什幺安逸呢?

就这样,星期二开车载着业主夫妇两个上了台北,还好我在台北当的兵,要不内湖的路还真不好找,买方卖方都小心的结果就是约要签很久,从下午两点在代书那儿搅和到四点,约签完了业主夫妇再三感谢我们帮他把房子处理掉,两口子大概是事空心安乐,说想在台北玩两天再回去,就这样我一个人空车回台南,回程一上高速公路就刚好碰上塞车,挨到苗栗都快七点了,下交流道吃了点东西。实在是累的紧,就打电话回台南跟二叔说很累想在苗栗休息一晚,明天中午再回去。

找了家蛮别致的汽车旅馆,洗完澡精神又来了,出去逛逛吧。一个人走在不很繁华的苗栗街头,真不知要做啥。想说累找家指压店推一推,可苗栗市逛半天只看到几家“爱芝兰”“美梦兰”之类俗俗的全方位服务店,连个像样一点的美容指油压都没有,心中正为苗栗的男人感到难过时,忽然看到一家很独特的店面,浅色原木的装潢,大片透明的玻璃橱窗里排着一列列的精油瓶罐,招牌上写的是“XX香精油专卖店”旁边一排小字“附设精油推拿”,金色的珠宝灯把店里照耀出一片的晕黄,非常高雅的感觉,就像是女子美容精品店一般,我找了半天,实在找不到“男宾止步”的告示牌,便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您好,欢迎…”三十出头的男子从里面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要看香精油?”他很自然的直接走到展示柜前,看年纪应该是店东,“我看招牌这里有做精油推拿…”我说明来意,他似乎有点为难,看了看表又抬起头来看了看我“我们这里是做纯的…不过师傅刚刚已经下班了…我们这边推拿是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六点…”,我连声抱歉正想推门离去,他又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有一位小姐,不过她只做指压…不知道先生您…”。我想了想,反正也没什幺事,问清楚价钱指压一个小时才

500

元,就点头答应了。店东带着我进去里头,隔着一间宽大的按摩室,正中央摆着一张按摩床,墙壁一边有着一个矮柜一边是面大镜子,他倒了杯茶放在柜子上给我喝,请我稍侯一下。

我趴在按摩床上等了大约十分钟,听见外头的玻璃门开启的声音,然后一个女生和店东出声打招呼,一会儿按摩室的门扣扣两声,我喊了句“请进”,她开门进来“您好…”,我头也没抬回了话,问了些姓啥打那来的闲语,一双手按上我的肩膀,她很熟练的开始帮我指压了,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为什幺会跑来做指压呢?”她问了句,我说是自己今天开了一整天的车很累,她就问我要不要热敷一下,说热敷一下可以去疲累,我说好,“那我去弄热毛巾…麻烦您把上衣脱掉…”

我起来看到墙上有钉着hi衣架,便脱掉了上衣,刚把上衣hi好时她进来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刚一直趴着背对她),短头发的年轻女孩子,长得算不上很漂亮但蛮可爱的,个子小小的有着两个酒窝,穿着一件式的短洋装,没化什幺妆却更显清纯,她看到我赤裸的上身笑了一下“身材不错哦…您喜欢运动啊…”,其实这都要拜朋友所赐,一个国中到高中的死党,大学念体育,退伍后大家一连络,才知道他在健身房当教练,想说好朋友总该捧个人场,就花了三万多买张会员卡,钱一投资下去不去又觉得不值得,运动的习惯就这幺培养出来了,两年下来,虽不敢说比得上专业的健身员,但身材十分有型、肌肉算得上结实。她又笑了一笑就请我趴好,热毛巾直接盖上来真的比泡热水澡还有效…全身的疲累似乎一扫而空,过一阵子她把毛巾拿掉继续帮我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