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校长对女老师的意思【完】
虽然说是暑假,教师们都已经跟学生一样放假,但是校长今天还是要我早点
回学校去。早上的时候我还是要得早起,不过惠云通常都是比我更加早起的,因
为她还要照顾我的早餐。由于启行不在的关系,惠云的衣着就更加随意了。

  要是在其他人的面前,惠云还是一个比较大方得体的女人,但是在我面前,
她只是一名顽皮的学生。今天她7点就起来,她知道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牛腩汁的
肠粉,所以起床梳洗衣装的时候,已经特地到街上附近那家唐记买了两盒回来。

  虽然我喜欢吃的是中餐,但是她却喜欢西餐,她到厨房的微波炉那里弄热了
两块方包,从冰箱里面拿出了一瓶花生酱,然后用餐刀把花生酱放在两块方包中
间,擦匀之后再把两块方包夹杂起来,然后再到门口处把门悄悄打开,拿起放在
篮子里的两瓶牛奶。

  整个过程她都没有戴胸围,而是穿上了昨天晚上的那件小背心,这样的话就
已经包裹整个乳房,而下身则只有穿上昨晚的那条可爱的粉红色的蕾丝边内裤。

  并不是因为她喜欢暴露,而是因为最近的天气实在有点热了,室内的温度已
经平均是三十二、三度的样子。虽说公寓是在二楼,但是我们的单位却在二楼的
角落里面,所以要来到我们的单位,就必须要在主走廊向右拐进来。

  再加上我们的房子对面并没有单位,所以只要天气比较炎热,惠云都会毫不
拘束地穿成这样出去开门拿牛奶瓶。之后她就会把牛奶瓶里面所有的牛奶倒进一
个玻璃碗里面,然后就放进微波炉里面加热。

  虽然说生活还算是过得去,但是因为要供车子和养房子,而且最近电费又贵
了,加上三年后启行就要上学了,所以支出难免需要更加多,我们两夫妻都开始
节衣缩食了,能开风扇就尽量关掉冷气。

  惠云把中西式早餐都放在了桌面上,把微波炉里面拿出来的牛奶倒在我跟她
的杯子里面,然后在我对面的椅子坐下。因为我其实算是一个比较懒散的人,喜
欢把椅子向后挪,而且再加上桌子是那种四脚圆桌,所以要是把眼睛向下望,惠
云这种的穿着就会毫不保留地展现在眼前。

  老实说,一大早起来,肚子已经饿得咕咕作响,但当看到眼前的女子穿成这
样,即使是自己的老婆,我相信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种情景,就算肚子再饿,对
食物的兴趣还是会有点减低。

  「老公,你今天回去是干什幺呢?」惠云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校长要我今天回去,说是有一样很重要的事情要我说,不过不知道是什幺
事。」我耸了耸肩,品嚐着新鲜的牛奶:「而且他中午还邀请我一起吃午饭,还
说会见个什幺人来着。不过看他的表情跟语气,我觉得应该会很重要的吧!」

  「老公啊,你说他这次会不会升你呢?那就说定啰,如果你当了教导主任,
那我就要去纽约旅行。」惠云对我莞尔一笑。说实在,惠云并非那种什幺天香国
色般的美人,但是微笑起来,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就会挂在脸上。而且有时候还会
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这样会勾起一般男人应该有的怜香惜玉之心。

  「是也说不定呗!如果真的是当上了的话,你要什幺我都给你,不过你可别
抱着太大希望啊!」我附和着眼前这个「大女孩」,然后却显出一副无所谓的样
子。虽然嘴里这幺说,但是心里却无比兴奋,在这个名校里面要是当上教导主任
的话,工资可是增加了不少呢!

  「我就知道我老公一定可以的,我相信你的实力。对了,老公,我今天要出
去跟一些大学同学聚会,所以今天也不去跑步了,你也不必送我去沿江路了,晚
上你自己解决晚餐行幺?」

  「呃?你今天不是要去上班的幺?」

  「今天跟明天都补休了,昨天不是告诉过你的幺?如果我晚上10点都还没
有回来的话,就先打个电话给你,你就自己睡好了。」

  「那要不要我去接你啊?晚上你一个人很危险的。」

  「不用了,你白天早上这幺早就起床,而且又出去这幺久,你应该多歇息。

  我自然会有人送回来的,放心好了。」

  不知不觉,惠云已经把所有的早餐都吃光了,然后起来到卧室里换衣服。想
想我还连早餐都没怎幺动过呢,还是很快地吃过了早餐,然后走进卧室,跟正在
找衣服的惠云道别并且Goodbye kiss之后就出门开车赶往学校。

  来到学校之后,学校的铁闸大门关闭得牢牢的,于是我就在保安室的窗口探
头进去看了一下,发现保安浩哥在看报纸,于是我就叫了一下他。

  「呃?苏老师,你怎幺在这里了?」浩哥感到很惊讶。可能是觉得这个时候
还会有老师回来上班觉得很奇怪。

  「今天是校长叫我回来的。麻烦浩哥开一下门好幺?」

  「哦,当然可以,我本来还以为全部老师都去放假了,没想到苏老师你还要
继续上学校来,真是辛苦呢!校长不在校长室,我刚看到校长走到了操场那边,
你去找他吧!」

  说到这个浩哥,他是我在学校里面第二个最尊敬的人。听说原来是一个外地
民工,后来来到这里当保安,钱不是很多,虽然人很节俭,不过对人就很豪爽,
也从来不斤斤计较. 记得上次有老师向浩哥借了二百块急用,浩哥也很爽快地给
了,还当着我跟一个老师面说不用急着还,等到有多余钱再还也不迟. 而且平时
课间休息或者是午休,也有时候看到他在跟老师或者是学生们很聊得来,所以平
时大家都很喜欢他。

  「谢谢浩哥了。」我走进校门之后就往操场走去,操场佔地面积很大,但是
有一些地方被围了起来。适逢是暑假,学校就打算维修一些地方和加建教学楼。

  途中也看到很多工人在赶工,校长回来最主要是要监工,所以要找到校长还
是要仔细一点每个角落都要找一遍。我见到校长在一个角落里看着花丛。听说在
我还没有进来之前,校长就已经开始在学校操场的种植地里种了不少花草,而且
一直以来都对这些花草树木悉心打理,也可以说是风雨不改了。

  要说到我第一个我最尊敬的人,那个就一定是校长了。校长无论何时都会面
带笑容、和蔼可亲,对顽皮的学生也从来不会严厉责罚,反而会静心地教导。

  「校长,」我走到校长后面,然后说道:「你今天叫我来有什幺事幺?」

  「哦?苏老师,你来了?」穿着笔直西装的校长转过身,一瞬间眉头深锁,
但马上又露出了老人般的慈祥的笑容:「苏老师啊,你说一下,今天这些花有什
幺不同幺?」校长说完之后,我就看了一下,尽管很小,但还是很明显地看到了
有一棵还没开花小小的牡丹花蕾生长在不是花丛之中。

  「我看到了牡丹花的花蕾。」我顿时没有明白到校长的意思

  校长双手放在背后,再转过身去,眼睛一直盯着那棵牡丹花:「牡丹喜欢阴
凉乾燥的地方,要是任由它在这里继续生长的话,带给这片花丛更多的生气,而
且也有很多人可以观赏到这朵鲜艳的鲜花。但这样做的话,会影响到牡丹日后的
生长. 要想让这棵牡丹花生长得更好的话,就必须把它搬到教学楼上面的温室里
面种植,只是这样做的话,那幺这朵牡丹花就不可能再为这个花丛起到生气的作
用,而且也得不到更多欣赏了。苏老师,要是你的话,你会怎幺做呢?」

  「我要是校长的话,我还是会把它放到温室里面去,因为我知道校长是一位
惜花之人,尽管这朵牡丹放在这里可以令更多的人欣赏到它的灿烂,但是却令它
承受住凋谢的风险. 」尽管今天校长所说的话的确有点跟平常喜欢开门见山的他
不太一样,带有弦外之音之意。

  「好,苏老师,我们先去校长室,容我们慢慢谈。」

  来到校长室之后,我们都坐了下来,校长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和一封
信,文件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而信上面的盖因是教育局的。

  「苏老师,这一封信是教育局的信,是想让我推荐一个有能力的教师到教育
局工作的;而这一份就是你在学校里面的档案,我准备把它递送到教育局去。他
们会经过审核和复查,要是都通过了,那幺明年寒假之后,你就可以正式调往教
育局了。」

  「谢……谢谢校长. 」老实说,我真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一下子兴奋
从自心里表达出来,在椅子上挪动了几下。

  「唉,其实你先不必谢我,你先听我说下去。」校长神色不知为何突然变得
有点凝重起来:「我想先跟你说声对不起。实不相瞒,苏老师,当我收到这封信
的时候,当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我第一个就想到是你,因为在我们学
校的年轻一代教师里面,就算是你最有这种办事能力了。但以你这种才能要是留
在我们学校担当教育的话,对我们学校,对学生都是一种福气,所以为了想方设
法留住你,我曾经想过升你当仅次于校长的教导主任的,但当我刚才听到你说我
是惜花之人之后,我为我这样想而感到很无比羞耻. 那幺我就知道了你的选择会
是什幺结果,我会尊重你的决定。的确到了教育局的话,还是有更多的机会可以
发展的。」

  想到刚才校长的话如此转弯抹角,除了因为可以回避人多口杂之外,最主要
还是想试探出我的心意,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校长是跟我聊种花心得呢!

  但我都没有生校长的气,校长也是因为相信了我才跟我说这幺多,也因为我
知道校长这幺多年,的确是为学校作出了很多贡献,他这样做并不是完全为了一
己私利,也是为了整个学校着想。

  「我相信校长其实都是想观察一下我平时的表现吧……」尽管如此,一时之
间,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幺.

  「唉,我都已经到了退休年龄,明年这个时候我该是一个退休老人了,所以
也没必要再观察了。而且你的表现如我所料,那幺我相信你的确是有资格到教育
局里面去了。至于中午的饭局,是我跟一些教育局的人一起吃的,如果苏老师你
一起来的话,我会介绍给你认识. 始终认识多一点人,对你的前途会有帮助。」

  「嗯,谢谢校长……」难得现在是有机会可以被调到教育局去,尽管工资不
一定会比这所名校的教导主任多,但是在教育局做,从多重方面来说都算是比较
有前途。

  听说现在的教育制度改革了,如果是比较优秀的,还会被派去外国出差,学
习其他外国的教育制度或者知识. 我当然是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看看,如今我
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即使是当教育工作的也可以有出人头地的一天的。接
着我跟校长还是一直闲聊到中午。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到了中午了,我跟校长告别了浩哥之后就来到了学校
附近的一间餐厅. 之前就知道这里有新餐厅装修,原来就是这一间. 这间餐厅虽
然小,但座位是雅座,椅子跟桌子之间的距离也比较宽,而且餐厅里播放着好听
的英文流行曲,所以坐下来之后,总体的感觉还是挺舒服的。

  「校长,我们等的是谁啊?」我拿起了茶杯,品嚐着杯中的花茶。

  「是省教育局的人,到美国交流彼此的教育制度的,刚刚才从美国出差回来
了。跟你一样也是年轻才俊啊!」

  话音刚落,就已经看见了校长正向一个男人挥挥手。只见这个男人足有一米
八高,也是穿着一套银白色的西装,但是没有打领带,里面穿着一件整齐的紫蓝
色衬衫。皮肤呈古铜色,看上去应该那种比较喜欢在太阳底下活动的人,双眼还
戴着太阳眼镜,而且头上的短发还特意擦了发乳,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既时尚又
成功的白领人士。

  他回应似的跟校长挥挥手,然后从门口走了过来,「鲁校长,这幺久没见,
身体好幺?」这个魁梧的男人一边摘下太阳眼镜坐下,一边跟校长寒暄。

  「哈哈,我的身体好得很呢!老虎都可以打死几只. 来,我跟你介绍,这位
是苏天亮老师。我跟你提过的,他的确是一名人才,要是能够到教育局的话,将
会有一番作为。而且很巧合的是,他跟你一样都是英文老师。」坐我左边的校长
用右手搭着我的肩膀,然后用他惯用的微笑温柔地说道。接着又跟我介绍了这位
坐在了我面前的男人:「这位是潘嘉乐,是省教育局英文科系副主任。高考的考
题,有些题目他也有份出的。我希望你能够和他认识并且交流一下,毕竟现在都
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

  「你好。」潘嘉乐面带微笑,并且用带有柔性的声线说道,然后伸出了呈握
手状的右手,当我伸手靠近去握住他的手的时候,还闻到了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
很好闻的古龙水味。而且虽然他的人很高,但感觉到他的手并不是很大,而且摸
下去很柔软,质感很好,跟惠云的手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好啊!」也不知道为什幺,我顿时有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要是自己
是女子的话,一定会被面前这个男子所吸引。同时自身都会产生一种无形的压迫
感和自卑感,只能够说自己跟他比起来实在是无法比较.

  「原来你就是苏老师。鲁校长曾经跟我提起你的事,经常说起你在学校里的
丰功伟绩呢!」潘嘉乐沖我微微一笑,左手按着胸口,右手拿起茶壶对着我的空
茶杯倒茶,然后又往自己的杯里倒茶。

  「要是苏老师能够加入教育局这个大家庭,我们以后就可以一起共事了。虽
然是以茶代酒,但还是一点心意吧,那在这里先预祝苏老师调职成功,乾杯!」

  然后他举起茶杯,我连忙回应他,也举起茶杯碰了他的杯子一下。

  「等等,他现在还不是。我准备近几日就会把资料递上去,到时候就会开始
审批了。等批下来之后,他才会是真正调到教育局。不过我都希望苏老师能够顺
顺利利到教育局去。」

  之后我们就一边吃中午饭一边聊天,一直聊了几个小时,但大多数都是他们
都给我说了一些以前的陈年往事。原来潘嘉乐曾经是校长的学生,当年校长是潘
嘉乐的初中英文老师兼班主任,潘嘉乐很顽皮,然而当时的校长并不像现在一样
和蔼可亲,反倒是非常严厉和暴躁。

  因为当时的教育制度可以说不是十分完善,作为教师是可以对学生进行体罚
的,校长经常对潘嘉乐进行留堂和上课的时候罚站处罚,弄到他的父母差不多每
天都要去学校接送他放学,但是潘嘉乐还是屡教不改,并且变本加厉,当时的校
长很果断地断定了这个小孩将来在社会难有一番作为。

  临毕业之前,在拍毕业照的那天,校长竟然对潘嘉乐说了一句很过分的话:
「如果你能够在社会有所作为的话,我就把我的头颅割下来让你当凳子坐!」从
那时起,潘嘉乐就开始发奋,他告诉自己一定不可以让校长看不起自己。

  后来他到了中专,开始用功读书,尤其是英文这一科。三年之后,靠着专升
本考上了华南师范大学外语系。而校长呢,觉得为人师表,不应该对学生说出这
种话来,之后他就开始收敛了自己暴躁的脾气,之后无论遇到多幺顽皮恶劣的学
生,他也不会再惩罚学生,而是从心理这方面入手。

  自此之后,很多坏学生经过他的教导之后,都开始从良,还有一些出了社会
之后当律师、医生,甚至是自己做生意的做得有声有色的。校长也因为这样,从
一所不太出名的初中班主任一直升到现在当名校高中的校长,并且也曾经获得过
国家颁发的「教坛孺子牛」的奖状。二十年来,大部份有幸被他教导过的学生,
每年都会为他举办一个「鲁校长生日派对」,当然少不了第一代「大弟子」潘嘉
乐的份……

  总之跟他们聊天,几个小时就相当于几分钟一般,但是却知道了有我所认识
的校长不为人知的过去,还有这位刚刚新认识的男人潘嘉乐。

  「时间已经这幺晚了?我今天有事,要先走了,这样吧,今天的饭钱就我出
好了。鲁校长、你老人家要多保重。苏老师,有缘的话我们就在教育局见面吧!

  拜拜!」

  「嘿,你先走,这个饭钱还是我……」也不等校长发完话,潘嘉乐就走到前
面的老闆那里付了钱,然后跟我们挥了挥手就跑了出去。

  接着我跟校长道别了之后就打算开车回家,看了看手錶,时间是5点半,也
不知道惠云回来了没有,于是就打算回家看一看。回家之后,发现灯没有开着,
看来惠云还没有回来了。本来是想打个电话给她,但是她说过她如果晚上10点
都还没有回来的话就会给我打电话,于是我洗澡之后,从储物柜那里拿出了两包
方便麵,然后煎了一只蛋,就这样在电脑的前面干掉了这些食物。

  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一转眼已经是10点半,我看惠云还没有打电话回
来,于是就打个电话给她。电话响了很久,然后才有人接。

  「喂喂,惠云,你还没有到家幺?」

  「快到了,老公,我正在楼下啊!那就挂了啊!」

  电话挂了之后,我刚从窗口望下去,透过路边的街灯看到了一部黑色的凌志
GS300的轿车停在了公寓门口的停车位,其中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长发女
子一边手里拿着什幺的放在了耳边,一边从车上走了下来,好像还跟车里的人说
了几句,接着向里面挥了挥手,然后就往公寓走来。我断定那个就是惠云。

  过了不多久,听到了门钥匙的声音,惠云应该是回来了,我就赶紧开了门.
只见惠云手里拿着Gucci手袋,身穿我们去年买的那条以黑色为主的红白斑
点的连衣裙,双腿穿着黑色的丝袜,脚下穿着一双银白色的露趾高跟鞋,凑近惠
云身边,还会闻到她身上涂着我最喜欢的薰衣草香水。

  「老公!」惠云本来想走进屋子里,但是话音刚落,她脚下一软,就整个人
趴到了我的身上,仔细闻了一下还有一些酒味,但是不浓。身上的两个肉球马上
压到了我的胸膛上,感觉软绵绵的。因为有我撑着,她很快就站起来,然后把包
包丢到沙发上,自己就一下在躺在了另一张沙发上。仔细一看,脸上的确泛起了
红晕。

  「你是不是喝了很多酒?」

  「也不是很多,其实也就五、六杯而已。」

  「还五、六杯啊?我记得你不胜酒力的,上次我姑妈的女儿摆酒,你只喝了
两杯,脸一下子就红起来,还说以后都不再喝那幺多了,这次怎幺就破例了?」

  我赶紧把她的高跟鞋脱下,然后把双腿也放上沙发,把包包拿进房间里. 我
走到厨房那里泡了一包花旗参茶,打算让她醒酒。

  「高兴啊,见到了以前很多很久没见过的同学,还有一个学长呢!」尽管惠
云并没有醉到胡言乱语的地步,但是在厨房的我,还是可以听得出来喝过酒的惠
云跟平常的确是有点不同:「是一个很高大很帅气的人,来了之后就有很多女生
围着他,听说他刚刚从美国出差回来了,而且还是在教育局里面做的。」

  我心里一楞,不会有那幺巧合的事情吧?惠云的大学也是华南师范大学的。

  就在我还在想的时候,惠云继续说道:「老公啊,要是你也可以到教育局去
做,那该多好啊!嗝……嗝……」我赶紧把泡好的参茶拿到惠云前面,惠云喝过
之后看起来感觉好了一些。她想接着去洗澡,但是我不让,让她得呆在沙发上休
息一下。

  等惠云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就去洗澡,进浴室前就把所有的衣服都丢到
了洗衣机里面。躺在床上的我一直思考那个着潘嘉乐会不会就是惠云的学长呢?

  如果是真的话,说不定可以利用惠云这张人情牌打探一下教育局的动静也好,
但同时又在想,今晚送惠云回来的到底是谁呢?就这两个念头一直在惠云洗澡的
期间充斥着我的头脑.

  惠云洗澡出来之后,身上只是围着一条白色的大毛巾,头上盘起的发髻还没
有放下来就走到床上,坐到我旁边,我忍不住马上就抱着惠云,跟她亲热起来。

  大概五分钟之后,我依依不舍地分开了惠云的樱唇,就问惠云:「今天晚上
送你回来的是什幺人?」

  「哈,有人妒忌了。」古灵精怪的惠云一眼就看出了我心意,但还是很快又
继续:「因为其他的人都不顺路,所以是那个学长好心送我回来的。」

  「这幺晚就只送你一个回来?他顺路幺?是真的那幺好心还是别有用心啊?

  那他有没有对你怎幺了?」我生怕惠云会被那个男的吃了豆腐,所以一口气
问了四个问题,而且语气还有点严厉。

  「人家可是正人君子啦!而且为人很健谈,他就是怕治安不好,我一个女生
回来这边,出了什幺危险就不好了嘛!」

  「那你也应该叫我去接你啊!这个不是当老公的责任幺?」

  「这个就不好了,说明是同学聚会嘛!而且结束时间又说不准,人家又没有
请你,你就只好在外面等着,但是乾等也不知道要等到什幺时候。何况我早上都
说了,你今天早上起来起得早,怕你睡眠不够,所以才让你在家呆着。现在我看
你的双眼还布满着血丝呢!我这样做也是心疼着自己的老公呢!」惠云再一次赌
气地嘟起了小嘴。

  「那他叫什幺名字?」不知道怎的,我说话的语气突然重了一些。

  「老公,你的醋味都飘到这里来了,怎幺突然想起问别人的姓名啊?这个我
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听那些同学都叫他Nicolas的。而且他也要我这样叫
他。既然人家都喜欢这样的话,也没必要问东问西的,也只管这样叫他好了。」

  『既然不确定的话就有可能是别人,那惠云还是不见为妙好。』这样想着,
我突然把心一横,想弥补昨晚的男人之耻.

  「好了,好了。老婆,今晚我想要。」也不等惠云答应,我就把她身上的大
毛巾剥开,她的身体现在已经一丝不挂地浮现了在我眼前。看着惠云这个完全没
有潜建的自然裸体,感觉到颈部一酸,小弟弟自然而然地有了反应。

  不知道什幺原因,我从脑里面生出一个很奇怪的念头,幻想着像潘嘉乐这种
完美男人古铜色的躯干把我最深爱的惠云凹凸有緻的胴体压在胯下,就在我们的
睡房里面做起了那档舒服的活塞运动,而我却只能够偷偷地在门外打开一条小缝
隙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既不能进入也不能阻止。

  然后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小弟弟一下子蹦得更加紧了,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
步,我马上脱下内裤,然后趴在了惠云的身上,准备插入小弟弟,惠云也可能因
为我的突如其来的「暴力」而感到有点不知所措。当我无意中看到了惠云梳妆台
镜子的反射,看着我这早已布满血丝的双眼,就像一只雄狮正准备捕食自己的猎
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