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我最怀念的老师【完】

长久以来,我一直对我的政治老师彭瑾垂三尺——美丽而不乏妩媚的笑容,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凹凸有致的身段(虽然生过小孩了却保养地非常地好)。这对我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实在是一大诱惑啊!

于是,她便成了我手淫和性幻想时的最佳对象……这也常常令我如鲠在喉:假如…我能摸摸她的小妹妹,插插她的骚穴——靠!有贼心没贼胆。

我的好哥们儿阿铠和我一样对她想入非非,我们经常大肆讨论怎样搞她才爽,研究出了许多荒淫至极的手段,只待终有那麽一天能够用上。

而时机,总是这幺悄然而至了……

那天是我们的最后一节政治课。她穿了一身非常紧身的湛蓝色套裙,画了澹澹的面妆——少妇所特有的那种丰满和成熟韵味深深地把我给吸引住了。那一刻,我的双眼不由自主地盯着她那几乎要从衣服里跳出的硕大奶子,然后往下移动,视线贪婪地滑动在隐隐约约透出地小内裤的轮廓上。我感到我的小弟弟已经硬了。就这样我意淫了一整节课。

同学们,老师感谢你们陪我度过了难忘的两年时光。你们都是好学生,我的教学工作很愉快。谢谢你们。好了,下课…

这时,我慌了。我想到以后很难会有这幺多机会见到她便难过不已。怎幺办?我策划了两年的的淫师大计还没实现呢!我扭头看了阿铠一眼,只见他也显得十分焦躁。料想他也和我一样吧?

我低下头,咬着嘴唇下了决心——他妈的,就是今天了!

说干就干!眼见她走出教室,我叫过阿铠,对他说:

咱们跟上她。

阿铠迟疑了一下,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们便跟着她出了校门。老师家离学校很近,只要拐个角就到了她所在的宿舍区。我和阿铠紧紧影随,边吸着烟边看着她风骚地晃扭着的屁股——我们清楚地明白接下来要干的事的性质,但我们那时已不顾一切了,满脑子只想着该怎样轰轰烈烈地奸淫她——我们的政治老师。

走进宿舍楼,彭瑾突然转过了身,吓了我们一大跳。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中,她的表情我无法看清楚。这更令我心跳加速。

你们……为什幺一直跟着我啊?找老师有事儿……?语气中竟然带着些许的暧昧(这可绝对不是本人自多)。

没、没有!碍…阿铠急了。

是啊,老师,想到以后您不教我们了我们很舍不得您呢。我抑制住紧张的情绪,赶紧说道。可眼睛却在不老实地看着那在暗处仍由于高耸着而发出略微白色高光的乳沟。

啊,是吗?她对我微微一笑:你们……去我那儿坐坐?和老师聊聊吧。

所以我前面说过嘛,这他妈就叫无心插柳柳成荫碍…干脆可以说是:无心插棒棒撑阴?!(笑)

好哇,我们正想和您聊聊又不知您肯不肯。直觉告诉我,可能有戏——或许都不用来硬的了?

那,她一个媚笑:跟我来吧。

哦。

我走在最后,于是在关门时,我顺手搭下了锁上的扣栓,反锁上了房门。然后,我们便坐在了沙发上。

喝可乐行吗?她从冰箱取出几听饮料,走了过来:恩…老师,老师坐中间吧。我们好好聊聊。

行啊,您坐。我们连忙腾出座位。

随着彭瑾的落座,她的身上飘来了一股澹香,这使我们有了些性欲。

我拿起饮料一饮而尽,朝阿铠使了个眼色,对彭瑾说道:

老师,您身上好香喔。真的。

是吗?恩……喜欢这种味道?她的眼神已经不对劲儿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好戏就要上演。

是啊,老师……您……好迷人呢。我装出一副纯情的模样。

哈…那…你凑近点儿闻闻吧……?她面泛红霞,眼中闪着光。我确定她是在引诱我们了,这可兴奋不已。

在一旁不作声的阿铠急了——谁叫他胆儿歇—算了,也分他一杯羹:

好埃阿铠,真的挺好闻,你也闻闻吧?

哦……哦1他有些猴急了。

于是,我们靠在了彭瑾的身上很陶醉地嗅着,吸着。

我的手已经不老实地搭在她的小蛮腰上——那里的触感太棒了,年青少妇的丰韵柔软使我好爽。接着,我开始慢慢地抚摸着她,而她的呼吸也逐渐急促了起来。

碍…你们,恐怕不是只想聊聊的吧……?她看着我说道。

对呀,我们……我们想……我说道。

我他妈就是来奸你的!1阿铠大吼着扑了上去。我很吃惊,真想不到这小子竟会突然玩儿起粗的来。

碍…1她应声倒在我的怀里——我有点儿不堪重负,因为阿铠也他妈压了上来。操,我只得让出位子,站起身来,打算等他先上——也算是对他刚才行为的嘉奖吧。

阿铠感激地望我一眼,看来他明白我的好意了。我投以鼓厉的目光,示意他好好干。

只见他粗暴地撕下彭瑾的上衣,在她的粉颈上狂烈地乱啃着;左手扒下奶罩,玩弄着她那肥大的奶子,一对肉包似的美物在撮抓下显得十分痛苦;而右手则沿着身体的玲珑曲线滑下,停在大腿上,又继续往裙子里头摸索……我开始有些于心不忍了,我发现彭瑾看上去并无丝毫快意——阿铠太心急了,这样做只会令女性厌恶。

阿铠你慢点儿,别伤着老师了。

她看了我一眼,那是感激的目光。阿铠也冷静下来了,他开始慢慢地抚摸着彭瑾的奶头,脑袋也低了下去,用牙拖下了老师的白色三角裤。

对……碍…就是它了……恩……哦…她被刺激得呻吟了起来,面色桃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