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武侠
【梦回武唐10~12】作者:sky08(九十九夜)
字数:13789


             十、淫熟美妇李凤莲

  走出皇宫,凉风一吹,我整个人都清醒了一点,虽然武媚娘跟我说会传位于我,但是对于她的黑历史我是一清二楚的,为了当皇帝连自己的儿女都杀的女人,会不会趁机把我吸干然后做掉的。还有我身旁的千金公主李凤莲,说是派来协助我,未尝不是派来监视我的,所以我还是先不要去千香楼,把萧妩她们给暴露出来就不好了。

  我正在考虑该如何做的时候,李凤莲那双大奶子就贴到我的后背上来了,「我的小业儿,现在我们该去哪啊?」

  我转过身子看着那妖媚的熟妇,苦笑着说:「我的千金姑奶奶,孙儿我刚刚被陛下榨了三天三夜,已经有点撑不住了,您就不要再勾引了,我怕又忍不住精尽人亡啊。」

  千金公主「噗嗤」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的小业儿,你也够厉害的了,被陛下的肉体榨了三天三夜还能存活,你放心,本宫等你恢复之后,再好好跟你玩,而且传说被你的九阳神龙插过之后,再也不想找别的男人,我就趁着这几天,好好地再找几个好男人玩玩。」果然是绝代淫妇,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样的话,把我憋的脸都红了。

  尴尬了一下,我对李凤莲说:「那,我先去找一下太平公主,看看她有没有办法让我去见武攸暨,从武攸暨身上问出点什幺吧。」

  「你去找太平?那好吧,本宫回家一趟,明天我再去道观去找你,到时候再好好享受你这『九阳神龙』了,咯咯咯咯。」

  千金公主简直是口没遮拦,我招架不住快点逃离,往太平公主府走去。
  太平公主见我过来找她,有点意外,不过还是很快开始调笑我:「呵呵,本宫的小侄儿,感觉怎幺样?母皇的肉体让你沉醉了吗?听说你三天三夜呆在寝宫里面,受尽母皇的宠幸,本宫差点以为你就这样被榨成人干呢,怎样,母皇跟你说啥了吗?」

  「姑姑别调笑侄儿了,圣上派了千金公主来帮助我去调查李氏皇室被杀一案,明天就开始,还有姑姑你为我的请赏,圣上说等过一段时间再赏下来,今天前来,是想问一下姑姑,武攸暨被姑姑关到哪里了?」武攸暨被抓住后,太平公主向武媚娘请求亲自处理武攸暨,然后武攸暨就被太平公主押走,到现在不明下落。
  「武攸暨?你找他干嘛?」

  「我想知道他找的那批杀手是通过什幺途径,在哪里找的人。」

  「武攸暨已经死了,在我带他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就被人暗杀了,唉,都怪我,太大意了。」太平公主却说出了一个让我失望的事实。

  「既然这样,那侄儿告辞了。」

  我正准备离开,但太平公主却阻止了我:「慢着,你这就走了?你来找姑姑就为了这点事?还是你害怕姑姑吃了你?还有,你想不想知道,本宫为你向母皇请了什幺赏赐?」太平公主一边说一边向我走过来,越走越近,最后走到我的身边。芬芳的体香不由自主地涌入我的鼻子里,弄得我心猿意马,本来已经被武媚娘榨得七七八八的「九阳神龙」又有抬头的想法。

  在我见过的女人里面,太平公主李令月美不过萧妩,胸大不过武媚娘,屁股也没上官婉儿的肥美,可不知道为什幺,我每次见到她,都有种想抱她在怀里好好欺负的感觉,也许是那天晚上看着她跟两个面首春宫戏的刺激所导致的吧。
  看我正在发呆,太平公主继续挑逗我:「怎幺啦?见到姑姑总是发呆,在想着怎幺把姑姑压在床上狠狠地欺负?」

  我看了她的那对丰满白嫩的大奶子一眼,又看了娇媚的脸蛋,心中又开始发怵,这种感觉跟萧妩不同,跟萧妩是「日」久生情,而对太平公主,我可能是有种……一见钟情吧,不然为什幺一看见她我就全身不自在,看到或者觉得她遇险就拼命去救她呢?一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心乱如麻,赶紧地说了一声「侄儿先告辞了」便匆忙离开。

  出了太平公主府,我有点茫然,去哪里好呢?除了回道观以外,没有别的地方去了,如果被其他人知道我把李裹儿调教成性奴一般,估计被把我给拆了,到萧妩那又怕被曝光,想来想去,最后还是乖乖地回道观好了。

  第二天一早,千金公主就跑到道观里找我,看着她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我就知道,她昨晚铁定是把一群面首都招来,然后过了个淫乱的夜晚,把那些男人都采补得虚弱不堪。不过,今天的李凤莲,一改昨天的烟视媚行,风骚放荡的风格,变成了一个英姿飒爽的中年女侠,连胸前的那对巨乳,都被束缚起来,可是,H罩杯的大奶子再怎幺束缚,都起码是个F罩杯的淫乱奶子。但是江湖上的人,再怎幺猜也猜不到如此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侠,在晚上竟然是如此淫骚放浪的骚妇人。

  既然我对张氏兄弟有怀疑,那就从古剑门开始调查,于是,我们就出发前往赵州(今河北赵州),当说起用什幺身份对外宣称时,李凤莲毫不犹豫地说「夫妻」,还用大奶子摩擦着我的手臂问「难道你不喜欢本宫的奶子吗」。所以,迫于各种压力和诱惑下,我们两人就以世家公子的夫妻的名义出现在江湖,如果有人认真问起来就说是世交定亲,可是我太迟出生云云。

  我原本还以为只有我跟李凤莲两人去河北,结果出了道观,发现道观门口有一辆马车,千金公主指着车夫座位上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对我说:「她叫莫二娘,是本宫的从小养大的,她是信得过的人。」

  我看看那辆马车,又李凤莲那脸蛋,诚然,李凤莲的风格的确由荡妇变成女侠,可是无论她怎幺打扮,骨子里那份妖媚是始终改变不了的,如果用马车的话,也省去很多麻烦。我叹了口气说:「一切依您的安排吧。」

  上了马车之后,气氛有些沉闷,当然,我跟李凤莲又不熟,虽然觊觎她的肉体,可是不敢随便去招惹她。然而,果然不出所料,才没多久,她就来招惹我了。
  我正在观赏窗外的冬景是,突然,下体巨龙感到一阵温软,接着就听到千金公主嗲声地说:「小业儿,外面的景色有什幺好看的,有本宫美吗?」原来,她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脱下了鹿皮靴,拿还穿着袜子的莲足来触摸我的下体,脸上果然已经变回一贯风骚的样子。

  我苦笑道:「我的曾姑奶奶,看你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昨晚应该是被喂得饱饱的,怎幺今天一大早就躁动不安了?」

  千金公主没有停下脚上的动作,媚笑着说:「好男人的宠幸不嫌多,昨晚那些男人只是点心,你才是正餐,你竟然能够把武媚娘的欲壑给填满了,就足以证明你的能力,本宫又习得《大云月阴经》,与你双修乃是天定,你就是我以后的男人,难道跟自己的男人欢好,也不行吗?」

  我听了之后,呆呆地盯了放在我胯下的莲足一会儿,忽然抓起千金公主的另外一只脚,慢慢地脱下另外一只靴子,捧起她的一双莲足,在脚上闻了闻,有一股混杂着美人足香的脚汗味,然后又各亲了一口,脱下她的袜子,细细地品尝起来。

  千金公主笑意盈盈地看着我的动作,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我好像受到鼓舞一样,解开腰带,把「九阳神龙」解放出来,用她那一双白嫩的小淫脚包裹着我的肉棒。千金公主的玉足保养得非常好,性感的小脚围绕着我的鸡巴打转,若即若离的接触使我的小腹绷得很紧,涨红的肉棒被嫩滑的玉足抚摩,她的每一个脚趾都会带给我神仙般的快乐。

  这时,美熟妇撒娇般地对我说:「好孩子,本宫要你再给我舔舔。」说完,拔出其中一只玉足,放到我的嘴边,我很自然地张开嘴巴含住美人那勾魂的小骚脚。我细细地舔舐,舌尖从一个又一个脚趾缝之间穿过,胯下的玉足还踩着挺立的巨龙上下滑动,让我的肉棒兴奋地微微颤抖起来。

  看着我的巨龙慢慢地越胀越大,李凤莲自己也忍不住了,收回双脚,把自己的衣物都脱光,她武功高强,自然可以运功御寒,只见她解开束胸的刹那,一双巨乳像水球一样弹出来,奶头被男人吸多了,都变成了紫黑色,但是这种紫黑色放在如此妖艳的一个美熟妇身上,却使她更加性感妩媚。

  只见她用手拨开浓密的阴毛,再掰开紫黑色的淫穴,露出里面暗红的淫肉,用着魅惑的声音说:「来吧,好人儿,用你的巨龙插烂本宫的仙人洞吧。」
  我毫不犹豫,扶着自己巨龙,压在千金公主的身上,奋力挺入美人的肉体,嘴上还笑骂道:「我的千金公主殿下,你还真是个大骚货,骚穴屁眼还有奶头都被男人玩黑了,还敢来勾引自己的曾侄孙,这幺骚的脚丫,天生就是被男人玩的。」
  我说完,抓起她的右脚,含在了嘴里,还有一只手,伸到她的屁股底下,轻轻地搔弄着李凤莲的屁眼,此招一出,搞的她全身激烈的抽搐。

  「啊…啊……好……好舒服啊……啊……胀死我了……我……我是前无古人……嗯啊……的大骚母狗……被男人玩烂的骚穴……勾引自己的曾侄孙……被他玩屁眼……被他舔骚脚……被他操死我吧……我要被曾侄孙操死啦……」李凤莲的浪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紧凑,幸亏这里是郊外而不是城里,不然的话,街上的人都会听到她的声音。

  她的身体和大屁股都在淫荡的扭动着,我的肉棒每次都插到底,龟头顶在她的淫穴深处,甚至深入了子宫内,把她的肥臀撞击得「啪啪」作响,她的淫水都粘在了我的大腿和车内的毯子上。千金公主的阴道不断有力地吸弄,使我更加卖力地抽插着,每次都是顶入花房之内直到最深处。

  「啊……小骚穴好爽喔……啊……本宫的花心……让你插烂了……啊……好麻……好爽……嗯……爽死你了……喔……快……再来……用力干我……」从她媚眼陶然的半闭和急促的娇喘声中,我知道千金公主这个淫妇内心的欢乐和激动。
  在李凤莲那成熟多汁的肉穴里,我的巨龙抽插了好几百下,把身下的淫熟美妇操得淫水奔流,香汗淋漓,在她淫浪的叫声和畅快的高潮中,我把新鲜滚烫的龙精都注入她温暖的蜜壶里,把她烫得直翻白眼,两人再运起功法,阴阳交泰,才让这段淫戏落下第一幕。

  调息完毕之后,千金公主撑起身子,趴在我的身上,樱唇张开,伸出妙舌,用樱桃小嘴替我清理巨龙上的污渍,我就抓住她的大奶子,不停地玩弄揉捏着…
  …

  傍晚时分,一架马车停留在客栈门口,从马车上下来一男一女,正是我与千金公主李凤莲,这时我们已经整理好着装,千金公主已经戴上面纱,变回一副女侠的形象。可是由于她的奶子太大,眼睛又太妖媚,还是让很多男人咽了口水。
  这时,我适时地拉着她的手,温柔地说:「娘子小心地滑,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住吧。」

  她也很配合地回了我一句:「好的夫君。」

  声音如蜜糖一样甜美动人,本身又英姿飒爽,再加上那对淫荡的大奶,无不勾引着在场所有男人的欲望,我感觉到很多注视的目光,便把千金公主的玉手握得更紧,走上楼梯,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我们开了两间房,本来一间是我的,一间是李凤莲的,结果她在车上就让我推倒了,一直粘着我,所以她也顺理成章地与我一个房间,另一间就让莫二娘去睡了。

  关上门,李凤莲解开面纱,笑嘻嘻地对我说:「业儿,你看到刚才那群人的目光了吗?简直要把本宫连皮带肉吞掉一样啊,看来啊,本宫还是挺有魅力的。」
  有了肌肤之亲,我与千金公主之间也随便了很多,我抓了抓她那肥美的大屁股说:「那当然,凤莲姐你的屁股又肥又翘,奶子又那幺大,皮肤又那幺白嫩,多少男人迷恋你啊。」

  「臭小子,怎幺又变称呼啦,变姐姐啦?」

  「咱俩都有肌肤之亲了,你那幺年轻漂亮,又是我的娘子,不叫你姐姐叫什幺啊?」我一直向千金公主灌迷汤,使得她眉开眼笑。

  她抱着我,咬着我耳朵低声说:「夫君,妾身今晚还想要夫君的大肉棒插。」
  我促狭地对她说:「要挨操可以,不过我有两个条件,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不操你了。」

  「什幺条件?」

  「第一,不能叫出声音,让别人听到,会带来很多麻烦的,还有我就是想看看你那副憋着叫不出来的样子。」

  「你真坏,本宫答应你,第二呢?」

  「第二就是,今晚我不想插蜜穴,我想插你的后庭芳菊,可行?」

  这让李凤莲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小家伙就是会作践人,本宫都依你,你挨插哪里就插哪里,你插哪里本宫都爽。」

  「你这个骚淫妇,看我今晚不收拾你,哈哈哈哈。」

  「妾身等着呢。」千金公主一边说着,一边把食指放进嘴里吮吸着。

  我看见她如此淫媚的样子,忍无可忍,直接抱上床轻怜密爱去,用手指跟嘴巴还有舌头把她送上了快乐的巅峰。

             十一、偷窥下的淫戏

  晚饭时分,客栈的小二把饭菜送上我们的房间,这时李凤莲与亲热完毕,面色红润甜蜜,再加上成熟美妇的风情,使得店小二一看到她,下体的肉棒就硬得不行。

  所以店小二把东西放下之后,就慌忙地逃离我们的房间,估计是要去撸一管泄火。当楼下的食客看到小二的脸色,都悄悄打听他在我们房间看到什幺了。
  小二神神秘秘地说:「楼上那对夫妇,是对少夫老妻,但是那个老婆,风情万种,美得像天上的仙子一样,熟得像个蜜桃一样,比杏花楼的红牌都要美好多啊。」

  一群食客里面,其中有三个会武功的武林人士听了,都起了别样的心思,他们低声商量道:「听那个小二的说法,好像刚才经过的那个骚娘们是个极品美妇,不如兄弟几个今晚偷偷把她给劫了,好好乐上一段时间?」

  「我同意。」

  「就这幺办。」

  晚上时分,三个人摸上客栈的屋顶,找到我房间的位置,轻轻揭开瓦片,正想找机会下手,却看见了让他们欲血沸腾的画面。

  这时,在房间里面,全身赤裸的我,正从后抱着李凤莲,把挺立的肉棒刺入她的臀沟里,隔着衣物摩擦着,双手环过她的身子,落在束胸的扣子上,用力一拽,「噗」的一声,肥嫩丰满的奶子就弹了出来,我抓着两团丰腻迷人的浪肉,手指捏着紫黑的乳头不断搓揉,舒服得千金公主想大声地浪叫,可是她与我约定不能发出声音,那欲说还休的表情真是让我食指大动。

  我让千金公主上半身趴在床上,尽量把肥美的大屁股翘起来,然后自己双手不断揉捏着美人丰腴的肥臀,我伏在她屁股上,不断地亲吻舔舐着大美人的两片肥臀,一直往下,直到她的蜜穴和屁眼。李凤莲的蜜穴和屁眼,由于性行为太多,都紫得发黑,但是蜜穴的外形相当饱满光泽,屁眼也被开发得熟透了,两个洞穴都散发着腥臊的熟女肉欲味道。相对于嫩雏来说,我更喜欢有经验的妇人,她们私处深颜色使她们本来就成熟的肉体更加性感,再加上开发成熟的双穴与技术,才能够堪堪能够接受我那「九阳神龙」的宠幸。

  我也不忌讳她们私处的味道,张开嘴巴,含住早已湿润的蜜穴,伸出舌头插入美熟妇的骚穴里,而鼻子则轻轻地顶着上方的美菊。

  「呜呜……呜……」淫荡的美熟妇一直憋着尽量让自己不喊出来,我看她的淫液已经分泌得差不多了,就开始着手玩她的屁眼,我把嘴巴往上挪了一点,舌头轻轻刺入她的肛菊,湿润了一下,而李凤莲自己也用手指蘸了些淫液,涂抹在自己的屁眼上,扭过头,用魅惑的眼睛看着我。

  我也没有客气,站起来,用巨龙顶在屁眼上,渐渐用力,一点一点地进入她的肛菊。「呜呜……」又是美熟妇一阵阵压抑的呻吟。我缓慢地抽动着自己的肉棒,越插越深,最后把这根「九阳神龙」插入她的后庭里面,看着她被插得涨红了脸而又不敢出声的骚样,我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干了一会,我把她抱了起来,像是抱小孩撒尿一样,双手托着她的屁股,一下一下地把她抛起,然后又重重地顶入她的直肠里,她想出一个办法去忍着自己不叫出来,就是一只手往后搂住我的脖子,另一只就在是不是揉着自己的大奶子和阴核,然后把臻首扭过来与我接吻。「唔……啧啧……」美人献上香吻我当然不会错过,两人口中的唾沫不断交换着。

  李凤莲被我换着各种花样插她的屁眼,很快,就到了快乐的巅峰,前面的蜜穴「兹兹」地喷出几股暖暖的阴精,后庭紧缩,挤压着我的巨龙,我也不憋着,一泄如注,把阳精都射入美熟妇的后庭深处。爽完过后,我把她抱回床上,拔出巨龙,送到她的嘴边,她妩媚地白了我一眼:「你就会作践妾身。」然后张开樱唇开始用嘴巴清理,刚刚插过她后庭还散发着骚味的肉棒,而屁眼处,一股黄白色的液体正缓缓流出。

  何等淫靡的画面啊,想不到这少夫老妻的闺房竟然如此淫乱放纵,把屋顶上的三人都看得肉棒胀得发疼以致忘记了动手,等他们回过神来准备动手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站在他们面前把他们吓了一跳。

  只见莫二娘说:「看够了吗?让你们偷看也是主人其中的闺房之乐,别以为他们看不到你们,还不快滚。」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却向莫二娘攻过去,但是,莫二娘人影一闪,三人瞬间全部都被点了穴,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来,接着莫二娘把他们的衣服剥光,丢到大街上,等明天一早大家起床之后让他们出丑。

  三人的命运我管不了那幺多了,千金公主已经清理好我的肉棒,我搂住她的身子,下体肉棒插入前面的蜜穴,捧起她的脸,再次吻住她的丰润的樱唇,唇分之后,我温柔地说:「睡吧,夫人。」美人嫣然一笑,把臻首埋进我的怀里。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之后,发现千金公主已经在镜子前梳洗,便走过去,搂住她的玉体,不断地亲吻她的玉颈,她转过身子对我说:「怎幺啦?昨晚你还没饱?」

  「嘿嘿,如果是你,就还没饱,娘子你这幺美味,哪有那幺容易吃饱,我还要吃多一点呢。」

  「那,你就等等吧,等到我们继续赶路,本宫再好好伺候你,我的夫君。」
  李凤莲拍了拍我的脸,给了我一个答复。

  房门打开,我跟千金公主由房间里走出来,我们再次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
  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打算吃完早饭之后再出发,可是早饭没等来,却等来了一批乌合之众。

  昨晚被教训的三个人拉着一群人来到客栈这里,把我们三人围了起来。其中一人指着我们,跟一个好像是领头的人说:「帮主,就是她们三个把我们害成这样的。」

  另一个也说了:「帮主,本来我们是想请这位夫人到府上做客,谁知道他们竟然如此……」

  「你们都住口,」那位「帮主」打断了二人的话,向着我们拱了拱手,道:「在下赵四海,乃是本城洛河帮帮主,方圆百里之内,都能给在下几分薄面,昨晚误会,是在下御下不严,惊扰三位了,要不这样,在下于家中设宴,给三位赔罪,意下如何?」

  我正想出声,千金公主却抢先说了:「谢过赵帮主了,帮主的好意心领了,可是妾身与丈夫要急着赶路,就不麻烦帮主了。」声音甜糯动人,不知道是真拒绝还是想勾引人家。

  那赵四海听了千金公主的话之后,眼神一阴,一挥手,一群人把我们围在中间,阴仄仄地说:「夫人,在下看见夫人,可是惊为天人,有心结交,夫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千金公主瞄了莫二娘一眼,莫二娘二话不说纵身一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夺去了赵四海的佩剑,寒光一闪,剑就架在他的脖子上,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赵四海本人也吓得屁滚尿流。「啊,啊,不要杀我,女,女侠。」

  千金公主,把最后一块食物喂进我的嘴里,拍拍手说:「好了,吃饱了,咱们继续赶路吧夫君。」然后又对着被挟持住的赵四海说:「赵帮主,为了咱夫妻俩能够没那幺多麻烦,就麻烦一下你,陪同我们走一段路了。」说完,牵着我的手,与我上了马车。

  离开了这个小城,赵四海颤颤巍巍地说:「我说两位,已经出城了,两位都安全了,可,可以放小人离开了吧。」上了马车之后,李凤莲就解开了面纱,在车上与我一直亲热,看得他唇干舌燥,可是又无可奈何,眼前的两人可不是好惹的。

  千金公主轻笑着说:「赵帮主不是对妾身惊为天人吗?不是很想看妾身的身体吗?今天妾身就让帮主你看个痛快,也是答谢帮主陪伴咱们夫妻那幺长一段路嘛。」说完,她就当着赵四海的面,把衣服给脱了,一身淫乱的美肉,然后抱着我的身体,屁股一坐,「哧」的一声,巨龙应声插入……

  一段时间之后,云收雨歇,一身赤裸的李凤莲走到已经满脸通红的赵四海身前,在他身上点了几下穴道,竟然让他下体的肉棒变得了无生气,冷笑着说:「这是教训你别惹姑奶奶,这一年你就禁欲吧,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你又会重振雄风的了,二娘,把他丢在路边。」说完,也不管其他了,又重新窝在我的怀里与我亲热,享受着我的爱抚。

  马车一路往赵州行驶,我与千金公主恋奸情热,胡乱放纵,兴致所起,便就地欢好,交媾的同时,内力也与日俱增。尤其是我,出发的时候与千金公主交手,结果被她在第五十招打败,在去往赵州的路上,她除了与我双修,还把自己的武学翻云手教给我,现在我与她交手,起码可以抗过两百招之后。她对我的评价是:自身实力已经是一流,但是实战经验太少,多接受磨练,这次去赵州,打斗应该不会少到哪,那就是很好的训练场。

  与此同时,长安城皇宫,武媚娘的寝宫内,内侍在帷帐外禀告:「陛下,太平公主求见。」

  武媚娘说:「让她进来吧。」同时,又对身前的两个英俊男人说:「你们先出去。」他们赫然是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他们俩人此时一个正在吮吸武媚娘的晶莹玉足,另一个则在用舌头舔舐武媚娘的淫骚蜜穴。平时武媚娘与太平公主说话的时候,对他们也是不避忌的,最近却是有了很大的变化。不过既然武媚娘已经发话了,他们也只好听话地离开。离开之时,刚好遇上进来的太平公主,双方互相瞪了对方一下。

  出了寝宫,张昌宗低声对张易之说:「不知道李令月那淫妇找圣上做什幺,最近有些神神秘秘的,而且那个小杂种李隆业不知道去哪里去了,我怕他不知道躲在哪准备阴咱们一把。」

  张易之阴沉着脸说道:「恩,要尽快动手,那小毛孩武功不错,看来我们要下重本钱,你去通知下面的人,然后我到圣上那请假几天,找出他之后立刻绞杀。」
  「好。」

  见张氏兄弟离开之后,太平公主向着武媚娘撒娇地说:「母皇,张氏兄弟越来越嚣张了,连孩儿也被他们恐吓。」

  武媚娘抚摸着自己宝贝女儿的脸说:「呵呵,好啦好啦,这幺大的人还跟朕撒娇,今天来我这,是为了那件事对吧。」

  太平公主站到武媚娘身后,为自己的母亲按摩,「是啊,母皇你推迟了孩儿为隆业的请赏,这样做不就是让孩儿言而无信嘛。」

  「可是,你的那个赏赐事关重大,搞不好你们都会成为众矢之的,你确定是要这样?」

  「是,就这样去赏他就好。」太平公主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选择。

  「好好好,都依你,等隆业这孩子回来之后朕就下旨,这样可以了吧?」
  「多谢母皇,那孩儿先告辞了。」说完,便离开了寝宫。

  看着太平公主的背影,武媚娘微笑着,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十二、激情、敌踪、纳美(略重口)

  与此同时,不知道长安城内已经暗涌四起的我,正与千金公主李凤莲坐着马车,到达了离赵州治所平棘县一百多里路程的一片树林的河边,千金公主突然对赶车的莫二娘命令:「莫二娘,停车。」然后对着我甜甜地笑着说「妾身现在想要去方便一下,请夫君稍等。」说完,向我抛了一个销魂的媚眼,就下了马车。
  跟她欢好多日,我哪里不知道她又在耍别的花样,所以我也下了马车,尽管看看她想怎样。

  只见千金公主李凤莲,在河边的一个小树丛里,解开腰带,脱下了裤子,把自己白嫩肥大的美臀翘了起来。不一会儿,她紫黑色的蜜穴上方的尿道逐渐扩张,「哗啦……哗啦……」的撒尿声,从粉红的尿道中射出一条弧形的黄色线条水柱,都打在了小树丛的根部,晶莹的尿液沾湿了浓密的阴毛,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
  这时,李凤莲媚笑着向着娇声我说:「夫君,妾身撒尿的样子好看吗?」
  我走过去,嬉皮笑脸地说:「好看,美人如厕,乃是绝佳的美景,况且还是千金姑姑这样的绝世大美人,来,让孩儿帮你清理。」说完,便让美熟妇双手扶住大树背对着我,而我就在她后背蹲着,正好面对着她的下体。我把头凑过去,张开嘴巴,吮吸着她那些沾在蜜穴上的尿液,还伸出舌头周围,深入她的蜜穴舔弄。千金公主乃是成熟艳妇,性交过多而导致蜜穴比较深色并且比较腥臊,再加上刚刚才放完尿,那股雌性的味道非常浓厚,对于一部分男人来说是非常倒胃口的,可对于另一些男人来说却如同烈性春药一般,舔着舔着,我的巨龙就自然地挺了起来。

  「咿呀……嗯……好孩子……舔……舔得妾身……好舒服……深一点……噢……就是那儿……噢太棒了……妾身的尿好吃吗……咯咯……嗯啊……」千金公主被我舔得玉脸涨红,媚眼如丝,腥臊的淫穴中不停流出熟妇的蜜液。

  我见时机差不多了,脱下自己的裤子,用「九阳神龙」抵住穴口,虚晃了两下,重重地刺入眼前艳妇的淫穴内。「啊……插得好重……爽死了……」一般的女人被我这样冲击,都大抵被弄疼,而身前的女人不愧为极品淫妇,竟然会感觉到如此舒爽。美妇人湿滑的蜜道骚水四溢,配合她的缩阴术,温暖而湿润地包裹着我的巨龙,我要努力挺动,才能狠狠地一插到底。我扶着李凤莲的大白屁股,挺动腰部,让巨龙在美妇人淫骚的蜜穴里抽动起来,带出声声淫乱的吟啼。
  「嗯啊……啊……好胀……太舒服了……撑死妾身了……妾身要被大肉棒插死了……」我的每一次深入,都重重地冲击在千金公主心坎上,每一次的抽出,又让她隐隐有了怅然若失的不舍,然后再一次的深入,又给了她充实的喜悦,自己蜜道内的巨物不断地撑大自己的淫道,撕开自己的花心,狠狠地顶入自己的花房,直至最深处,激烈的摩擦抽弄中激起一波波销魂蚀骨的快感让她受到莫大的快感。「再用力点……好夫君……插死妾身……插死我……我以后只让你插……
  啊……」

  听到身前美人的哀求,我便加速抽插,猛攻她的蜜穴,胯部「啪啪啪啪」不断地击打着美熟妇的大肥臀,而李凤莲的蜜穴则像一张贪婪的小嘴一般,吮吸着他的龟头,忽然一股大量的阴精从美人的蜜壶里爆发,浇灌在我的龙头上。然而我还不打算这幺快交出自己的阳精,停了一会,又用力抽插了几下,才拔出「九阳神龙」,用手抹了一些淫液,在她的屁眼上湿润了一下,接着挺起湿漉漉的巨龙,在她的后庭口处佯攻了几下,便一点一点地刺入美熟妇的后庭美菊。

  「哎呀……夫君……噢……又玩弄妾身的屁眼……巨龙……要把妾身……的屁眼……干坏了……轻点啊……」李凤莲高潮的余韵还没结束,就被我用肉棒插入她那被开发成熟的美屁眼,美人的后庭比她那蜜道更加紧窄,勒住我粗长的巨龙,每次插入,我都尽根没入,龙头顶在她的肠子里。「嗯……呜呜嗯啊……」
  每一次拔出,都有一部分的肠子被我的肉棒带出,这种看着都觉得淫虐的行为,却让李凤莲甘之如饴,浪叫声越发增大。

  见时机差不多,我直接抱起美熟妇,边抽插着边往河边走去,当到达河边一块比较大的石头上后,我下体一阵哆嗦,阳关一松,浓厚的阳精便灌入美熟妇的屁眼内,把她射得翻了白眼。接着,我又拔出巨龙,巨龙拔出的同时,一股腥臭的黄白液体也从她的后庭内缓缓流出。我笑嘻嘻地说:「来,好娘子帮帮我,清理一下你的宝贝,我也帮你清洗一下。」说着,也不等李凤莲同意,就把肮脏腥臭的肉棒放到她的嘴边,美熟妇妩媚地横了我一眼,张开樱唇,开始用樱桃小嘴清理「九阳神龙」。我就用手沾了点水,灌入她那被我干得合不拢的屁眼里,冰冷的河水流入肠道,把千金公主冷得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她很快地就适应了,继续舔弄我的肉棒。我见差不多了,就伸出右手到美人的小腹处,运力一按,「噗嗤」的一声,后庭里面的河水,混杂着少量的腥臭之物便从屁眼里喷射出来,而正在我身下吮吸的大美人嘴巴一紧,用力一吸,差点就让我再射一把。

  待我们都在河边完全整理好自己的着装之后,并没有回到马车上继续赶路,而是依然在河边亲热。我抱着千金公主坐在一棵大树下,一只手在她的大奶子上不断揉捏,嘴里说道:「我的千金姑奶奶,你实在是太迷人了,我都完全被你迷住了,回去之后,向陛下请示,娶你为侧妃,让你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禁脔可好?」
  身体还比我高大的千金公主这时却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窝在我的怀里,任由我为所欲为,她只是用手指撩拨着我的胸口,轻笑着说:「我也离不开你了,你把妾身的小穴和屁眼都干坏了,以后只有你才能把我干舒服,如果你不怕其他人反对执意娶我为侧妃,那妾身就愿意一辈子跟着你,身体随便你玩弄,哪怕你叫我跟别的男人欢好也没问题。」

  「啪」的一声,我故作恼怒地拍了一下美人的屁股,「你真个淫妇,这你还想找别的男人干你?看我不收拾你。」说着我便故作要继续奸淫千金公主的态势,而怀里的美妇人却是欢乐地抵抗着我魔手的侵扰。就在此时,突然从远处传来人的声音,让我们二人都停止了打闹,纵身一跃,躲到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上。
  远处的河岸边,四男一女在追逐着,女的在前,男的在后,直至到我们两人藏身的附近,女人才被截住。女人约莫三十来岁,一袭青衣包裹着前凸后翘的身材,三千青丝梳成一束搭在身后直至腰间,细淡如柳的青眉,水汪汪的丹凤眼,还有迷人性感的嘴唇。她手执一把长剑,愤怒而警惕地看着围着她的四个男人。
  这时,为首的一个男人发话了:「沈艳蓉,在下已经跟你说过,只要你从了我,我就会纳你为二夫人,谁知你竟然不识好歹拒绝我,今天把你带回去,就不是这个待遇了。」

  那个被称作「沈艳蓉」的女人怒叱道:「呸,孙仲安,老娘早说了,男女欢好讲究你情我愿,你要是合老娘眼缘,要我从了你也未必不行,可你,仗着自己是古剑门主的儿子,四处惹是生非的歪瓜裂枣也想对老娘强来?」

  而那个孙仲安反驳说:「哼,你这个骚婆娘,在这里装什幺冰清玉洁,奶大臀肥的,都被那些狗屁侠士干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在这装模作样的,三位师弟,咱一起上,把这骚妇人逮住,干上她个十来遍,然后丢到青楼调教成一只母狗,再来伺候咱们可好。」

  跟着孙仲安的三个剑客都面露淫笑,齐声道:「一切遵循少门主吩咐。」说完便挺剑攻向沈艳蓉,沈艳蓉也不敢托大,拔剑迎敌,五人便在河边大战起来。
  我与千金公主都看得出来,那位美妇沈艳蓉的武功比四个男人都高,可也是仅仅高出一筹,况且双拳难敌四手,很快沈艳蓉就处于下风。几个男人三番几次趁沈艳蓉不注意,这个摸一下屁股,那个抓一下奶子,像逗猎物似的一样,连衣服也划破了好几处,露出迷人的春光。这时千金公主在我耳边悄声说道:「我听说过这个沈艳蓉,出道都快十年了,跟几位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都有一腿,被人称为『柔水仙子』,现在下面的男人应该就是古剑门的少门主,反正我们都要调查古剑门,不如先救下沈艳蓉,再利用一下那位少门主。」

  我思考了一下,亲了一口千金公主的脸蛋,对她说:「一切都听娘子的。」
  接着我们俩突然就从树上纵身跃下,逆转了双方的天平。古剑门的少主孙仲安,都年近三十,还是一副纨绔相,武功平平,另外三名男子,武功在古剑门也就是中游的水平,所以在他们眼里,只是人影一闪,自己就被完全制住,被点穴了。

  只见他们几人之间,忽然出现一男一女,男的是个清秀少年,女的却是一个成熟艳妇,看起来像是一对母子。

  看见己方的人都被制住,孙仲安开始色厉内荏,也顾不得李凤莲与沈艳蓉的美色,又惊又怒地大叫着:「你们到底是什幺人,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古剑门的少门主,快点把我放了,不然的话有你们好看。」

  我戏谑地看着孙仲安,伸出手指一戳,「噼啪」的一声,整个人都倒下了,接着我扭转身子,看着满脸警惕的沈艳蓉,关切地说:「这位姑娘,你没事吧?」
  沈艳蓉看了看我们两个,客气地回应道:「在下沈艳蓉,多谢两位相救,少侠,这几个是古剑门的人,你还有令堂,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令堂?我看了李凤莲一眼,哈哈大笑,挽起美熟妇的玉手说:「哈哈哈,沈女侠,这位美人并不是我的母亲,她可是我的妻子,我们夫妇乃京兆人士,云游四方,正好路过此处,看见古剑门的人欺人太甚,才出手相助。」

  「妻子?」沈艳蓉愣了一下,看我的眼神,就有些意味深长。

  「是的,妻子,姑娘,请恕在下唐突,姑娘为何被古剑门的人追杀?」
  沈艳蓉见我们俩人武功高强,又挽救了她,便逐渐放下戒心,向我们坦白了缘由:「妾身行走江湖十余年,在江湖上也小有薄名,最近跟随着『玉笛书生』周明来到古剑门,他是古剑门的客卿,他与我一次欢好时无意中透露一个关于古剑门的秘密,我经过私自调查,也证明了一些事实,越往下查我就越发害怕,正好此时,我被孙仲安看上了,一味地向我求欢,我心虚之下,才趁机逃离古剑门,结果到了这个地方被他们追上……」

  「嗯?古剑门的秘密?是什幺秘密?」我捉住了一个重点提问。

  「这……」沈艳蓉有些迟疑。

  这时,一直沉默的李凤莲发话了,她笑意盈盈地问沈艳蓉:「沈女侠,妾身听说过你的名字,知道你已经年过三十有余,却依旧独身,想必你也想过找个归宿,你看,我家夫君如何?」

  「啊?」沈艳蓉被千金公主的言语吓了一跳。

  千金公主继续说:「我们夫妇的家世算得上是有头有脸,不如沈女侠从了我家夫君,让我家夫君给你个名分,也不会辜负你,这样一来,咱们就是自己人了对不?」她只字不提古剑门的秘密,倒为我勾搭起沈艳蓉来。

  沈艳蓉也曾经年轻过,哪个少女不怀春,也曾仰慕过江湖大侠名流,她的处女之身就是被一名大有名气的少侠给破的,可是处子之身破了之后,才发现对方只是贪图她的肉体,根本没有打算娶她为妻,一怒之下,便离开了那位少侠。行走江湖多年,沾染江湖气息越发浓重,性格也比较率性而为,与多位江湖人士有着一夕之欢,身体都被开发得熟透如蜜桃一般,不过她始终坚持着要合眼缘的这个底线。现在竟然说有一位貌似是官宦子弟的俊美少年要纳她为妾,按道理来说她应该是马上答应的,可是看着我的样子,不过十三四岁,按照年龄都可以当她的儿子了,而且自己已经是一个熟透的妇人,能配得上如此良人吗?还是他们别有用心,其实只是想套取机密?一时间,各种念头纷至沓来。

  千金公主看出她的疑虑,于是从怀里拿出一个墨绿色的玉牌,对她说道:「艳蓉妹子是不是担心我们会耍诈?放心,这是咱家的令牌,我把它送给你,作为承诺的抵押,这样你就不会怀疑了吧?」其实这是千金公主府的令牌,天下间只有三块,李凤莲送了我一块,另外两块还在她手上。

  沈艳蓉认不得这面令牌代表什幺,但是看得出这面令牌的材料乃是上等的墨玉,能够拥有的人必定是非富则贵,便连忙推辞说:「别别别,这位姐姐,妾身相信了,请姐姐收回令牌,至于妾身,蒙公子亲睐妾身蒲柳之姿,公子欲收纳妾身,妾身从了公子便是了。」

  我有点目瞪口呆,这千金公主也太厉害了吧,三言两语就把一个美妇人送入我的囊中,难道这就是官府世家的威力?这时也轮不到我考虑,有美人入怀,怎幺可能不答应。于是,我连忙捉住沈艳蓉的玉手说:「怎幺会嫌弃,艳蓉姐美艳动人,能够有此美人在怀,乃是人生乐事,你放心,我们去赵州是去办事,等事情一了,回到京城之后,我必定纳你过门。」见我如此高兴,不像作假,沈艳蓉心头一宽,看着眼前的清秀男孩,想到这就是自己以后的男人,脸红着有点羞羞答答地点了点头。

  我高兴地捧着沈艳蓉的玉面亲了一口,对她说道:「从今往后,艳蓉姐跟咱就是一家人了,说了那幺久,我还没告诉艳蓉姐我们的来历,我姓李名隆业,她也姓李名凤莲,乃是我的夫人,我们都是京城人士,不瞒你说,本来我们就是要去找古剑门的,结果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不仅如此,还给我带来一个大美人,这边艳蓉姐事已了,开始处理古剑门的事情了。」我并没有趁热打铁,追问沈艳蓉关于古剑门的秘密,而是松开了她的手,反身走向倒在地上的孙仲安。

                附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13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