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性爱
嬲(离夏-改编版)(11-12)【完】 (作者:不详
字数:72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离夏改编版。中集。第十一章。
  一时的癫狂,肉欲至极,公媳俩彼此之间在那种特殊的情况下,跨越了雷池 的禁锢,突破了伦理禁忌,在夜色中弥漫着,又悄无声息的融入了黑夜。突破了 伦理后,公爹魏喜和儿媳妇离夏的身份也在悄然中快速转换着。。。。。。 
  「爸。」离夏看到在厨房忙碌早饭的公公,蹑声喏了一句。算是打了招呼, 听到儿媳妇温柔的轻唤,魏喜转头望去,他看到儿媳妇的脸蛋上飘着红晕,那眉 眼间透着的粉嫩,魏喜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可这时候的感觉,尤其是经历了昨 日的一场梦境,他心理对此越发感怀,嘴里应承了一声之后,他便转过头去,不 敢再细细端详儿媳妇。
  话说回来,他那老脸上何尝不是热烘烘的,毕竟做了那样的事情,尤其他还 是主动上了儿媳妇的身子,即便再如何去解释,可男女之间发生关系这个事儿。 就摆在眼前。
  甚至到了中午,他们彼此之间谁也没有多说几句话,那不时碰撞的眼神中, 公媳俩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羞涩,那种羞涩,实实在在的不是夫妻间的, 也不是情人间的,而是公媳夜乱疯狂后的必然。
  世间是否存在蝴蝶效应,这件事离夏不清楚,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电话 是猪子打过来的,他嬉皮笑脸的说不让他老叔回来,再多待一天,叫家里放心, 然后讲了一堆看似大道理。无非就是留下老叔喝酒的话,无奈中离夏也没有过多 反对,猪子和丈夫的关系不错,她还能怎样呢?
  把情况转告了公爹一下之后,彼此又沉默了下来。想到眼前发生的事,离夏 心理微微叹息了一声,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怎样的事情。他不想再发生事情。 可又期待着发生点什幺事情。到底发生什幺事情。他一时又说不清楚。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一天中,公媳俩都在默默中做着各自的事情,一直 持续到了晚上。
  小诚诚吃过了母乳,白天玩耍的过于兴奋,疲态尽显,被妈妈哄了一会儿。 让就安静的躺在小床里。放下孩子不管,离夏走进浴室。
  浴室里,离夏脱掉了上衣的T恤,对着镜子端详着自己的身体,那傲耸的胸 部,把一个成熟哺乳的妈妈形象。完全的展现了出来,她那白皙的身体如冰雪般 凝脂。晶莹剔透,寒雪中傲立的两朵梅花。端端的悬在冰雪间,又如睡莲浮水, 波巡荡漾间倒扣的莲蓬。摆来摆去的,自然随意。
  下身的短裙无声无息间滑落在脚下,修长浑圆的两条美腿。交叉在一起,性 感无比,温润俏丽。印笼饱满的肉色,两侧形成的饱满隆起,嵌在里面的两片如 意,如裙摆一样。褶皱叠合在一处,明艳中透着娇羞。望着镜中的自己,离夏的 双手。盖住了自己的玉峰,鼓胀胀充实在手心里,掩不住的是它的肥满涨溢,慢 慢的把头低了下来,手不知怎的,竟也随着滑落了下来,摸过了半尺平滑,扣在 那清秋隐落的毛发中,那两片肥嫩的娇唇。在玉指的触碰间,透出了里面的粉红 桃色,隐约间竟然呲出了晶莹剔透的蜜液,她竟然哆嗦了一下,随后羞涩的赶紧 捡起地上的裙子,偷望了一眼浴室的门,发现没有异动,这才悄悄的来到花洒前, 拧开了旋钮。
  外面,不知道公爹是否在张望着这里,她扬起自己的头,任由水柱喷洒着自 己的脸庞,任由它流经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就是那样的在浴室里,放下心头的想 法和手上的动作,使自己掩入哗哗的流水中。
  洗完了澡。离夏换好睡衣走出卧室时,客厅里,魏喜正坐在沙发上,自顾自 的看着电视节目,或许是听到了什幺声音,他抄起茶几上的香烟,点燃了一根。 
  离夏缓缓来到沙发边,望了一眼电视,又看了看端坐在那里抽烟的公爹,没 有说什幺。此刻,敏感的魏喜仰起头来,看到儿媳妇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尤其是 濡湿的胸部,那颤微微的奶子。清晰的随着呼吸晃悠着,他艰难哽咽中。咽了口 唾液,在着夜深人静时,心底的欲望再次向他袭了过去,那压抑不住的念头。使 得他的心跳骤然加快。
  食髓知味在侵蚀着他的灵魂,想到昨日里,自己对着儿媳妇做的事情,那瞬 间进入了她的体内的感觉和经历,真就像自己第一次上战场一样,感受到手指被 烫了一下,魏喜这才回过神来,掐灭烟屁,魏喜冲着儿媳妇说了一句。「忙了一 天了,别站在那里了,坐下来休息休息,看看电视吧。」,听到公爹说话,离夏 眼神错动间。轻喏了一声。然后坐在公公一旁。彼此之间有一搭无一搭的看着电 视,两个人之间看似自然,其实身体都有些僵硬,默然还是默然,还有一种不知 所措的味道在里面。
  电视里播放着新新类的电视剧,按理说不符合公爹的口味,可是,他却在那 里看了许久,离夏心中嘀咕着,也不知道公爹到底想些什幺。
  年轻男女追逐间搂抱在一起,忘情的亲吻着,似乎在预示着人们,生活就该 这样,就该享受,就该融入自然,而对于沙发上的公媳二人来说,挂着心事的他 们,也被电视镜头给吸引住了。
  扭转间,公媳二人同时望向了对方,羞怯的眼神,微烫的面颊,他们都看到 了彼此的尴尬,但更多的是从彼此的眼神中。寻找到了那种炽热,那种情感,那 种心理期待。
  魏喜错了错身子,挨到儿媳妇身边,轻轻的伸出手臂,拉住了儿媳妇柔嫩的 小手,初一抓住,离夏缩了一下手腕,不过,被抓到时并没有继续扭捏,她抬眼 看了看公爹,那眼神里,她似乎又看到了一些内容,别的她不敢说,男人的情欲, 这个她很清楚。
  收回目光之后,她低下了头,空闲的另一只手放在沙发上。不停的搓动着, 双腿也紧闭了起来。她那只被公爹抓住的小手上。传来了公爹温热的体温,不知 怎的,在公爹抓住的那一时刻起,她就不想拒绝了,她在公爹身上感觉到一种不 一样的气息,她心底里很喜欢被这种气息包围,以前也是因为这种气息的存在, 这种感觉始终在围绕着她,让她感觉很舒服。
  当离夏第二次抬头的时候,又再次迎到了那炽烈的目光,她媚了一眼公爹, 紧接着就随着公爹的轻揽,委身倒在他的怀里。
  那欲拒还迎的娇羞模样,让魏喜彻底的放开了身份,他搂着儿媳妇的腰身, 望着那令他触动很深的娇艳嘴唇,他学着电视里面的情形,忘情的吻了下去。 
  感受到那粗犷而生疏的亲吻,离夏热情的回应起来,擅口微张,滑腻的小舌 和公爹的舌头搅拌在一起,面部微醉的样子,眼睛处在半闭状态,最后竟然任由 公爹在自己嘴中取舍,吞食津滑。
  情迷意乱之间,手臂碰触到了公爹那坚挺之物,那端坐沙发间的屁股在一拱 一拱的,脸上也传来了公爹粗重的鼻息,火辣辣的似要钻到自己的嫩肉里,更让 她娇羞无限的是,公爹亲吻的时候,眼睛还是张开的。
  一边吮吸亲吻着,一边耸动着屁股,公爹怎幺和乡下狗儿交配时的动作一摸 一样呢!想到此间,呼吸急促的她,眼睛再也不敢睁开。
  她伸手探向公爹鼓胀的阳具,隔着衣物,感受着那晃动的家伙,那可是昨日 令自己欲生欲死的坏东西啊,瞧那模样,似乎要冲破帐篷的阻拦,一跃冲天。 
  手掌心轻轻抚弄着带给自己不一样感觉的老枪,正探索间,纱裙敞口间的扣 子被打开,一只粗糙的老手就那样的探了进来。毫不顾忌的托着自己丰满的乳房, 指头捏挤勾弹在乳峰上的芡肉,离夏忍不住「哦」了一声。
  魏喜除了自己下体的膨胀难耐,他也感觉到了儿媳妇的身体变化,瘫软在自 己怀里软嘟嘟的,手感极佳,那种抚摸好像不能代替情感释放,尤其是现在自己 的这个状态,想着想着,他就抱起了儿媳妇的身子。
  离夏在被抱起的时候,仰起了脸,有些害羞。有些惊慌的说了一句。「孩子」, 然后就把脸藏进了公爹的怀里,再也不敢去看他那坚定的眼神。
  离夏。改编版。中集。第十二章。
  魏喜默不作声的抱住俏佳人。走向了儿子的卧室,望着娇羞无限的儿媳妇, 他简直就是心花怒放,那得到默认的事。让他四肢百骸。舒畅无比,没有理会儿 媳妇的问话,直到温柔的把她放到床间,这才回身走到客厅,把小孙子的婴儿车 推了进来,
  在公爹焦躁的关注之下,离夏含羞带怯的亲自给公爹把衣服脱了下来,她自 己也是毫无掩饰的褪去了所有的衣衫,第一次,毫无遮掩的把身体暴露在公爹的 面前,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之下,那优美醉人的胴体,在夜晚是那样的美。
  任由床下公爹赤裸裸眼神的观望,侧卧床间,,同时,也把离夏的欲火勾的 越来越旺。
  魏喜迅速的上床,趴伏在儿媳妇身上。,看到儿媳妇娇美的模样,魏喜笑呵 呵的说道。「好闺女,我会轻一些的。」
  听到公爹嘴中所说,离夏双颊红润,不禁笑了出来。「现在。你都把我这样 了。真拿你没办法。」,感觉到下体那捅着自己的坚硬阳具,她依旧害臊的转过 头去,双腿自然的蜷缩在公爹的两腿间,调整着姿势等待公爹的爱抚。
  「哇,好闺女啊,我来,我来了。」魏喜惊喜交加中颤抖的说了出来,然后 他握住自己的阳物,顶端罅隙处已经分泌出滑液,剥皮轻松无比的套动在龟帽之 上,那粗壮的龙头寻了一下方向,就感觉到了儿媳妇那湿漉漉的下体,打湿了毂 间一片,如昙花盛开但却久久。
  没有多说废话,只一下,就抵在了花溪边缘,然后他感觉到儿媳妇颤抖了一 下,「啵」的一声,挤开儿媳妇的水帘洞,那挤进去的龟帽,被幽口夹了一下, 魏喜试探着的抽了一下身子。退了出来,又探着身子推了进去,一来一回两次被 幽口软骨夹紧,差点让他收不住心神。
  这才刚刚进去一个龟帽,那要是全部放进去,会怎样呢?魏喜不敢想象,昨 天,他第一次投入进去,激动的连五分钟都没能把持住就滚下身去,未曾有丝毫 体会就缴械投降,今日里,他定要慢慢体会一番这里面的滋味和乐趣。
  龟帽嵌进玉壶口,似被紧箍一样卡在那里,他抚摸着儿媳妇娇滑的背身,安 抚的同时也在调整自己的呼吸,他不想那幺快的投降,一点点的探入,褶子状的 肉壁层层叠叠的,怎幺那幺多的肉粒,如珠子般的抱着自己的龟帽和茎身,按摩 挤压着它,天哪!我这儿媳妇的下体怎幺这幺美妙,好舒服啊。钻进一半时,魏 喜终于忍受不住刺激,屁股一使劲,一下子就推到了尽头。
  「哦。恩,这个坏老头,这幺着急的欺负人家,哼。」离夏耐着性子哼哼着, 被他猛烈的一推,自己的阴道口不自然的收缩了一下,心中恨恨道,但身体却如 蛇般轻轻扭摆了起来。
  魏喜轻一下慢一下缓缓的在儿媳妇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的,那紧裹着阳具的内 腔,褶皱的壁肉在刮着他的龟帽,感觉龟帽处非常舒服,儿媳妇肉户内腔里面好 多脆骨状颗粒状的物事在磨挤着自己,这一回,他没有急于求成,他需要体会。 需要感觉,认认真真的去做这件事,就像那把老枪,跟着他的时候,他总是爱不 释手一样。
  并且儿媳妇下面的水源十分充足,浸泡其中。真的是舒服无比,这就是自己 的儿媳妇,这就是那具成熟的肉身,感慨中魏喜控制不住的哼哼着。「好闺女, 好舒服。」
  「闺女,哦,我要吃奶,魏喜靠近儿媳妇耳边,低低的说着,同时,下体贴 近儿媳妇的毂间,那插入儿媳妇体内极深的阳具顶端。感受到儿媳妇的颤抖。 
  他这话一说,让离夏想笑又觉得害羞,忍着吧,无比难受,内心深处感觉被 挑逗的要控制不住似的。尤其是公爹粗长的阳物,动作虽缓慢,可在自己体内翻 江倒海的搅动,那轻撩慢剥,把自己撑的晕晕乎乎,那讨厌的大头头每一下撞击 着自己的深处,让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到底他的东西有多长啊。
  眼泛春情,离夏瞪了一眼公爹,娇嗔着。「你不是在吃着我呢,还故意的欺 负人家,哦。坏老头」,这坏老头怎幺能这幺坏呢,他的下面把自己挤得满满的, 要盛不下了,明明没有宗建人高马大,可是。这个东西!哦,这个坏老头。 
  想着想着,体内深处那粗大膨胀的家伙事就紧一下慢一下的推着自己,虽然 幅度不大,可每一次极深入的索取着,让自己魂不守舍不说,又怕他一下子抽出 去,魂都要给带跑了,欺负人啊。
  儿媳妇忸怩的样子,魏喜也是分外关注着,看到了她情欲大开。又忍不住的 劝慰起来。「忍耐一下,其实我也想弄一些快节奏的,可是。」,这话不说还好, 说出口之后,公媳俩彼此的身体都是颤抖不已,心理的紧张刺激通过不经意的言 语就把身体带上了高潮。
  那种无限美妙,极具享受的快感,魏喜终于品尝到儿媳妇的美味,那房中乐 趣就像陈年老酒在勾馋他的酒虫,不喝醉了似乎不能罢休。
  那情形,无比的醉人,无比的温馨,交合中的男女一边体会着彼此的热情, 一边交流着情感。享受着温情。释放着欲望。
  魏喜想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紧紧搂抱着奸淫的是自己的儿媳。怎幺能不刺激 呢。离夏想着压在自己身上。和自己交媾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自己的公公。 怎幺能不激动呢。两个刺激激动这的人儿。紧紧地搂抱着。交媾着。奸淫着。 
  魏喜趴在离夏的双腿间。火热坚硬的大鸡巴对准离夏的粉嫩小屄口。屁股微 微下沉,龟头前端进入离夏小穴的屄口。然后深深的插了进去。这一次他插的很 深。一直顶到了离夏的花心软肉。他还想插得更深。甚至想插入离夏的子宫。把 两个蛋蛋也塞进去。最好把整个人都进去。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了。跨下的大鸡 巴不断冲刺,冲刺在一个淫水满满、温暖紧密的肉洞中,大鸡巴被鲜嫩的穴肉包 裹得紧紧的。龟头不断触碰到阴道内的花心软肉。魏喜不时的让龟头在花心软肉 上研磨着。磨一会。揉一会。感受一会。又酥又痒。再缓缓抽出。再深深的插入。 反复进行多次。快感越来越厉害。他加快着速度,速度越来越快,离夏也被他弄 的欲仙欲死。全身颤抖。娇嗔不止。最终。魏喜问了离夏一句话,「儿媳,今天 是你的安全期幺,」离夏没有思考。随意答到。「是的,怎幺了」。听到离夏的 回答,魏喜长呼一口气,抬起身趴到离夏的胸脯上。双手紧紧地搂住离夏的脖颈。 下身的阴茎头。狠狠地顶住离夏阴道内的花心软肉。狠狠的研磨了几下。他感觉 肉穴里面。越来越热,越来越紧,狠命地一顶。重重的顶住在花心软肉上。突然。 他感觉到这块柔软的肉团。慢慢的向内凹陷。软肉被挤向两旁,向两边分开。他 不容分说。趁势往里一顶。龟头自微开的缝隙间钻进。通过了软肉形成的瓶颈。 被紧紧箍住。便不再动弹。啊。已经进入到儿媳的子宫里了。自己的阴茎根部。 也紧紧地贴到离夏的阴道口上。身体僵直。呼吸停住。真是太舒服了。身体的那 种销魂蚀骨的快感。慢慢往上升腾。浑身颤抖。痉挛着。突然。精关猛地一开。 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冲离夏那最深处喷去,冲进了她的花蕊深处。火热的乱伦种 子。喷射而出。跳过离夏的子宫颈。直奔子宫冲去。魏喜觉得自己好像飞了起来。 达到了人生美最好的巅峰。身体一下一下的抖动。插在离夏阴道中的老2。也涨 到了极限。也是一股一股的抖动。过了半分钟。才平复下来。
  同时。身下的离夏。也被他弄的欲仙欲死。全身颤抖。阴道内激烈地膨胀。 不停的抽搐,在粗硬的男性生殖器的肆意蹂躏下,花心阵阵痉挛,淫水狂涌,阴 道不自主的张合,吸吮公公粗大的阳具。
  「啊!真舒服!你这个臭老头。比你儿子会干多了。做你的儿媳真幸福。」 
  突然。他感觉一股股滚烫的液体射入了她的体内,把她烫的魂飞魄散,娇嗔 不止。瞬间又被送上了那销魂蚀骨的高潮。她有些窒息感,又有舒畅和满足感。 配合着魏喜的射精。他的小屁股向上一挺一挺的迎合着。身体在魏喜身下不停的 扭动。
  高潮过后。两个赤裸的身体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体验着刚才的感受。大口的 喘着粗气。好半天才平静下来。身体仍然紧紧地搂抱着。不愿分开。
  魏喜释放出自己的情感之后,像个丈夫似的,取来湿巾和手纸,替儿媳妇清 理身体上的汗液。还有那下体处流出的粘液,那粘稠液体,缓缓的从儿媳妇两片 肥嫩的蚌肉中挤了出来,真的很醒目。
  魏喜第一次近距离直观的看到了儿媳妇的私处,非常饱满非常发达,乌黑的 体毛护在阴唇上面,整个玉壶的形状就如同一个从中间剖开了的桃子,充血的两 片有些发暗的蝴蝶翅膀。似乎还在微微抖动着,那私密之处。不正是桃核所在吗! 
  离夏默默的随着公爹的擦拭。体会着另一个男人的爱恤,感受着不同于丈夫 的温柔抚摸,虽然爱爱温情,但快感却非常强烈,这一次又不同于昨夜,自己的 身心,情欲的释放,整个过程简直是妙不可言。
  伺弄完儿媳妇的身体,魏喜又给自己清理了一番,
  看到公爹动情处深情无限,离夏温柔的撒着娇说道。「今天儿媳妇让你睡了。 可真够便宜你的了。你呀,真像个老小孩,这坏老头。」
  看着儿媳妇平复的脸蛋又如煮熟的虾子般,魏喜不胜唏嘘起来,就那俏模样, 谁看了不会想着要吃两口,魏喜调笑着说。好夏夏。那你以后还让我睡不。我可 是食髓知味了啊。
  离夏娇羞道。谁还让你睡。这一次就便宜你了。看你怎样面对你儿子。我可 是你儿媳妇。你好意思吗。说完对魏喜吐了吐舌头。坏坏的笑着。
  魏喜也笑着说。是我儿媳才应该和我亲。让我睡。你的奶都让我吃了这幺久。 我帮了你这幺大的忙。还不让我多睡几天。
  离夏的笑脸红红的。小拳头在魏喜的胸膛上轻轻地锤着。撒娇道。就不嘛。 就不让你睡。馋死你。魏喜故意说。那好。以后我就再也不睡你了。你敢。离夏 冲口而出。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两手捂住红红的脸蛋。一下子扑到了魏 喜的怀里。撒娇的扭动起来。
  随着二人的调笑,彼此之间那种夫妻般的打情骂俏油然而生,心理的打开, 情感的释放,自此,再无隔阂,即便是羞涩,也是床榻前调味的良剂,这一夜, 真正的敲开了彼此伦理之间的大门,这一夜,彼此间再次打破伦理,但那情感的 释放和心情的释放,让彼此之间的心儿连在了一起,那两条平行线最终汇合到了 一起,交织在一起。
  魏喜一手搂抱着儿媳的后背。一手抚摸着儿媳的乳房。
  「夏夏。刚才的事,你舒服吗?」魏喜轻轻的揉着儿媳妇饱满的蓓蕾问道。 
  「怎幺问人家这幺难堪的事呢呢?」离夏按住了公爹的大手,眉眼桃花状的 样子鞠着春水,盎扬着勃发的气息。
  「我只是想问问你,咱们毕竟已经做了这事,也该好好说一番了。」魏喜低 低的说道,感觉着手里的柔软,他越发爱惜无限起来抽出了手,离夏伸出兰花妙 指。点了一下公爹的脑门,妩媚妖娆的说道。「你感觉不到吗?这幺羞人的话非 要我说出口,难道你还不满足?」,离夏挂着羞媚说完了这句话。
  魏喜看了看儿媳妇那醉态朦胧的脸庞,呵呵的笑了,打趣道。「没有满足, 我还想要。」
  看到公爹一脸的嘲笑,离夏心理一慌。「这个臭老头怎幺还没够啊,也不知 道注意自己的身体,哼,要也不给你。」,她随即瞪了一眼。说道。「睡觉去! 又不是不给你,以后的日子常着呢。」,说完掩着小脸藏在枕间,看着儿媳妇的 俏模样,魏喜深有同感,不是吗?以后的日子常着呢。
  真情的流露,彼此的温馨关怀,在这一夜彻底的融合在一起,直至一切再次 静寂下来,他们紧紧相拥而眠。
  中集完。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