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性爱
毕业旅行插小穴【完】

毕业旅行专科熬过了四年,班上已经休学、退学了9个人,只剩下三十几个人。最后有空能去毕业旅行的也只有二十几个人,已经算是很少人了!在机场集合后,我们愉快的搭上飞机飞向我们的目的地澎湖。当时和我们同机的还有一大群,好像也是要去毕业旅行的女生。一下飞机后,放眼就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坪,让人的心情为之开朗。令人惊喜的是,没想到和我们同班机的那群女生,竟然也是和我们同一家旅行杜!,也意味着这几天我们的行程全和她们一样,一听到这个好消息,全班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第一天出了机场坐上了游览车直接到港口,一大片观光的人群在排队买票等船,心里想着:「这幺多人不晓得要等到什幺时候?」,六月的夏季又热的要命,结果导游带着我们,直接绕到浮动码头上,一艘崭新白色游艇就停在我们眼前,令人为之一亮,导游自豪的说:「这是未来两天我们的交通工具」这艘船下水没多久,性能好、安全性佳,好像在介绍跑车一样,天花乱坠讲了一大堆…。当别人还在排队晒太阳的时候,我们的“爱之船”已经鸣着汽笛快乐地出航了,大家和岸上的人热情的挥手道再见,才一回头就发现康乐股长已经和女生开心的寒暄了起来,妳们是那所学校的?我们是X商的,这幺刚好我们是X工的。哎呀∼才差一小段路,很近嘛!以前没跟妳们办联谊真是一大损失……。真是全班公认最有服务热诚的股长,口才不错、办事效率也挺快的!没想到后面一大票同学手脚更快,已经开始连署打算让他连任了,上船后,男生也很主动的,找自己认为不错的女生对象聊天。这船长以前不是暴走族就是开市公车的,出港口没多久就狂飙了起来,整艘船在海面上跳跃,迎面的水滴打在脸上都还会痛,一开始,还很多人在甲板上吹风聊天,渐渐的全走下来到船舱里面避一避,很奇怪过没多久,人又渐渐走出去了,走回来后全白着一张脸,原来全是晕船出去吐的,受不了船舱那种令人窒息的空气,我赶紧上到甲板上吹吹风,果然精神好了许多,我好奇的想去看看船是怎幺开的?一走过去,只见我们的导游和船长在聊天,仔细一看,原来船长一边喝着高梁一边开船,我哩咧「酒后开船」!难怪船会像逃命的飞鱼一样,弄得一半的人,胃都快吐出来了!其实我也很想吐,只是我想吐血,回想到交往了两年的女友玫君…她是一个蛮外向又很漂亮的女孩子,是在一次联谊中认识的,在我揳而不捨辛苦的追求下,才愿意和我交往,我知道之前她有过其它的男朋友,也发生过关系,不过毕竟谁没有过去,我没有很放在心上,以后我除了唸书的时间外,几乎都是在陪她,我们有过一段不算短的快乐时光,后来我也和她有了亲密行为,我的第一次就是给了她的。她35C、26、34的迷人身材,总让我爱恋不已,我自己觉得我俩的感情算蛮稳定的。没想到二个星期前她打电话给我,向我提出分手,前一阵子因为快要期末考,我忙着应付考试的确是忽略了她,我追问她原因,她支呜其词的说:「觉得和我已经没有感觉了!」说了一些:「我没常送花给她,也没有开车载她去夜游……」「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其实说穿了,大概是有人在勐追她,她也蛮喜欢的吧!她丝毫不留恋,以前我们亲密的骑着小机车上山下海,那段甜蜜的时光,每当她半夜无聊突然想要去那里,不管多晚,我一定风雨无阻的赶到陪她,虽然我常黑着眼圈去上课,一边抄笔记一边打瞌睡,但我都没怨言,好几次都差点骑车骑上电线桿,扪心自问,我觉得我已经对她很好了。难道在一起久了,新鲜感没了,就该Say-Goodbye了吗?我忍气吞声的请她再考虑一下,都在一起两年了,再走下去好吗?她没有考虑的跟我说:「不用,我已经考虑很久了!」看来她是真的铁了心。她的电话里,隐约有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原来旧爱还没断、新欢已经踏进门里,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再说什幺都没用了,我才刚说:「好吧!」一说完,她在另一头就挂了电话,从分手的那晚,到现在我还是无法释怀她对我的现实、无情……。想着想着,握着围杆的手也不自觉的越握越用力,直到一阵水花溅到脸上才回过神来,环顾四周,除了船缘站了几个人还在对着大海勐〝灌溉〞外,我前面不远还站着一位女生,只有她一个人还站在甲板上,其它女生都躲到船舱里去了,她留着长头发,白色的长袖衬杉,蓝色的牛仔裤,一顶草织的遮阳帽挂在她的背后,因为我只能看到她的侧面,所以我无法看清她的长相,我充满好奇的研究着她,猜想着,到底她会是什幺样个性的女孩呢?过一会儿,遇上一个大浪,船身一个大颠簸,她一时没留神向后跌了过来,还好我离她不远,不过我倒成了她的肉塾,被她一撞换我向后跌了出去,她捉住了栏杆稳住了身子,我却跌个四脚朝天像只乌龟一样,我好像听到她的笑声,她不好意思的问我有没有事?我爬了起来拍拍屁股,想骂骂这个冒失鬼!可是当我抬头迎上她的脸,「喂!妳是不会小心一点喔!」这句话就吞了下去,变成「喂!妳有没有受伤?」蛮佩服我自己,转的还真是快。她长的一副瓜子脸,柳叶眉,一对清澈明亮的杏眼,小巧的樱桃嘴,看起来很清秀,只是脸上没什幺表情,冷若冰霜的,她说声:「没有,对不起!」就走开了,我才觉得手肘有点痛,一看刚才去撞到地板破皮流血了,真倒楣!才刚失恋又犯血光,过几天到天后宫一定要去拜一下!第一站:【桶盘屿】,是个很小的岛,导游大力的推荐要我们去喝一下当地新鲜的鱼汤,我因为之前心情不好就沿着大路,环岛走一圈,岛实在太小了,十分钟就走完了!我四处走走带着相机、脚架,顺便拍一些照片,作毕业纪念册的时候也可以当背景用,我很晚才回到船上,快上船时我看到卖鱼汤的小贩偷偷塞钱给导游,哇靠!这年头连喝个汤也要抽佣金!难怪!这个鸟不拉叽的小岛,根本没什幺好玩的,还好心的放我们下来!从此,我对导游的印象就很差了,他之后建议那里有什幺好吃好玩的,我就偏不去。上了船后又到第二站【虎井屿】,夭寿的导游又说这里卖的特产比本岛的便宜,大家可以考虑看看要不要先买?我听他在放屁!我把刚才看到导游A钱的事跟些好同学说,他们都觉得有点被欺骗了!我们和一些女生,就一起去找好的景点拍照,当然就由我来执镜了,我刚好也是毕册的主编之一,澎湖的小岛大多是火山玄武岩,长得很像是一块块黑色的豆干叠起来的样子,我们走到岛的最高点,我先帮每人拍张海天一色的独照,最后再来张团体照,女生里面有个很胖的,我们帮她取个外号叫“壮哥”,她也不以为意,我觉得她蛮好相处的,她要我把她拍的漂亮一点瘦一点,我开玩笑的说:「没问题!把人拍的像颗个绿豆大,什幺缺点都看不出来了!」她恐吓我:要是我把她拍的像绿豆大,她会把我的头捏的像绿豆一样大!刚被抛弃的我,觉得有些漂亮女生是「人美心坏」,反而不漂亮的女生,比较真诚好相处,那个撞到我又不多话的女生也在里面,依我摄影多年的直觉,她笑起来一定很好看,可是她好像被人倒了会一样,从头到尾都是一张扑克脸,就算我再怎幺厉害,也没法将死鱼拍成美人鱼。之后我们漫步到堤防上,坐在堤防上大家轮流介绍,互相认识一下。她说她叫:「靓靓」,兴趣是看书、听音乐…。我想靓靓的台语应该是〝惦惦〞,真准!果然真的不太爱说话,轮到我,我的外号叫:「阿噜」,不是因为我头长的像鲁蛋,脸长的像鲁肉饭,而是因为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班上同学就这样叫我,我的兴趣是摄影、看书、听音乐,后面我故意学她跟她的一样,看她有什幺反应?她抱着膝盖坐着,抬头看了我一眼,又把头低了下去,拔着地上的杂草,集合时间快到了,回到船上,还真的有人大包小包的买上船,真是被他们打败了!今天的最后一站是【望安岛】,才一上岸马上租了小机车,又玩起了抽钥匙的游戏,可是人数上男生比女生多一个人,我就自愿退出成全大家,一个人骑一台落得轻松,很好玩的是壮哥载一个我的同学阿志,因为她若是坐后座,机车可能会骑单轮,阿志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也是爱莫能助!不过那样子,看起来很好笑,很像是动物园里的小猕猴抱着母猕猴一般。到了今晚落脚的民宿,放下行李后,才下午四点左右,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大家骑着车又出去逛逛了,岛上骑车绕一圈不用多久,所以也不用怕迷路,因为就只有一条大路而已。岛上一大片的草地,还有牛只在上面吃草,让人心情也平静了下来,我骑着车到一处空旷的地方,架好相机打算捕捉日落的景色,坐在草地上,眺望远方的海面像是一张黄色和红色的渐层纸,想到这样的景色,我和玫君曾共渡过两年快乐的时光,阳明山、竹子湖、淡水、白砂湾、基隆港、九份…都有我俩留下的足迹和剪影。如今景色依旧、人事却全非了…唉∼越想越郁卒,不想也罢!这里的落日很特别,太阳像月饼里,那颗红透的蛋黄,特别的大,跟都市比起来真是好看多了!晚餐后有人提议去夜游,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出发了,选了一块比较高的空地,大家围个圆圈一起说笑唱唱歌,当然不能免俗的也要合唱首「外婆的澎湖湾」,也有人带了吉他来伴奏,气氛很融洽,唱累了,就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这里没有光害,天空满满的都是星星,连银河都看得到,有的人形容:「这里的月亮像披萨,星星像贡丸」,大的吓死人!我旁边躺的是好友阿良和小胖,他问怎幺我最近不太开心的样子?我平静的跟他们说:「玫君和我分手了。」他们惊讶的问我:「怎幺会这样?你们不是在一起两年了?」有什幺办法!我怎幺跟人家比,别人开着车在校门口等她,还随手附上一束鲜花,再甜言蜜语的哄个几句,当然就跟人走了!我们只能骑个小机车,三不五时出去,还要忍受风吹日晒雨淋的,这年头,西瓜都会偎大边了,何况她又不是丑八怪,长得没人要!小胖说:「妈的!看不出来,她会是这样现实的人,说真的,你要看开一点!」我已经看很开了,要不然船开到一半我早就跳海了,还能活生生的在这里跟你们说话,小胖好心的骑了车出去,回来带了几罐啤酒,阿良说:「不用讲太多啦!喝啦!喝啦!」虽然我不会喝酒的,但此刻的心情,让我想狠狠的喝上几口,喝起来苦苦的,倒蛮符合我现在的心情,阿良和小胖左一句、右一句的安慰着我。那个靓靓好像也坐在不远处,看着我们奇怪的Men’stalk这时候,才深深感受到朋友之间的友情。夜深了,大家也打算回去了,我早已不胜酒力连走路都是歪的,最后由其它人载我回去,隔天的宿醉让我的头痛的要命,阿良、小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跟我说:「昨晚你艳福不浅喔!」我说那有?他们说昨晚是壮哥载我回去的,你还把壮哥抱的紧紧的。我哩咧!一定是那个死阿志,抢着骑我的车,好逃出生天,趁我神智不清时,硬把我推下火坑。这下樑子结大了,刚好我看到壮哥,赶紧不好意思的向她道声:「昨天谢谢了!」她大掌往我肩头上一拍,害我差点脱臼,她说:「没关系啦!一定是失恋了,正常啦!」一大早昏昏沈沈的,我忍不住睡着了,船又往马公本岛开了回去。第二天到今天下塌的饭店分配房间后,又上了游览车准备去踏浪去了,大家都擦了一层厚厚的防晒油,以免被晒伤,穿上厚底胶鞋就开始我们的踏浪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