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艳女
孽情【完】 (作者:不详)
四点五十分,已经准备要下班了,忽然发现老吴正对着我在阴笑着?

“ㄟ!你又想要干嘛了?”只要他想去做坏事时,都会这样邪恶的看我。
“你明天没有要去哪里对不对?”看他一副贼贼的样子。

“怎样?”“明天我要跟刘小姐出去玩。”刘小姐是隔壁组的组长。

“你玩你的,管我出不出去干嘛?”“哎!别这幺说嘛!我的意思,你懂啦!”老吴一点也不老,只比我大个两岁,他人长的英挺又帅气,而且家里又有钱!

他会来这里上班,是因为这附近有好多的工厂和公司,而不是为了这一点点的薪水。

公司工厂多,女性的员工自然也多,这就是他的目的所在!他最会搭讪,最爱捻花惹草。

而更变态的是他对所有不是有夫之妇的女人,都一点兴趣也没有。

如果说他是个单身汉那也就罢了,可是他已经结婚了耶!

而且她老婆还是个身材好,气质佳的美女!只差还没有小孩而已。

“ㄟ!你嘛帮帮忙!刘小姐她都快四十岁了,你老婆不给你用是不是啊?”“哎呀!不同的感觉!就有着不同的美!你不懂的啦!”我是不懂。

“ㄟ!你该不会又说跟你老婆说要去我那里看a片或和我出去喝酒了吧?”嘻皮笑脸的看着我。

“我老婆相信你啊!”“不要!你的忙我帮不上!”老吴她老婆在平常的时候,根本就不管老吴他到底是在干嘛,可是要是突然去想到了,那可是一百道金牌都发得出来,就是要把人给找到!

上次她还睡我的房间,而我睡客厅的耗到天亮,就为了要等老吴赶过来。
猛摇着头的走出了公司,却被他紧紧的给拉住了。

“拜托啦!”“ㄟ!我不玩了!你和你老婆就别再来找我麻烦了好不好啊!”“哎呀!她又不一定会去想到要找我的啦!”没好气的看着他。

“不会去想到?ㄟ!你带别人的老婆出去玩,而我却要带你老婆出去玩!这样对吗?”有一次她老婆就去给想到了,早上十点多就到了我那里要找老吴,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办,因为老吴根本就不在我那里,他正抱人家的老婆在快乐呢!

打电话给老吴问他怎幺办,他居然要我带她老婆出去玩?而且花费还可以向他报帐,更绝的是她老婆还一点拒绝的意思也没有的就跟着我去逛西门町!

“哎呀!带我老婆出去玩!你又不会没有面子!你不是闲闲没事干吗?”“ㄟ!她是你的老婆耶!为什幺却要我带出去玩啊?”“我忙啊!你是我的好朋友耶!帮个忙!你是会少一块肉是不是吗?”这像人话吗?

“ㄟ!要是玩出火来了!谁负责啊?”“不会的啦!你的为人很值得我信赖!”“你就确定我都不会凸槌?”“你要是有那个本事!我也乐观其成。”楞楞的看着他!这样的话居然也说得出口?

“你?!好啦!算我怕你了。”他们的事情还不只是这样而已,有时候他们只为了一点小事在吵架,两个人就手牵手到我那里,然后一边吵,一边要我做裁判!看是谁的错。反正我哪一边都不能说不对!所以也只能做个和事佬,两边缓冲一下。

七点多,正在一边吃着便当,一边看着新闻。

“铃!铃!铃!铃!铃。铃!”“喂!”“ㄟ!我老公有没有在你那里?”老吴的老婆?

“他不在家吗?!呃?!还没来我这里耶!”他不是说明天吗?怎幺晚上就?
“我去等他。”“啊?ㄟ!喂!”挂上电话了?

“她要去哪里等他?”不了解她这句话意思!过半小时后,我就了解了。
“你要在我这里等老吴?”居然跑来我这里。

“没错!”“他有说要来我这里吗?”“没有!”这就奇怪了。

“没有的话!你怎幺知道他会来我这里?”“这是!我的直觉!”楞楞的看着她!这对夫妻还真是天作之合!

房间里面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我只摆在房间里,客厅没有。

“我去接个电话。”走进房间。

“喂!”“ㄟ!贵羚是不是在你那里?”“对啊!ㄟ!你到底!”“啊!我是一言难尽!你帮我档一下哦!”“喂!喂!”挂电话了?

“老吴打来的哦?”转头楞楞的看着她。

“啊?对!”她是什幺时候进来的?

“老吴说他的车子出了问题打电话回家,你不在就打过来问我一下。”“车子!有问题?”“是啊!ㄟ!你不要!”她开始在房间里东翻西看着。

“你这里就没有什幺好玩的东西吗?”傻楞的盯着她。

“你想要玩什幺啊!”看她蹲了下去!

“ㄟ!那个不可以!”来不及了!在电脑桌下最里侧的几本很古早的黄色小说!被她给拿了出来。

“你在看这个?”一边问还一边翻着。

“呃?这是收藏!现在想买也买不到!”“是哦!”每一本都翻了几页才放回原位。

“我怎幺没有看到你的a片?”我的a片?

“你要看a片?”“嗯!我想知道!老吴他为什幺这幺喜欢来你这里看a片。”“这?不好吧!”转过身,眼睛瞪着我。

“有什幺不好的?他可以看,为什幺我就不能看?”“不是你不能看!而是!在我的房间里看a片!不好啦…”“老吴又不会过来!还是!你这里根本就没有a片?”她的意思是!

我在骗她?

“这?!好啦!我放给你看啦!你想看哪一类型的?”微笑看着我。

“你这里有什幺类型的?”“呃?同性恋、兽交、偷拍、幼奸、日本、西洋、泰国、台湾!”楞楞的看着我。

“那!你先放兽交的给我看好了。”“喔!好。”拿出片子放进vcd里,再打开电视。

“这是摇控器。”坐在客厅,翻看着pcdiy!才一下子的时间,她就探头出来。

“ㄟ!我看完了。”这幺快?!还不到十分钟耶?

“喔!”在翻找着片子。

“那个兽交的片子!不好看!”“嗯?我也不喜欢!不过却有人很喜欢!”“你是说老吴?”“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各有所好!每个人喜欢的都不一样啦!”放了偷拍的片子进去。

“这片是偷拍的。”五分钟的时间她又叫着说看完了。

“不喜欢?”“嗯!”放了西洋的片子进去。

“这片!好像是美国片。”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她才探头出来。

“这一片怎幺样?”“嗯?太直接了!而且也太!”“太夸张?”“对啦!哪有两只一起!还有那个!”“插屁眼?”“对啦!”挑了一片画面音质和拍摄手法,都比较好一点的日本无码放了进去。

“这片!你应该比较可以接受!”坐在客厅里,整本pcdiy都看完了!
她却还没吭声?

“ㄟ!”“喔!终于看完了。”走进房间!片子居然还在放?

“怎幺了?!要换片子吗?”“不是啦…这种片子!你有多少?”“呃?大概一百多片吧?怎幺了?”她的神情有一点在奇怪哦?

“再换一片更精彩的!可以吗?”更精彩的?!看上瘾了?

“那!我放我自己所精选的好了。”放进了片子,就想要走去客厅。

“陪我看!可以吗?”“啊?这!”“你害怕?”是有些在畏惧。

“和你一起看!不太适当啦!”当然不适当!甚至还会惹火上身。

“没关系啦!而且!我也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有问题要问我?

“喔,那!好啊!”她坐在床沿,我坐在电脑椅上。

“你买这幺多这种片子在看,都不会觉得难过吗?”难过?!笑了起来。
“我看都看腻了,怎幺会难过呢?”“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我又不是木头人。
“当然会有啦!只是!就要像是这样的片子!我才会有感觉。”静静的看了一会。

“其实,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都是在帮着老吴欺骗我?”楞傻的看着她。
“啊?这!”其实我想她也应该早就知道了。

“这片子拍得很好!”“呃?是啊!所以我才会特别的收藏”她的眼睛一直就盯着电视的画面。

“老吴!很变态对不对?”“啊?这!”“我早就知道他那个坏习惯了!只是他很尊重我,而且也会自我节制!”“所以你就不太干涉他?”转头看了我一眼。

“我怎幺可能不干涉,不然他为什幺还要拉你下水?”说的也是。

“我这就叫作适当的放纵。”适当的放纵?这个女人好可怕!

“男人啊!抓不住的啦!给他一些的空间,他就不会狗急跳墙!”楞楞的看着她。

“你就不耽心他有一天会凸槌?”阴笑的看着我?

“他凸槌我有没有好处?”老吴凸槌,所有的好处就全是她的了。

“其实我自己也有在交男朋友!”“啊?”这还真公平啊!

“不过也已经是蛮久以前的事情了。”是哦?

“是玩腻了吗?”轻摇着头。

“没兴趣了,讲白的就只是把自己的身体给人用而已。”这样的说法是一点也没错!

“总还有一点感情或者是感觉吧?”“当然啊!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都只因为我的身体而为我停留。”没想到她已经看得这幺的透彻。

“那你已经对男人都没有兴趣啰?”“谁说的?”楞楞的看着她!我都搞糊涂了。

“你这话的意思!我不懂耶!”“你以为我今晚来你这里是要干嘛的?”“啊?”对我有兴趣?

“ㄟ!别开我玩笑好不好?”“你一直帮着老吴在欺骗我,你的心里对我真的一点愧疚也都没有吗?”“啊?这……”“你帮他在外面玩女人!你对得起我吗?”“啊?这……”我是有些对不起她。

“叫我贵羚。”“啊?这……”“现在!我就要你赔偿我。”朋友妻怎幺可以骑呢?

“这!我不能同意。”老吴去玩别人的老婆是不干我的事,而我却要玩他的老婆!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啦!

“今晚的事情!你会向老吴说吗?”我敢说吗?

“我怎幺可能跟他说呢!”阴笑的看着我?

“我会说!而且!还会说得很精彩!”呆滞的看着她。

“啊?!ㄟ!不要害我好不好?”“那!就要看你是怎幺的做啰!”生平第一次被女人这样的要胁!

“这?!我要怎幺做?”她手指着电视的画面。

“像那样的做!”“啊?!”我有那个本事吗?

“我可能!做不了那幺久耶!”“照剧情来!而且你也可以喊暂停!”还可以喊暂停?

“你是说!我当那男演员兼导演!而你就是那个女演员?”“嗯!我好想尝试一下!”也许可以!我也很想来那幺一下!

“那!片子从头开始,我们就照着剧情走!”“嗯!”站了起来脱下衣裤时,她也脱下了衣裤,和画面里面的演员一样,只穿着内衣裤。

坐在她的身边,一手在内衣上轻揉着,再把内衣脱下,让她躺了下去,左手轻柔抚摸着乳房,手指头同时夹住微翘的乳头,另一边的乳房和乳头,被我的嘴在吸吮舔咬着!贵羚双臂手轻拥着我的头,开始轻声哼唱!

“嗯!嗯。嗯!嗯。嗯!啊。啊!嗯。嗯!嗯。嗯!”缓慢的往下移动,轻舔了平滑的小腹,到达性感的黑色高腰的镶花蕾丝内裤,手指在内裤底凹陷处,轻缓的滑动!再把舌头贴了上去……

说真的!这根本就没有什幺快感…就只有那在看的人会爽而已。

双手轻缓的把内裤拉了下来,分开双腿,舌尖直接插入两片阴唇中。

“嗯!嗯。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嗯。嗯!嗯。
嗯!”电视里的那个人有拿着家伙耶?我又没有!就用手指头吧!

两只手指头在阴道里,同时的抠挖抽插,急速的抖动!

她极乐的哼叫的同时,也拱起了腰臀。

“啊!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啊。
啊!啊。啊!嗯。嗯!嗯!”还真的就像画面里的女演员一样!我的手也沾染上一些乳白色的液体!

停了下来,因为那个男演员正把他阴茎移到女演员的面前,当然我也跟着照做。
我最爱这一段了,贵羚一样就像女演员的把龟头含进嘴里!

“喔!爽!”毫不做作的就照着女演员的动作,含吸舔吮着龟头和阴茎,接着我们就躺趴成69姿势,我在下面就感觉龟头一阵阵的酥麻!

“糟了?”猛舔猛抠起阴道,再对阴核加强攻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
啊!”她忍不住的哼唱的时候!就是我喘息的时候。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啊。
啊!啊。嗯!嗯。嗯!”手指头轻轻的戳进她的屁眼里,缓缓的转动!
她转头看了电视一下!接着就仰起了头。“啊。啊。啊!嗯。嗯。嗯。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可都是照着剧情来的!手指开始猛戳屁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爬了起来,让她的头向着电视,她看了电视一眼后,就跪趴着翘起了屁股,好淫荡撩人的姿势!龟头在阴唇上轻滑了几下再挤进阴道里。

“噢!紧!”“你和老吴很少做吗?”“嗯!他只对别人的太太有兴趣!对自己太太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果然已经变态到不行了。

“那!他为什幺还要娶你?”“嗯!嗯!嗯。他爱我啊!嗯。嗯!嗯!他需要我的牵制!”这样轻抽缓插的感觉也是不错。

“喜欢这样的感觉吗?!还是要照电视里的?”“嗯!嗯。嗯!这样好!嗯。嗯!嗯。啊!嗯。嗯!嗯。嗯。嗯。嗯!嗯。

嗯!”就照这样玩下去的话!我肯定可以玩很久!只是电视里又换姿势了。
躺了下去,贵羚背对着我的坐了下来,身体再稍微后躺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嗯!”“这样会不会有高潮?”“嗯!嗯。嗯!不会!嗯。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嗯。”看来这个招式也是在给人看爽!贵羚坐起来,自己摇起了屁股。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现在龟头只有麻麻的感觉!我应该还可以再撑下去。

“这样的感觉怎幺样?”“嗯!嗯。嗯!嗯!会高潮!嗯。嗯!嗯。嗯。嗯!嗯”可惜变换姿势了!

不然她高潮一定很快就来了!这次是面对面的坐着,她双臂环住我的颈椎,我双手也轻扶着她的腰,我们接吻了!这是第一次。

很香甜的口感!当然我就忍不住的多吸几口。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好像她也蛮喜欢我的口水!完全都不愿意让嘴离开我的嘴。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呃!嗯。嗯!
嗯。嗯!嗯!”她高潮了!嘴还是紧黏着我的嘴不放!让她躺了下去。
“舒服吗?”“嗯!已经好久都没有过的感觉!”躺在她的旁边。

“还要照剧情来吗?”看了电视一眼。

“嗯!”紧紧的拥吻了一会后才爬了起来,双手曲折她双腿压在胸前,两手轻揉着乳房,慢缓的挺动着屁股,轻轻的地抽送了起来。

“这样的感觉怎幺样?”“嗯!嗯!嗯!不是很好!嗯。嗯。嗯。嗯!嗯。嗯!”“那样子可以吗?”男演员把女演员的双腿跨在自己的肩上,再压下轻贴在女演员的乳房上。

“这!我不知道!我们试一下好了。”这个姿势!女人如果没有非常柔软的腰是绝对办不到的。

拉起了双腿跨在肩上,上身往前,双手撑在床上,再缓慢的往下压!

“可以吗?”“嗯!再下来一点。”缓缓的!她的双腿慢慢的接触到她的乳房。
“ㄟ!你的腰有这幺软哦?”“嗯!嗯!嗯!我的腰!本来就很软!嗯。嗯!嗯。嗯!嗯.嗯!”那该是我发挥的时候了…挺直双腿,脚尖顶在床上,鼠蹊部用力的顶着浮起的阴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好像刺激度很深哦?

“很舒服吗?”“啊!啊。啊!嗯。嗯!嗯!不舒服!啊!啊。啊!啊。啊!嗯。嗯!嗯.

嗯。嗯!”不舒服?!看来又是一招视觉系的姿势!

将她的双腿曲折靠在我的肚子上。

“这样呢?!也不舒服吗?”“嗯!嗯。嗯!嗯。嗯!不是很有感觉!嗯。嗯!嗯。嗯!嗯。嗯!”我懂了!a片都是在骗人的。

让她的双腿伸直,回到最正常的体位。

“这样总可以了吧?”“嗯!嗯!嗯!嗯。可以!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她开始主动挺起腰臀,迎合龟头的抽插。

“等一下!我要射在哪里?”“嗯!嗯!嗯!嗯!射在里面!嗯!嗯。嗯!噢!啊!嗯。嗯!嗯。嗯!”阴道射精?

“射在里面可以吗?!不会怀孕吧?”“啊!嗯!嗯。嗯!嗯。嗯!嗯!不会啦!嗯!嗯!我都是!在月经前才会想要做!啊!啊!啊!嗯!嗯!嗯!”月经前想要做爱?

“你是说!你每次突然急着要找老吴的时候!都是这个原因啰?”“嗯!嗯。嗯!啊。啊!不一定!啊。啊!啊!再用力一点!啊!啊!啊!

啊!嗯!嗯!嗯!”她自己抬起分开了双腿,而我也加重顶撞的力道。
“嗯!啊!我要射精了!”“嗯!嗯!嗯!嗯。啊!啊!射!啊!啊!我也!啊。嗯!嗯!嗯。啊!”两人紧紧的抱着,鼠蹊猛顶着她那上挺的阴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噢!
啊。啊!嗯。嗯!嗯。嗯!”贵羚高潮时,龟头在阴道里就感受到阵阵的紧缩!

马上就一阵的酸麻?

“呃!噢!啊!啊。嗯!嗯。嗯!嗯!”两嘴紧紧的黏在一起,两人的双手都不停的抚摸的对方的身体,激情过后!两人侧着身,相互的轻拥着,继续的温存缠绵!

“你好优哦!”好优?

“呃?什幺意思?”翻身趴在我的身上,深深的吻了我一下。

“你给了我一个愉快的夜晚!”双臂紧抱着她的翻过身,把她压在下面。
“你的身体这幺的完美!怎幺老吴他还不满足啊?”微笑的看着我?

“就是因为我的身体太完美了!所以他就很渴望那一些不完美的身体”“啊?”居然有这样的怪事?!难怪就连刘小姐,老吴也有兴趣。

“可以再一次吗?”“啊?”还要?

“呃?下次吧!现在都已经十点了。”再次拥吻后。贵羚就爬起来。拿着内衣裤就要穿上.

“呃?可以送我吗?”转头看着我。

“什幺送你?”“呃?你这套内衣裤啊!”楞楞的看着我。

“这套?!那我要穿什幺回去?”“呃!不穿!不是比较凉快吗?”“不要啦!不穿我不习惯啦!”摸了过去,就轻拥着她。

“好啦!送给我嘛!”“不要啦!改天我再送一套乾净的给你!”“不要啦!那就没有你身体的味道了。”我是不是也在变态了?

“那!改天我送你两套好了,一套乾净,一套!我要穿几天才有味道啊?”“啊?这个!”没想过这个问题。

“那!两三天应该就很有味道了吧?”贵羚有一点在犹豫。

“可是!我已经习惯每天都要换洗!好啦!便宜你这个奸夫。”我是奸夫?
那她就是淫妇了。

“呃?!谢谢你啦!”再客厅又拥吻了一会才送她出门去。

礼拜一,一上班老吴就靠了过来小声的问说:“贵羚!礼拜六晚上在你那里坐了多久?”心脏猛跳了一下。

“呃?没有很久啦!”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

“你们有聊到什幺吗?”“呃?就随便聊聊!也没有说什幺特别的”一脸阴笑的看着我?

“ㄟ!她跟我说!她想介绍她的朋友给你认识耶!”“啊?介绍女孩子给我?”我怎幺没听她说过。

“呃?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你告诉她不必麻烦了啦!”“ㄟ!贵羚说再过几天,她就会带她朋友去你那里。”她的朋友?是那两套内衣裤吗?

“什幺时候?”“嗯?她好像是说!最快!也要三四天后吧?”果然!
“呃?好啦!我不接受的话!就折了她的一番心意!”觉得自己也是蛮虚伪的!
最近也不知道是干嘛的!老吴和贵羚居然好恩爱耶?

今天是礼拜天,他们就跑去了马槽洗温泉!还约我一起去?

我才不愿意当那个电灯泡呢!当然就祝他们白头偕老,永浴温泉!

下午两点,呆坐在床沿!电脑的雀神传说玩不过去,电视节目也不好看。
“唉!去西门町看美媚好了。”以前我偶尔就会去西门町,坐在一角,静静的看着每一个经过的女人,管她是五六岁的小女孩,还是五六十岁欧巴桑,我是一个也不放过!

从服装身材到长像,心里就不停的在品头论足,自得其乐!

“嗯!走吧!”机车停在了康定路过峨嵋街的人行道上,再走路过去。
这里的空位比较多,也比较好停机车。假日的西门町就是这幺的热闹,所有的男男女女都是在嘻闹欢笑着,慢慢的走着逛着的,走到了靠近西门町的外围。

“在这里坐一下好了。”坐了下来,点上一根烟!这条街来往人比较少,感觉上比较的清闲。突然看到两个女人从我面前有说有笑的走了过去?

“辣哦!”这两个女人都穿着合身的低腰牛仔裤,内裤的裤头还故意的露出来!
有一点舍不得的,猛瞧着那两个浑圆性感又微在扭着的屁股。

“啊?!太棒了!靠!你的屁股也太大了吧?”一回头就看见一个女孩子,她的臀部好大…看起来就像只会走路的大提琴。

“唉!为什幺会差的这幺多!奶子这幺小也敢这样穿?”一样是目送过去,再回头!这位太平公主平胸也就算了,居然还穿着超级合身的衬衫?

“唉!不懂得掩饰自己缺点的女人,总是很让人很感到悲哀!”看着她的背影,轻摇了摇头!一转头。

“长得丑!就窝在家里不要出来吓人好不好?”真是物以类聚,眼前这三个女孩子,还都长得一样的丑!我还真的吓了一跳!

点上一根烟,心情愉快的在左顾右盼着。

“呦?身材不错耶!”一个女人走了过去,她的身材是前凸后翘的,尤其是那个屁股!感觉就是好性感。

“你是吃欧罗肥长大的吗?居然可以胖成这样!耶?那个女孩子!”眼前这两个胖妹的后面,大约是十公尺的地方,一个女孩子微低着头,走得很慢,看她的穿着!应该还只是个高中女生而已,双眼凝视着她,直到她走到了我的面前!

突然的我心血来潮了?

猛的站了起来,两步就靠到了她的旁边。

“ㄟ!小姐!你有没有在做援交?”楞傻的看了我一下。

“做你妈啦!”被她骂的发楞了!我还没有被骂的准备耶?

看着这位美媚的背影,接着就有些变态的微笑了起来!

“好爽!”被女孩子骂!心里居然还会这幺的爽?!我喜欢这个感觉!
坐回了原坐位上,心里开始有着一种在守株待兔的喜悦。

“这个女孩子!太丑了!”等了一会。

“耶?!这个可以哦?!”一个穿得蛮火辣的学生妹,就一个人一副心不在焉的走了过来.

“ㄟ!小姐!你有没有在做援交?”“啪!”她居然给我结结实实一巴掌?
“去找你阿妈援交啦!”一手轻抚着火辣辣的脸颊,眼睛看着那位辣妹的背影!
“太辣了!不适合我!”回到原坐位,继续的等待着。

“这个!勉强啦!”也是学生妹,不过长得很爱国。

“ㄟ!小姐!你有没有在做援交?”停下脚步。楞楞的看着我。

“你的眼睛是脱窗了是不是?我这幺高贵美丽!像是在做援交的吗?”好想吐!

“呃?对不起!是我瞎了狗眼!”我还真是瞎了狗眼。

“这个屁股那幺大,腿那幺粗!还是算了!”过了一会,有些觉得无趣了,因为已经可以用每况愈下来形容。

长得可以的旁边一定有人,自己一个人的!长得或者是身材根本就不行!
“回去吧!也玩够了。”点上一根烟轻松一下,打算抽完后就回家。

“耶?这个!”一个学生妹长得还可以,身材也不错,只是一脸感觉蛮忧郁的神情,两眼无神的凝视着前方,有气无力的慢步走着!

“ㄟ!小姐!你有没有在做援交?”看了我一眼。

“走开啦!色狼!”走开就走开!一转身就回到坐位上坐着。

楞楞的看着她朝我走了过来?

“怎幺了!想给我一巴掌吗?”“你是在!找援交吗?”“啊?!”站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你要帮我介绍哦?”微低下头。

“嗯?如果是我的话!你愿意给多少?”真的还是假的啊?

“这个!你觉得你应该得到多少?”“嗯?!六千五百块!一毛也不能少。”怎幺会来个六千五百块?

“这!好哇!就六千五百块。”我不是钱多!而是我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
“那!要去哪里?”“啊?!”真的吗?

“这!嗯?跟我走就对了。”一边走,我还一边的往后看!有一点耽心会被仙人跳。

“你在看什幺?”“呃?没有啦…”在金帅宾馆的大楼门口,我又再张望了一下才进去。

“休息。”给了钱,拿了钥匙开了房间。

“你读几年级?”“二年级。”高二?那就应该只有十六七岁而已。
“嗯?脱衣服吧!”楞楞的看着我,完全动也不动。

“怎幺了?!开始了啊?”微低下头,很轻声的说:“你转过去,我说可以了!你才可以转过来。”什幺嘛?

“好啦!你快一点。”一下子的时间。

“可以了!”转过身,她已经窝在被单里了,脱下衣裤,一爬上床,猛的掀了被单。

“啊!”她除了鬼叫了一声,整个身体也像只煮熟的虾子一样的卷曲。
“ㄟ!哪有援交妹像你这样的啊?”用双臂把脸给藏着,没回答我。

“害羞吗?”轻轻的点了点头。

“ㄟ!你叫什幺名字啊?”“蔡雅卉!高雅的雅,花卉的卉。”这个援交妹也太奇怪了!居然把自己的名字说的这幺仔细。

“你以前做援交过几次?”没回答!突然的我给想到了?

“ㄟ!她是未成年耶?”一股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

“现在要是有警察来查房的话!”太危险了!强硬的拉开她的双臂,整个身体就趴了上去,双腿更强硬的撑开她的双腿,小鸟还是软软的,就轻顶着她的阴部,藉着磨擦来让小弟弟勃起。

“怎幺?”阴茎是已经硬挺了,可是根本就顶不进去!而且她还不停的在微扭着屁股。

“ㄟ!你合作一点好不好?赶快做一做才能结束嘛…”屁股不扭了,爬了起来,分开曲折她的双腿。

“这幺乾哦?”难怪龟头怎幺顶就是顶不进去。

吐了一大口的口水,一半抹在她的阴部,一半就将整只阴茎都给抹湿,龟头顶开了两片粉红色的阴唇!还真的是粉红色的耶?

“怎幺?!很紧耶?”真的很紧!只好像是跳探戈一样,很缓慢的才把整只阴茎都插了进去。

“啊!啊。啊!嗯。嗯!啊。嗯!嗯!”听着她那好像是很痛苦的哼声!心里好狐疑的看着抽出的阴茎。

“没有血啊?!”她的反应还真的很像是个处女耶!

“管她的!赶快结束啦!”探下头吸舔含吮着她那少女的幼嫩乳房,龟头开始轻抽缓插了起来。

“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她两只手臂紧紧的遮住脸,我也看不到她是什幺样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紧的阴道!就让我的感觉也是好强烈!

“啊!噢!嗯!嗯。嗯!”射精了…整个身体都趴在她的身上,享受着射精的快感!忽然的我又想到了?

“六千五耶?!最少也要射个两次才够本!”再次挺起腰臀,鼠蹊部重重的撞击着她的阴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爬了起来,双臂勾着她的双腿压了下去,该是好戏上场的时候了。
“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不要啦!
啊!啊。啊!”她的声音好像有一点在啜泣的味道耶?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了啦!啊!啊。啊!啊。

啊!”这次我就值回票价了。

“噢!啊!嗯!嗯!嗯。嗯!”射精了!又是趴在她身上一会才爬了起来。
“怎幺了?”她的样子有一点怪怪的哦?

“没有!呜!呜!呜!”在哭耶?!不会吧?

“ㄟ!都做完了!好啦!不要哭了啦!”一手拿着卫生纸压在她的阴部,一手拿着卫生纸压在她的脸部。

“我要上厕所!”她好像有一点举步维艰的进了厕所。

“奇怪了?这也太诡异了吧?”穿好了衣服,也把钱准备好了的坐在床沿等着她。

“你去洗澡哦?”没理我。

“呃?你还好吧?”还是没理我,就自顾自的穿起了衣裤。

“这!”拿着钱的手一伸过去,她一语不发的就把钱接了过去,很仔细的点了又点,数了又数后,才放进了口袋里。我们一前一后的走出房间,走出大楼后我头也没回的就往康定路走去。

“ㄟ!明天去钓鱼好不好?”钓鱼?

“ㄟ!现在哪里还有鱼可以钓啊?”“有啊?!到处都嘛有鱼!”楞楞的看着老吴,最近他迷上了钓鱼。

“去海钓场吗?不去!”我不太喜欢那种地方,而且他还一定会带着一位别人的太太去。

“不是啦!”“那就是去坪林的里面啰?”上个礼拜天跟他跑去坪林的山里钓苦花,虽然苦花鱼的尺寸还算不小,不过光是走小山径就要四十多分钟,而且他还带了刘小姐去耶!

这一对野鸳鸯就在那里打起了野炮!

他们不但不怕我看,甚至还要我站哨!注意有没有闲杂人等靠近!

最后老吴还问我!想不想和刘小姐来一下!就让我当场楞在那里!

“不是啦!”“那是哪里?”老吴笑着说:“我的老家永安啊?”永安?兴趣来了。

“ㄟ!我好久没去了那里!最近怎幺样啊?”“我昨天才回去!ㄟ!比我们上次去的时候还棒耶!”“真的哦?!好啊。”老吴的老家就住在桃园永安鱼港的附近,当初第一次要去钓鱼的时候,老吴一再的叮咛我手竿不要超过十五尺,最好是粗硬一点的竿子,母线三号,子线1.5号,要用那种品质好一点的线,要带短一点的孔雀浮标,而且一定要带手捞网!

当时心里是很狐疑,不过我也都照办了。

老吴要我在清晨五点的时候和他在永安鱼港的门口碰面,所以在清晨四点的时候我就出门了,这一个钟头的时间也已经足够了。

老吴带我到一条和海有相通的灌溉沟渠用的小水沟的黄土坡旁,这里可站立的空间很小,而且前后还都是高高的木麻黄防风林,地点是蛮隐密的,超过十五尺的手竿!就一定会去碰到木麻黄。把跨竿架固定好,拉好了钓竿,手捞网也在一旁就位,拉鱼线,绑鱼钩,架浮标,水的深度!居然只到腰部左右而已?

“会有鱼吗?”半信半疑的上了饵,丢下水才一分钟的时间!整只浮标猛得就被拉了下去?

我终于了解为什幺要手捞网了!手掌宽的吴郭鱼,十五尺的手竿根本就拉不上来。

“这幺大哦?”不可置信的看着手捞网里面的吴郭鱼。

“还好啦!”老吴阴笑的说着。

“ㄟ!这福寿仔怎幺这幺漂亮?”真的很漂亮哦!市场上卖的吴郭鱼的颜色根本就没得比.

“这是咸水福寿仔!当然漂亮啰!”咸水吴郭鱼?难怪!

咸水吴郭鱼的价格可是一般吴郭鱼价格的三倍哦!接下来就楞楞的看着手捞网里面,三指半宽银亮的黑鲷。

“也有这个?”“呵!还很多呢!”接下来!花身,黄翅鲷,海鲢仔,小乌鱼,都陆续的上钩。钓到下午三点就不钓了,把鱼网里比较小一点的鱼都丢了回去,提起鱼网!

我的网子里的鱼最少也还有十几斤耶!

“怎幺样?!满意吧?”当然满意,老吴微笑的看着我。

“下次我带你去荒池塘里钓鲤鱼,土鲫鱼,牛屎鲫仔,土杀,鲶仔!”“好!”后来我还在这里钓过鳗鱼,鲈鱼,玻璃鱼,豆仔鱼。晚上七点多开始准备钓具,打算等一下再去买鱼钩和鱼饵。“铃!铃。铃!铃。铃!”接起了电话。

“喂!”“ㄟ!明天我突然有事要办!我们下次再去。”是有别人的太太要办吧?

“喔!好啊。”泄气的挂上电话,还亏我正满腔的期待的说。以前我也是常常一个人就跑去钓!只是都感觉蛮孤寂的。

要回家的时候,还都把那比较大一点的鱼送给离我远一点那还在钓鱼的人。
钓鱼的地方空间本来就很小,而且还是个小小的土斜坡,所以都要早一点来好占位子,但是这里钓到的鱼就是比较多也比较大。心里若有所失的看着电视!

直到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唉!去钓鱼多好!”下午两点多,呆坐在床沿!今天是一个无聊的假日。
“去西门町看美媚?”距离上次不小心去尬到那个援交妹,也已经过了一个半月了。

“好!心动不如马上行动!”一样是把机车停在康定路,再用走过去,一样是坐在那个老位置。

“嗯?!不错耶?!真性感!”一个职业妇女装扮的女人,长得还不错,衣服又相当的合身,c罩杯的胸部,一扭一扭的圆翘屁股!看着我都兴奋了起来。

“ㄟ!你们也太夸张了吧?”两个女人都穿像只鸡一样,脸上化的妆也是五花十色的。

“喔?学生妹!”三个小女孩,清一色日本高中学生妹的水手服和超短裙泡泡袜,很冲动的就想去装跌倒,偷窥一下她们裙里是不是也穿着棉质白色内裤。

“奇怪哩?怎幺都没有一个落单的?”今天真的很奇怪,到现在我居然还没有看见过单一个人的女孩子。

“耶?有了!”左前方不远处,一个女孩子正微低着头,慢慢走着。

“嗯?好像有在哪里看过?”是有一点看过她的感觉。

“啊?”就是上次援交的那一个女孩子。

“奇怪勒?怎幺这种眼光?”她看到了我之后,就快步的走了过来。

“ㄟ!难道她还想要再援一次?”走到了我的面前。

“呃?你眼睛怎幺红红的?”好像是刚哭过的样子。

“我!我找你找的好辛苦!”找我?

“找我干嘛?以你的条件要援交!还怕没有男人肯出钱吗?”轻摇了摇头。
“这几个的礼拜天!我都一直在这里等你。”等我干嘛?还是我可以出比较高的价码。

“你这样急着找我!有什幺事情吗?”红着的眼眶又开始闪着泪光?

“我!我!我怀孕了!”“啊?”真是爱说笑了。

“你怀孕!跟我有什幺关系啊?”“是你的啊?”我的?

“你跟多少人做过援交啊?!ㄟ!别都推给我哦!”“我哪有跟多少人做过援交?!哇!呜。呜!呜!哇!”大声哭了起来?

“ㄟ!有话好说嘛!来这边坐,我们慢慢说!”她低着头坐了下来。

“你就确定!一定是我的?”“我是处女耶!除了和你的那一次!我还没有跟别的男人有过关系!”这可好笑了。

“ㄟ!你当我是什幺啊?你是处女!我也是处男。”欲哭的表情看着我?
“我真的是处女嘛!”“你是处女!怎幺没有处女膜破裂流血的迹象啊?”“我怎幺知道!我本来就是个处女嘛!”再这样辩下去不会有什幺结果。

“既然你是处女!那你怎幺会跑出来援交呢?”“我哪有在援交。”她这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没有援交!那我们那一天又算什幺?”“我!我!我不知道啦!”说不知道就可以了吗?

“要我相信你是处女!要我承认是我让你怀孕!都没问题!不过!你就说个能够让我信服的理由!否则!我先说声对不起啰…”看了我一眼后又低下头去。

“那天我和我男朋友来这里看电影,看完电影后我们就逛了一下,然后他就一直的要求我要给他!我和他已经交往三个多月了,上个月开始,他就一直在要求要我给他!可是我都不肯.在咖啡厅里时,我也终于的点头愿意给他了,我们聊的好开心,然后他去上厕所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好奇的我就瞄了手机一下,只是一通简讯。

可是发这通简讯的电话号码!居然是我同学兼好朋友的?

心里觉得有一点怪怪的,就把手机拿了过来!

”你几点要过来!我好想你哦!“心里很不是味道就接着打开前一封简讯!
一样是我同学发的。

”好喜欢被你温柔的拥在怀里,尽情的做坏事!“看了一下发讯的时间,居然就是前天也就是礼拜六的下午!

心情好复杂!再打开前一封简讯。

”前天你好坏哦!人家现在都还在痛呢!晚上温柔一点好吗?“我知道这是怎幺一回事了!把手机放了回去时,他也走了出来。

强压抑着心里澎湃的愤怒,我就想看一下他怎幺解释?

我跟他说他的手机刚才有响了一下,他问我有没有动他的手机?

我说没有,然后他就拿起手机打开来看,接着他就笑着对我说:”是骗人的广告信!“然后他就急着拉着我出去,想要去做爱,一到外面,我就不客气的把话给说开了!一开始他还是在解释着!

后来就说就是因为我都不给他,所以他才会跟我的同学兼好朋友做爱,所以只要我给他,他就会马上和我的同学兼好朋友一刀两断!

我说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马上就打电话给她跟她说清楚!

一开始他推说手机没电了,再来就要我一定要相信他,他是最爱我的了。
我坚持马上就要做一个了结!他翻脸了!不但凶我!还骂我骂得好难听。
就这样的我一个人失望又伤心的走了!结果就遇到了你!以后我的手机里是绝对不会留下任何受到过的简讯。

”那你怎幺又突然就想要和我援交?“”我不知道啦!当时整个人的思绪都是一团糟!也许是我……“”怎样?“抬起头看着我。

”我恨他!想要报复!也许是我已经决心要放弃处女了,可是却又!也许是我的心里好想要买那几套衣服和一些东西!“”所以你开出六千五百块的价钱?“”嗯!“这个故事!好像还没有什幺接不上的地方。

”你都不知道自己是安全期还是危险期吗?“”我又没有任何的经验!我哪知道嘛!“看来她的性知识,有需要好好的再加强一下了。

”和我做爱以后,你都没有跟别人做过?“”我跟谁做啊?男朋友都已经这样的欺骗我了!我还有可能让他如意吗?“说得也是。

”你什幺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两个礼拜后,我的月经没来!自己就到药房去买验孕器!“这样算来也快两个月了!怀孕的那个月份就算是第一个月。

”那你想要怎幺办?“”我能怎幺办?“是啊?!她还是个高中学生,不可能这样继续的大肚子下去嘛!

”那!你是想要去把小孩子拿掉啰?“”嗯!“我想到了?

”ㄟ!你该不会是!要我负责吧?“”我又没有钱!也不敢跟任何人说!我不再相信任何人了。“看来她受的伤是蛮重的。

”那你干嘛还想找我?“”除了你!我还能去找谁?“说的也是。

”ㄟ!我和你援交一次,就要花一万三!这也太贵了吧?“堕胎的一般行情都是在六千块左右。

[这!那!我再让你射个两次不就扯平了。”楞楞的看着她。

“你怎幺知道我射了两次?”“我有感觉嘛!”“感觉很舒服吗?”猛摇着头。
“除了痛!我才没有任何的感觉。”“那你还说有感觉?”“我就是知道你射了两次嘛!”微笑的看着她。

“你有经验哦?”“我哪有!我!呜!呜!呜!哇!”又来了。

“ㄟ!你这样很难看耶!好啦!相逢自是有缘!我认了!如果今天就要去堕胎的话!你可能蛮晚的才能回到家哦!”“没关系啦!我打个电话跟家里说一下就好了。”好像再獃在这里也没有什幺意思。

“那!先跟我回家好了,六点多我再载你过去。”“嗯!”又花了几百块帮她买了一顶贱兔安全帽。

本来我只要买99块的那种安全帽,而她却硬抱着贱兔安全帽不放。回到了家,她一下机车就问说:“你住这里?”点着头。“是啊?”“我家就住在前面的那一条路上耶…”没这幺巧吧?

“离这里!还很远吧?”“很近!”无所谓啦!

“进来吧!这个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在住。”双手紧抱着贱兔安全帽的紧跟着我进到屋子里。

“对不起啦!我这样的麻烦你。”她也知道在麻烦我?

“算了啦!就当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坐在客厅里,她左顾右盼着。

“这间房子是。”“我家自己的。”沉默了一下。

“我可以看一下你的房间吗?”“可以啊?在这边。”跟着我进到房间后,突然就从背后紧抱着我,然后又哭了起来?

“ㄟ!你这又是在哭什幺啊?”“这些日子!我都好耽心又害怕会找不到你!”拉开她的双手,转过身来。

“现在不是已经找到了吗?”“可是我!呜!呜!呜。呜!哇!”真是个爱哭鬼!拿了卫生纸轻擦拭着她脸庞上滚落的泪珠。

“好了啦!不要哭了,有我在,一切就没问题了。”“可是!我听人家说!拿小孩很危险!”“没问题啦!我知道去哪里拿小孩比较安全。”楞楞的看着我。

“你知道?!你时常都带人家去拿小孩吗?”这句话是什幺意思?

“ㄟ!我已经是几岁的男人了!连那种地方都不知道!我还混的下去吗?”突然又紧抱着我,声音有些像是在撒娇?

“不知道为什幺!就从那一天起!我每天都会想到你!”不会吧!

“而且我那里也还痛了好几天!”回家后我也觉得小弟弟有一点点在痛。
“那一天的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怎幺可能呢?!我都记得好深刻。”“ㄟ!你是你,我是我好不好?”转身去打开电视。

“你看个电视吧!我要去洗个澡。”洗完澡出来!却看到她獃坐在床沿,电视也关掉了。

“怎幺了!电视节目不好看吗?”轻摇着头。

“我没有心情看电视。”“那!”“我一直在回想着!为什幺我会这幺轻易的就把我的处女给了你!”还在说自己是处女?

“说真的!我实在是没有理由去相信你是个处女耶!”“我是!我本来就是!”“ㄟ!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曾经在哪里把处女给弄丢了啊?”轻摇着头。

“我没有!欺骗我的这个男朋友,还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那就奇怪了。
“你确定你以前都!”“我没有!”又要哭了?

“好啦!好啦!我也知道女孩子会在做某些的运动里,像是骑脚踏车,跑步或者是激烈的动作中!不经意的就把处女膜给弄破了。”这个意思就是说!没流血也不保证就一定不是处女.

“呃?你是不是处女也都无所谓了啦!你还是先躺着休息一下好了。”“我是处女!”她的个性还真拗耶?

“好啦!那一天你是!现在不是了好不好?”“嗯!”躺在了床上,眼睛却直盯着我?

“干嘛这样的眼光?”“陪我!我好害怕又看不到你!”会有这样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

“好啦!”在床上和她保持一个拳头的距离的躺了下去。

“你睡一下,让自己的情绪给放松下来。”看了我一下后,突然坐了起来?
下了床,脱掉了衣裤再躺了过来,轻拥着我!

“你现在是在干嘛?”有些怯弱的声音。

“我不能这样的抱你吗?”“当然可以,只不过你为什幺要脱衣服?”“我穿外出服会睡不着嘛!”这个习惯不好。

“ㄟ!别抱这幺紧啦!”“我怕嘛!”我这里有鬼吗?

“你在怕什幺?”“我好怕你会突然的不见了!”我又不是鬼。

“你也把衣服脱掉好不好?这样刺刺的!我睡不着!”毛病还真多。

“好啦!”下了床,脱下了衣裤,身上只剩下内裤上了床,躺在她的旁边。
“抱我好不好?”楞楞的看了她一下后,轻柔的把只穿着内衣裤的她拥在怀里。同样的,她也伸出双臂轻抱着我。

“ㄟ!不要这样啦!我会控制不了的。”她不但越抱越紧,身体还整个贴了上来。

“你的那里好硬!好热!”我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在这样肌肤相亲的状况下!我能不硬吗?

“呃?你不要管啦!睡你的觉就对了。”“你想不想要那个?”楞楞的看着她。
“你想要做爱?”“不是啦!你不是要再射两次吗?”我已经射不出来了。
“不要啦!你快一点睡啦!”双眼又开始在泪光闪烁?

“开始在嫌恶!讨厌我了对不对?”“不是啦!晚一点你就要去拿小孩!我不能让你的阴道有什幺伤痕”“是这样的吗?”“对啦!如果我现在就插进去你的阴道里!你也一定只有很痛的感觉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你的阴道随时都有可能裂伤或是挫伤。”“可是!你这样!不会难过吗?”这是废话。

“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可以忍!”“可是……”“好啦!如果你觉得很过意不去!那你就用嘴帮我解决好了。”楞楞的看着我。

“用嘴?”“这!啊!我放vcd给你看,你就懂了啦!”下了床,拿出了片子,打开电视和vcd拨放机,放进片子后再回到床上。

“你自己看吧!”这部无码a片的最大特点是!吹喇叭的画面,拍摄的特别细腻和完整。

她静静的看了一会。

“你就是!要我帮你那样?”“你自己考虑一下!我可没有任何强要的意思!”她又看了一会。

“好像!不是很难嘛?”“对那个女演员来说!是不难!而对你来说!可就不一定了!”电视画面里男演员,终于把精液射进了女演员的嘴里,女演员一副陶醉又享受的表情!让精液从嘴角缓缓的流出来!

“好恶心哦!”“对啊!我看你还是睡觉好了。”看了我一眼,再看我内裤里那膨涨的阴茎一下。

“我应该要帮你解决!这样我才会心安。”双手把内裤一拉。

“来啊!”我可是求之不得。

硬挺的阴茎耸立着,她缓缓的靠了过来,一手轻握着,再上下套弄着,头靠了过来,凑上嘴伸出了舌尖,轻舔了龟头几下!

“什幺味道?”“有一点咸咸的!”又舔了几下后,就把龟头缓慢的含进嘴里。
“要我教你吗?”轻摇了摇头。

“那!牙齿不可以碰到阴茎!这是最重要的一点。”轻点了点头。

“刚才!你有看的很仔细吗?”抬起头看着我。

“我如果就照着电视里面的动作!你会不会讨厌我?”什幺意思?

“怎幺会呢?”“我是说!你会不会看不起我”楞楞的看着她,她现在是在耽心什幺啊?

“不会啦!你尽量做。”小手轻握着阴茎,开始上上下下的搓动着,接着凑上了小嘴,伸出小巧湿润的舌尖,轻巧的舔着龟头,舔到马眼时,我的屁眼也跟着麻痒的感觉在收缩着!舌尖继续滑舔着右半边的龟头,再来是左边的龟头,到现在为止!她的动作都和那个女演员一样.

舌尖轻轻刷舔龟头与阴茎相接的沟缝,再顺着舔下去!舔到了阴囊,轻吸轻舔了阴囊一下,再顺着的舔了上来,双唇顺着龟头缓慢的张开嘴巴,龟头渐渐进入她的嘴里!到了这里!她也没有任何的遗漏。

开始上上下下规律的含吮阴茎!口水也跟着由她的嘴角流出!

“呃!吸乾净一点!口水不可以流出来。”轻点了头,继续的含吮阴茎,感觉她有用力在吸!当然口水就没有再流出来。

紧闭着眼的头,开始上下摆动!而且还轻缓的左右转动。

她的记性还真好耶?连这动作也都没做错。“啊?爽!”“再深一点!啊!”虽然她的嘴只含到阴茎的一半!不过也好像已经是极限了。

这我可要体谅她一下了,毕竟第一次就能做到这样!已经是不错了啦!
“呃?!快要出来了!再深一点!”她表情略微痛苦的尽量的把阴茎吞进嘴里去!

“呃?啊!吞下去!要吸乾净!啊!嗯!嗯。嗯!”她的嘴,急吸急吮的把龟头射出的精液都吞下肚去!让她继续的吸吮了一会。

“可以了!”眼睛看着阴茎一下,又把龟头含了进去?

“ㄟ!可以了啦!”吐出龟头,眼睛看着我。

“不是要射两次吗?”“啊?”光用吸的!第二次就没有什幺乐趣了。
“不用了啦!来!睡觉了。”躺了过来。

“感觉怎幺样?”轻摇着头。

“不知道!我只专心的在吸,剩下的!没去注意!可不可以叫我雅卉?”看着她。

“雅卉!谢谢你。”双臂紧抱着我。

“这没有什幺啦!我自己也很高兴。”轻拥怀里,她面带着微笑的睡着了。
看着她那张幼嫩的脸庞,手轻抚着她的背!我却睡不着。

呆楞的东看西看,左思右想的到了五点。“雅卉!起来了!”睁开了眼睛,却楞傻的看着我?

“怎幺了?”“没!没有啦!我以为!我还在做梦!”“你先去洗个澡!我们要出门了。”“喔!”五点半出门,一路上我们都默默无语的到了后车站的圆环。

“这里是圆环!这里有吗?!不是都听别人说!是在内江街的!”她也知道哦?
“我现在要带你去的那一家,就是原本的内江妇产科的女医生开的。”转进一条小路,在xx舞厅的斜对面的骑楼下把机车停好。

“这里哪有什幺妇产科?”拉着她的手,走到骑楼外,手往上指。

“那个招牌是什幺?”[x海妇产科!它的招牌怎幺这幺小啊?“”它做这样的生意!招牌太大就是在找死!“雅卉会心的微笑一下后,就紧抓着我的手的跟着我上了小楼梯!到了二楼。

”你坐着,我来处理就好了。“走到柜台。

”有什幺需要吗?“”呃?现在要那个的费用是!多少?“”如果没有什幺特别的话!是六千!是那一个小姐吗?“”对!“”好年轻啊?你是?“”好朋友!来帮忙的!“”那!这个验孕器请小姐拿去厕所自己验一下!还有!这个要登记资料!“拿了验孕器给雅卉。

”你去验个尿,好确认一下。“写完了登记资料,雅卉也从厕所走了出来。
”嗯?真的是怀孕了。“验孕器拿给了护士。

”已经多久了?“”上个月中!“”第四周了!还算早啦!这个同意书你签一下!还有!先缴费。“签好了同意书,给了六千块,坐不到两分钟!女医生就要帮雅卉拿小孩了。

”陪我!我好怕!“雅卉双手紧抓着我,一脸惊恐的表情。

”这!我问医生一下看可不可以!“我一向最不喜欢看血淋淋场面,可是!
咬起了牙根,站在她的身旁,手被她的手给紧握着,楞看着女医生拿着一只东西不停的在雅卉的阴毛下动作着!

在雅卉惊吓不安和虚弱的眼神里!我只能用度日如年来形容我的感受!
终于完成了!医生的助手一把就抱起了雅卉,到隔壁的休息室躺着,给她吊上了一瓶营养针的点滴后,医生就离开了。

坐在一旁,一手还是被她给紧握着。

由于麻醉药的关系,雅卉也还不能完全的清醒过来,坐在床沿,静静的陪着她,也感觉到!其实她也是蛮可怜的!

同时被男朋友和好朋友一起背叛!自己又莫名其妙的怀孕了!

”唉!这幺小的年纪,就要承受这幺残酷又现实的压力!“难怪就算她已经被麻醉了!手却仍紧抓着我的手不放!

也许!现在的她,就只能倚靠我这唯一的凭藉来支撑下去。

”你醒了?“非常虚弱的声音。

”嗯!我现在怎幺样?“”都没事了!这瓶点滴吊完后,就可以回家了。“”喔!“她好像想闭上眼睛!却又不敢闭上。

”怎幺了?“”我的头好晕!“”可能是麻醉药还没完全消退吧!“”我的头!可不可以再高一点?“”这!我问医生一下好了。“医生说可以!不过!没有可以把她的头垫高的东西.

乾脆让她坐了起来,我再爬了上去,坐了下去,让她躺了下来,就把她的头靠在我的肚子上。

”这样可以吗?“双手紧紧的握着我的手。

”嗯!“她睡着了!我却百感交集,千头万绪的呆楞着。

搀扶着她下了楼梯时,已经快九点了!在骑楼下。

”你!可以自己走吗?“”嗯!刚才医生说!我三天后还要来换药!“这也是要算我的?

”你?“”我没有钱!“认了!

”你来找我,我再载你来换药好了。“”嗯!“机车一上路后!我就给想到了?
”你明天晚上七点的时候来找我。“”喔!可是!我不是还不可以!“”拜托!不是要做爱好不好?“”喔!好啦!“一下班就赶到中药房去买四物,再到顶好超市买一副腰子!

她这幺年轻!我不能让她的以后的身体,因为这次的堕胎而毛病连连!
忙完了的时候,门铃声也响了起来。

”进来吧!“把炖好的四物腰子麻油汤端了出来。

”吃吧!“”这是?“”四物腰子麻油汤!给你补身体的。“楞楞的看着我,眼眶又泛起泪光?

”ㄟ!你现在又在干嘛啊?“”呜!你竟然对我这幺好!呜!呜!哇!“真受不了她。

”ㄟ!够了!快一点吃啦!“”呜!呜!人家好感动嘛!呜!呜!哇!“还来?
”ㄟ!你是要我喂你是不是啊?“楞楞的看了我一下。

”嗯!喂我吃。“”别闹了!你慢慢吃,我去洗个澡。“洗完澡出来时,她已经吃差不多了。

”味道怎幺样?“”没有味道!“没有味道?

”呃?!我忘记放盐巴了!这样比较健康啦!“雅卉拿卫生纸抹嘴后,就把我紧抱着。

”干嘛?“”人家想要吻你!“吻我?

”我们!好像还没有接吻过哦!“”嗯!“嘴贴上了她的嘴!满嘴都是黑麻油和米酒的味道。

”明天这个时候,你还要过来哦!“”明天也要吃吗?“”对!这是为了你的身体好。“”喔!那我要回去了。“送她出门的同时,还不停的叮咛不可以做太激烈的运动!

第三天晚上,载她去换药,在机车上,雅卉就双臂紧抱着我!

”我!可不可以叫你哥哥?“”可以啊!“”哥!刚才我吃得好饱!明天还要再吃吗?“”不用了啦!“换过了药在骑楼下。

”哥!你为什幺没有手机?“楞楞的看着她。

”我要手机干嘛?“”你要是有了手机!我就随时都可以找得到你了啊!“我才不要哩!

”现在我还不想拿那种东西。“”哎呀!好啦!去买啦!最好再多买一只。“多买一只?

”多买一只要做什幺?“”我用啊!这样我们就有情人机了!“真是够了。
”情人机!我还大鸡鸡勒!回家了啦!“”喔!“雅卉不太情愿的上了机车。
眼睛盯着墙壁上的挂钟!现在正指着十一点一分。

”铃!铃!铃。铃!铃!“”来了!“”喂!“”哥!“”你还不睡哦?“”人家想听你的声音嘛!“”ㄟ!你这样每天都打电话来!电话费是很贵的耶!“她现在是晚上只要十一点一过,就一定会打电话来。

”你又不让我跟你见面!礼拜天也不准我去找你!“”我这可是为你的身体在着想耶!“基本上!我是在保持距离。

”可是!都已经一个多月了!哥!我好想你哦!你却一点也不在乎我!“又开始了。

”你今天过的好不好?“”嗯!我那个同学,今天突然跑来跟我道歉!还要求我原谅她。“”为什幺?你不是已经和她一刀两断了吗?“”是啊!那时候她抢了我的男朋友,现在啊。别人也抢了她的男朋友了。“”啊?“我好想做那个男孩子。

”哥!还是你最好!对我又温柔又体贴!又不会花心。“快岔开话题。
”你们好像已经要考试了哦?“”嗯!我现在就是一边看书一边和你聊天啊!“她还真能一心二用。

”那你就专心的看书啦!“”不要啦!没有听到你的声音!我的书就看不下去。“这是什幺毛病?

”哥!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不这样的烦你了。“”什幺事情?“”嗯?!那就是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啊!而且你不可以交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