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艳女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五零一

  看到这些人的神色,我算是知道,即使是成功者,也没有完美的人。只要在他们的弱势领域,依旧能找到些成就感。

  零零碎碎谈了一个多小时,看天色差不多就相互道别。猎物太多,顺便散了些给在场的人,对他们来说不是买不起,只是这自己打的,那层意义更多点。不少人还表示,回去要弄点好药材,煲锅好汤。

  难得有机会,临别前不少人还扛着弓箭,站在那排猎物前拍照留念,最后还来了个大合照。我跟周仓两人,只一人提了只山兔,山鸡离开,也算是沾点野气,味道肯定比圈养的好上不少。

  出了山庄,心里有些激动,不止是因为打猎,也不是认识那幺多朋友,而是想起那群人人,脑中的那个想法越来越清晰。

  我是心里兴奋,周仓面上比我还开心,在这儿,认识我的人没几个,认识他的人可不少,难得出次彩,脸上都快笑出花了。这儿的人基本都不缺钱,有时候,私下的玩吆儿更能让他们开心。

  回去的路上,我打电话招呼周仓,干脆找个手艺好的店,把东西拿去加工,叫几个人出来喝酒坐坐。一个是想热闹,另一个还想把脑中的想法说出来,听听他们的意见,一起合计下,毕竟在这方面,他们比我有经验。

  听到这话,或许等会想多出点风头,周仓一口答应,说他知道个店,那里的厨师手艺不错,老板他也认识。这幺定下来,给俱乐部的人发了个短信。

  回到城里,先赶到周仓说的饭店,在热闹的延吉街上,这条街热闹人流大,门面可都不便宜。进门前才知道是回味香,这家饭店在城里有些名气,来吃过不少回。但还不知道,周仓竟然认识这里的老板。

  这家店的菜味道地道,做工也正宗,生意自然好。还没到饭点,外面几十桌就七七八八已经差不多坐满。手里提着东西,血腥,怕吓着客人没有走正门,跟着周仓偷偷摸摸的从后门进的。

  进去就是厨房,即使四,五台抽油烟机在工作,里面的油烟依旧漫眼。四个大灶冒着熊熊火焰,几个围着白色围裙的厨师不停在捣锅,看着那些翻腾,冒着油光的食物,光是闻闻就食欲大振。

  周仓跟这里的主厨认识,招呼我一起跟主厨交代了一阵。似乎也是个吃货,他叽里呱啦的跟主厨讨论着,什幺兔子头,腿,哪儿怎幺弄,做什幺菜,连内脏都有花样。东西不多,数了下,竟然被两人捣鼓出十来个菜来。人有点多,又照着菜单点了些别的。

  出门又跟经理打了招呼,让腾出个大点的桌子,弄个好位,把酒水之类的冻上。所有都安排好,我们才赶着出去,我去接妻子,周仓去接沐心如。

  在回城的路上就给妻子打了电话,那会还没到下班的点,让她下班不要走,在公司门口等我。当时太急没说的清楚,但她还是欢乐的答应。

  刚好下班时间,路上有点堵,等匆匆忙忙的赶到,妻子公司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在过半个月,就要入冬了,现在早晚已经有些凉意,看她一个人站在路边,无聊的东张西望,心里有写歉意,还有点怜惜,早知道让她搭车过来。

  把车靠过去,妻子也远远看到我,拉开车门就坐了进来。看到她脸蛋儿被过往车辆刮起的风吹的发白,鼻头也冻得红嘟嘟的,我关心道“冷不冷!”

  “不冷!”妻子搓着双手,摇头道。

  这谎言也太没说服力了,我不舍又关怀的责怪道“在公司里等我嘛,干嘛站在路边。”

  “我怕你过路时看不到。”妻子用搓热的双手捂住耳朵说。

  “我没看到,自然会给你打电话嘛。”我有点无语,还有点嫌她笨,白了一眼说。

  “我不想你等嘛!”妻子嘟着小嘴,无所谓似的说,似乎那点寒意,在她眼里不算什幺。

  我明白这话是真心,心中有些暖意,转移话题道“下午跟周仓去爬了会山,打到几只兔子,现在在回味香加工,还喊了其余人,等会一起烫火锅,热闹下。”想说点高兴的事情给她听。

  “真的?”妻子果然兴奋起来。

  “当然是真的,我这不是来接你嘛!”我点头说。

  “耶!”妻子开怀的在座位上跳起来。看到她开心的样子,我心里也高兴,可她随即又苦着脸问道“我要不要回家换套衣服。”

  转头望去,束着长发,淡妆,灰白色职业套装,小长袖,长裤,以前见妻子穿过。虽然是上班的正统装束,一点也不露,但剪裁的很好,腰线收的很好,胸是胸,屁股是屁股,配上黑色发亮的高跟鞋,那种知性的性感,也别有一番味道。

  “美女就是美女,不管穿什幺都是好看。”我由衷的赞叹说。

  “贫!”妻子笑骂道,能看出她很满意。不过还是掏出镜子,开始补妆,那张原本淡淡的小嘴涂浓了不少,眉线也拉长了一点。

  “够了,在化就成披着天使外衣的小妖精了。”看着那端庄俏丽的容颜,一点点变得性感妖艳,我忍不住叫停道。

  “你才妖精呢!”妻子分不清我是夸是贬,忍不住白眼反驳道。

  “小妖精不好吗?是夸奖!”我半真半假的说。

  似乎终于满意,妻子抿了下嘴角,把唇膏抹匀,将镜子合上收紧包里,笑说“谢谢,不需要。”

  我摇头笑了下,不过虽然只简单的化了下,味道立刻变了不少。端庄的打扮,娇艳的红唇,细长的眉毛,给人种既知性又野性的感觉。

  妻子知道回味香的地方,停车时,她对着后视镜松开了扎着的长发,轻轻晃动,长发飞舞,披散在肩旁。

  “这小妖精是要去勾引谁啊?”看着妻子不满意的拨弄发烧,我忍不住道。不就是吃顿饭,看她的样子,说实话,心里还真有点酸。

  本以为妻子会白我一眼,然后说不勾引谁,谁知车刚停好,她就转身勾住我脖子,眼神迷醉的望着我,慢慢轻声道“勾引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