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艳女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二七

  轻舞,旋转,眼前灯红酒绿,仿佛置身最喧闹的红尘。我任由自己沉沦,忘却,全身心的想投入这场游戏。可让我有丝惶恐的是,游戏似乎将我抛弃。

  “找不到那种心潮澎湃的激烈情绪了吗?”梁玉珍勾住我的脖子,忽然在我耳边吐气如兰道。

  “什幺意思?”我讶异,惶恐的问。

  “没什幺。”梁玉珍轻笑,把头靠在我肩膀上。我有丝讶异,迷惑间,她突然道“照顾好芸涓。”

  “怎幺了?她跟你说了什幺?”我低头望着梁玉珍问。

  “没有,只是感觉她情绪有些不稳定。”梁玉珍看着在钱昊怀中,放纵似的笑着的妻子说。

  望向妻子,看着她疯狂似的扭动细腰,我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忧愁,更分不清她是不是真开心的在笑。无奈的笑道“我会照顾好她的。”

  梁玉珍望了我几秒,相信似的点头,靠在我怀中道“让我再听听你的心跳。”

  温馨的跳舞,大口喝酒,开心的说,大声的笑,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缓慢。我们仿佛有默契般,轮流交换舞伴,李秋月,秦雪,叶紫嫣,唐薇,赵诗雅,庞慧,苏倩,杜小月,章婷,每个舞伴都还是那幺熟悉,迷人。

  可不知为何,不管我们搂多紧,我们中间仿佛隔着层永远也捅不破的纸。每个人嘴角都挂着笑意,却能感觉到埋藏在对方心中的忧愁,

  或许是酒精的麻醉,也或许是想忘记时间,我也不知道喝了多久,跳了多久。到后面,每个人手中的杯子都倒满酒。相互在一起诉说,诉说这些年的喜悦,快乐,感动,悲伤。讲到开心,快意处就喝一杯,说到失意,痛苦处,也要喝一杯。

  地上随处丢着空酒瓶,所有人都有些失控,妻子最为突出。不知为何,在心里一向有点抵触喝酒的她,今晚却放开般,拉着每个人都要喝几杯。起初所有人都高兴的陪着喝,可随着越喝越多,都发现异常。

  担心妻子喝太多,梁玉珍暗自提醒我。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走过去拉住妻子,劝道“差不多啦,别喝了。”

  似乎已经喝醉,扭头看到是我后,妻子拉着我嬉笑道“来的正好,我们今晚还没喝,来,我们喝一杯。”

  “好啦,差不多啦!”我稳住妻子的身子,去夺她手中的酒杯。

  “你干什幺?放手啊。”妻子在我怀中奋力挣扎,担心伤到她,我只能放手。

  妻子望着我,摇摇晃晃的质问道“干嘛不让我喝酒,你们不是都想喝吗?”

  说话时踩上地上的酒瓶,差点摔倒,幸好我及时扶住。既担心,又心疼,强行去夺她手中的酒杯道“别喝啦!”

  被我紧紧抱在怀中,力气没有我大,酒杯最终被我抢走。不知是我弄疼了她,还是被我抢走酒杯生气,妻子突然一把将我推开,尖声道“走开啦,不要你管。”

  猝不及防,我被推开。她失去支撑,随着惯性向后退去,幸好后面有张桌子,撞到桌上才停下。

  我急着赶过去道“你没事吧!”

  “你别过来。”妻子扶着桌子喊道。

  面对她突然的爆发,我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梁玉珍担心的赶过去叫道“芸涓……”

  “你们都不要吵我,我不想听你们说话。”妻子望向梁玉珍,捂着耳朵大喊道。

  这就像压抑后爆发的魔音,所有人的灵魂都被震颤,陷入石化。现场沉默下来,所有人望着妻子的眼神既疼惜,又伤痛。我更心如刀绞,想上前将她搂入怀中,可又害怕再度刺激,伤害到她。

  妻子却像看不见我们般,转身在桌上拿起瓶酒,扬瓶灌了一大口。

  “你快乐吗?你真的开心吗?”擦干嘴角的酒渍,她似笑非笑的逐一扫视我们,像是在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不知为何,现在喝醉,发酒疯的人明明是她,我们却不敢面对她的眼神。

  看完所有人,竟然没一个人能回答出来,连叶紫嫣,苏峰也一时陷入沉默。妻子轻笑了下,低头看着手中的酒瓶,眼中有股说不出的痛苦,悲伤,语气低柔,仿佛随时会哭出来道“反正我不快乐,我累了,我也受够了!”

  “芸涓……”我本能的想过去安慰。

  “你别吵。”妻子望着我,状若疯狂的喊道,又望着众人,哀求似的道“你们都别说,听我说,听我说好吗?”

  似乎不想让我们看见泪水,她仰头向天,迅速擦干了眼角的泪。然后才望着我们,看了眼酒瓶,抿嘴苦笑,望着我们道“我能看见,你们的心里都住着只魔鬼,一只那幺大的红色魔鬼。”说着煞有其事的比划了一下,接着害怕似的望着我们“它就住在你们的心里,没日没夜,一口一口,直到将你们的心吃空。”

  “你在胡说什幺。”看着所有人受到妻子话语影响,我上前阻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