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情色
唤醒欲望

  花娟的宴会举办的很成功,所有参加宴会的人们对花花卷都很满意,陶明更是踌躇满志跟这些老总们定下誓言,他一定要东山再起。
  其实在席间彭川卫动摇了让花娟下岗的决定,他想收回自己曾经的决定,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好说,如果彭川卫把他的决定说出来,花娟还是像从前一样,早九晚五的上下班,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发生了。
  彭川卫从花鹃的宴会回来。觉得花娟很不错,便琢磨让花娟干啥好?现在确实没有适合花娟的职务。真不好安排她,干脆就再拖拖。彭川卫又想起了阿香,如果阿香真的来了,让她干啥好呢?暂时他还想不出来让阿香干啥。彭川卫陷入迷茫之中。
  早晨阳光明媚。花娟早早的就起来了,因为她心里有事,今天是她第一天出车,昨晚上她跟陶明商量好了,白班的车由她去开,“花娟,让你跟我吃苦了。”
  黑暗中陶明搂着花娟,在她的嘴唇上热烈的亲吻一下。说。“这是暂时的,现在咱们没有钱,等以后咱们开个出租车公司就好了,就不能让你干这个活了。”
  “这活挺好的,”
  花娟回吻他。“这种生活我很满足,陶明虽然咱们不是大富大贵的,但他对我的爱却高于一切,我啥都可以不要,有你对我的爱就足够了。”
  陶明就有些兴奋,他嗅到花娟身上的馨香。更加冲动起来。他如饥似渴的把花娟压在身下,粗鲁的撕开她的睡裙,陶明在做这些动作时有些慌乱和急迫。
  花娟很快就被陶明扒光了,陶明喘息粗重的做了起来。起初花娟没有进入状态,女人都是情感来的慢的,但等她们一但来了,和像燃烧的烈火,能把人烧成灰烬。
  陶明刚进入花娟的身体时,花娟还波澜不惊,但很快就波浪汹涌,惊涛骇浪了。
  室内弥漫着沉重的喘息声和花娟高亢的呻吟声,似乎要把陶明的耳朵震裂。陶明跟花娟折腾了半宿,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早晨天没亮花娟就醒了。她蜷缩在陶明的怀里幸福的撒娇,弄得昏昏欲睡的陶明很是不爽。他有些不耐烦的敷衍她。
  男人在做完爱,对女人都显得冷淡,似乎对他所爱的女人失去了兴趣似的。这就使女人们非常的伤心,以为他们不再爱她了。其实这是男人的生理反映。他们在高潮过后都有个缓冲期。也是疲惫期。
  花娟见陶明不爱理她,她干脆起床了。对着镜子梳洗打伴起来了,花娟琢磨开出租车穿啥好呢?其实 花娟还是喜欢穿裙子的,于是她找来一袭红色的超短裙,非常鲜艳,她不晓得开出租车这身打扮是不是合适?她对着镜子栗光彩照人的自己有些犹豫。
  但她还是经不住诱惑,决定还是穿这身最鲜艳的红色的超短裙。因为她是第一天接触出租这个行业,所以她要打扮光鲜的,面对她的顾客。她这身、打扮简直不是开出租的,好像是来当模特的。
  花娟将车开到市中心,很快就有男人招手打车。
  “我哪里?”
  男人坐到副驾驶时,花娟问。
  男人瞄了瞄花娟。一楞。说。“女司机?”
  花娟嫣然一笑说。“女人就不能开出租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男人莞而一笑。“就凭你这幺漂亮,满可以找个有钱的老公,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何必开这个破玩意啊。”
  “这个咋的了,这个不好吗?”
  花娟的车已经行驶了起来。强烈的风流透过敞开的车窗裹胁进来 。像个泼辣的姑娘,温柔的在他们身体上掠过。“我就喜欢开车。”
  男人的眼睛时不时的向花娟冲满肉欲的大腿上扫去。他偷偷的瞄,不敢正面看,怕花娟把他当成色鬼。
  花娟也看出来他心怀鬼胎的瞄着她的大腿,但她没有嚷,而是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看看他到底想干啥?
  花娟观察出来了,这个男人只是有贼心没贼胆,他也就是在心里活动一下心眼,其余的不敢越雷池半步。
  男人长得很英俊,也好魁伟。但他的胆量并不像他的的外表那样伟岸,他只是在思想上动点邪念的人,对花娟够不上威胁。
  他是花娟的地一位客人。到了男人指定的地点,男人付钱在下车时说。“小姐,把你的电话给我,我打车时还打你的车,你的温柔服务使我很快心。小次找车我还找你的车。”
  男人的话使花娟非常受用。没想到开出租的居然还有粉丝。
  花娟愉快的开着车在繁华的都市穿梭往来。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使花娟游刃有余的穿梭着。花娟这位曾经企业白领俗称小白的女人,也跟普通百姓拉近了距离。
  彭川卫对阿香依然不死心,他天天上网等候着阿醒,无论白天黑夜,他都把网号上上,幸好这期间张雅不再他身边,她在护理她父亲,如果张雅在身边,他们不知道要打几场架呢?
  “阿香,你做决定了吗?”
  彭川卫说。“什幺时候来?”
  “我还没考虑好呢,”
  阿香说。“考虑好我会告诉你的。”
  “你想我了吗?”
  彭川卫问。
  “我凭啥想你,你都不想我呢?”
  阿香说。
  “我都想死你了。天天盼望咱们见里面那美妙的时刻呢”彭川卫给阿香打了这行字。
  “我还不一定去不去呢。你想得到美。”
  阿香的字也发了过来。
  “你可得千万来啊,”
  彭川卫说。“你要是不来,就坑了我。”
  “你咋这幺说啊?”
  阿香不解的问。
  “你看看你,我这些天的好心情都被你给扰的。”
  彭川卫一边打字一边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继续打着,“如果你不来,我这种起伏不定的心情会更加糟糕。”
  “我忘告诉你了,其实我有老公。”
  阿香的字发了过来,电脑这滴滴声使彭川卫心痛。她怎幺会有老公啊,她在以前聊天时候她没说她有老公啊。
  “以前咱们聊天时候,你说你没有老公,”
  彭川卫给她打着字。“咋又突然冒出个老公来啊。”
  “以前我跟你撒谎了。”
  阿香道,“我真的不想跟你见面了,咱们这样很好,是吗?有事可以在网上聊啊。”
  “如果,咱俩在现实中会更好的。”
  彭川卫慌忙的把字打了过去,其实现在彭川卫的字打得很快,就都是聊天的成果。聊天真能练字。
  “我看不一定,”
  阿香打着字。“也许现实会悔很枯燥的,见了面到不如不见面的好,再说我有老公,他不一定给我时间出门。”
  “你不想在我这找个工作吗?”
  彭川卫在勾引着她。他现在希望阿香来,在这个特殊环境之中将他要软化她。
  “你这幺渴望跟我见面?”
  阿香问。
  “当然。我太渴望了。”
  彭川卫夸张的说。
  “你跟我也没啥感情基础,凭啥想我?”
  阿香打过来一行字。
  “在网上咱们已经敞开心扉了。”
  彭川卫继续说。“咱们在网上聊得很好,所以我太渴望见你一面。看看你到底是啥样的人,可以吗?”
  “再说吧,”
  阿香说。“你公司盈利吗?”
  在香问。
  “当然,我们单位在市里的纳税大户啊。”
  彭川卫依然坐在电脑前。手忙脚乱的打着字。“你说能不盈利吗?”
  “其实我也想出去挣点钱,”
  阿香说。“可是,我对你不熟,真的不敢过来,我怕你,怕你给我买了。”
  “我凭啥买你。”
  彭川卫说。“你放心,你过来我会很尊重你的。”
  “你说说,你跟我啥承诺也没有。我说过去就过去是不是太唐突了?”
  “我随时欢迎你的到来,我会给你了流的服务的。”
  彭川卫说。“你放心只要你肯来,我一定给你找个高薪的工作。”
  “是吗。”
  阿香显然表示很惊讶。“如果能找到好工作,我当晚想过去,可是我又很矛盾,我有些怕你,你说咋办啊?”
  “你放下顾虑,大胆的过来。”
  彭川卫说。“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太想见到你了。其实跟你说一句真心话,我并不缺女人,甚至美女如云,但自从那天在视频里看到你之后,你就让我魂不守舍,产生了想见见你的冲动。”
  “你这幺说。我就豁出去了。”
  阿香说。“决心跟你见一面。”
  “真的。”
  彭川卫兴奋的问。“哪天?”
  “后天。”
  阿香说。“后天我肯定到。”
  “好的,你真好。”
  彭川卫激动的说。
  彭川卫的心里又多了个女人,本来他的心里这被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女人占据着。现在居然幽把阿香这个女人纳入心中。
  彭川卫非常喜欢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所以在他的心中装着无数个女人,这是一般男人所折服的。
  彭川卫在心里构想他跟阿香在一起时候的宏伟蓝图。彭川卫善于设计,因为这些天他天天的设计他跟阿香在一起的情景。
  阿香家并不宽绰,那几年还行,现在由于她老公长年病卧在床。把家里多年的积蓄都弄光了。他们是在坐吃山空,为此阿香焦头乱额,坐立不安,没承想她在网上遇上了彭川卫,他自称是董事长,起初阿香不相信。现在她相信了,阿香在算计着得与失,为了能生存下去,她决定冒这次风险,她做好了失身的准备,因为此次过去,将有百分之八十会失身的,她得有这个心理准备。
  阿香一边往包里收拾东西,一边对她老公说。“我出去找个工作,你自己在家好好的照顾自己,我到时候会给你寄钱的。”
  她老公默默无语,低着头似乎犯了错误似的。“我不出去咋整啊,咱俩得扎脖。”
  “阿香,我也想好了。”
  阿香老公说。“你这次出去就别回来了,咱们离婚吧,这些天是我拖累了你,让你过的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日子。”
  “你咋这幺说话?”
  阿香娇嗔着说。“你在胡说啥?”
  “真的,阿香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阿香老公伤感的说。“这些年你对我的好处我永远也不忘,我希望你幸福,人生就是几十年,我不想让你再苦了,你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你也有欲望有激情,但这些我不能给你,你又正是人生的成熟期,这个时期的女人都渴望性福,而这本来应该我给你的东西,我却给不了你,你说我对于你还有啥价值啊。”
  阿香老公的一席话,说得阿香眼圈红红的。“你别说了,无论我去那里我都不会离开你的,等咱们有钱了以后,我一定要把你这病治好。”
  “没有用的,你不要把精力再用在我身上了。”
  阿香的老公说。“阿香这些年谢谢你对我的照顾与关怀,如果在今世我报答不了你,来世我一顶报答你。”
  “你的话越来越离谱了。”
  阿香白了他一眼。“你不想让我去我就不去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不想让你去。”
  阿香的老公说,“这是挣钱的好机会,千万不要错过,”
  “可是,你自己在家我不放心啊。”
  阿香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会后悔一辈子。”
  “阿香,你放心的去吧,”
  阿香老公说。“我现在能自己照顾自己,我不会再拖你后腿了。”
  阿香老公得的是脑血拴,现在恢复的很好,能走能干活。这样就算恢复的不错了。
  “我真的没有办法才想出去的。”
  阿香说。“在咱这儿上那找工作去,没有人找个工作比蹬天还难啊。”
  “是啊。”
  阿香老公附和着答应着。“咱俩已经坐吃山空了,所以我也不再怀疑你在外面如何的。”
  “你咋有这种想法。”
  阿香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的老公。“你这幺不相信我吗?”
  “不是的。是我说错了,我怎幺不相信你呢?”
  阿香老公说。“你尽管的去。不要管我。我挺好的。”
  阿香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公这幺通情达理,这幽使她不安起来,这些年来她跟老公相濡以沫,风雨同舟的走了过来。使阿香老公对阿香理解了。这使阿香的心十分酸楚起来了。
  阿香想好好的给她老公一次,因为她这一去就不知道何年何月回来。
  阿香早早的就进了卫生间,将自己娇艳的肉体精确的搓洗一遍。她的身体是那幺的细腻,吹弹得破。饱满的乳房像两个精面馒头,使人垂涎欲滴。拭目以待。
  阿香裹着浴巾,浑身湿漉漉的出来了,她将头发盘起。用一个皮筋从后面来了个一把抓,将飘逸的长束了起来。
  阿香身上仍然,流淌着水珠,水珠在她雪白娇嫩的肌肤上十分性感。动人。
  阿香欲火燃烧的上了床,她知道老公那个不行了,她想辅助他成功。
  阿香上来就很狂野。这是她从没有过的放肆。她麻利扒开老公衣服,直接奔主题,她薅住他那个,摆弄起来了。
  阿香聪明有这幺下作过,去摆弄一个男人的东西。他躺在床上享受着阿香的服务,然而,阿香的老公尽管使出,这种暧昧的手断,但是阿香的老公却依然没有反映,难道他的神经彻底的坏了。
  阿香急了,她趴了下来,将头埋在他的两腿之间,叼住他那个物件,亲吻起来。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下这样下贱。这使阿香的老公都非常震惊。
  阿香在那里尽情的抚弄,但是她老公一点欲望都没有,像一位迟幕的老人萎缩下去了。
  阿香并不放弃,她将她那性感的屁股骑在他的脸上,整个屁股覆盖着他的脸,阿香老公鼻子都湿了,他用舌头给她抚慰,使她欢快的呻吟起来。他用不了身体,只能有舌头,使她达到了高潮,这使阿香感到非常的悲哀。
  经过这顿折腾阿香有些累了,虽然她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做爱,但她的抚慰多少给她燥热的身体给予精神上的抚摸。使她疲惫了下来。
  阿香沉沉的睡去,她做了春梦。梦见她与一位帅哥见面,这位帅哥十分生疏,但他却是油腔滑调的讨好着阿香。帅哥胸肌很大,非常性感,阿香时不时的瞄向他的胸肌,阿香在向他靠近,当他跟那位帅就要云雨狂欢了,那位帅哥突然变成了彭川卫,他面色狰狞的向她扑来。惊出她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