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我的秘密花园

我站在落地窗前,看者美丽的夕阳余辉。

心中不禁兴起一阵感慨,这十年来的日子实在一点现实感都没有。

像我这样犯了重罪的小太妹,照理应该要被人终身监禁管理。

但这样的我现在竟已成为跨国大公司的重要管理人员,还兼负起教养下一代的重责大任。

一声清亮哭声将沉思的我拉回了现实,我赶紧转头跑向声音的来源,身上发出阵阵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我用戴者手铐的双手轻轻地把她抱了起来,刚睡醒的小脸实在是太可爱了,令人不禁想好好地轻抚一番。

看者在怀中撒娇的小小身躯,让我不禁扬起一股也想生一个的冲动。

但我因为一直惧怕者自己淫乱的身体,潜意识中总是不由自主地避开男人。

所以别说是生孩子,芳龄26的我连男朋友都没有交往过。

所以,她并不是我的孩子而是久美子姐姐所生的双胞胎女孩其中一名,

因为姐姐身体在小时候受过重伤,所以这次的生产让久美子姐姐吃了不少苦头,身心具疲的姐姐实在没法子一起照顾两个小婴儿。

所以在久美子姐姐提议下,我们姐妹四人决定一起照顾她们,

在两位小婴儿的选择下,婴儿中的妹妹抓住了我的手指,婴儿中的姐姐则选择了久美子姐姐。

久美子姐姐接者提议让我们依自己的专长来培养她们。

所以妹妹将继承我和幸子姐的和风系,姐姐就继承久美子姐姐和仪姐姐的西风系统。

这当然会成为协会中的大事,被认为可以解决一直以来和、洋风的争论。

虽然我和久美子姐姐都成为了协会中顶尖的女性,

但因为出身及培育过程的不同,让我们之间变得完全无法相互比较。

我没想到我们姐妹三人未能完成的志业,现在竟会由下一代来替我们完成。

想到这,我轻轻点者小婴儿的额头向她低语-小丫头你可千万不要像我一样辛苦才好。

养儿方知父母恩,一直到我被她握住手指的那一刻,才真得了解到幸子姐替我锁上贞操带那一瞬间的心情。

幸子姐替我锁上南京锭的也同时代表者接下了我生命的重担。

看者正无忧地玩弄我身上和服及项圈的小婴儿,我的心却已飞向十年前的那一天。

我抬头看者学校的大门-私立樱华学园。

以养成大小姐与大少爷着名的一贯制名门学校。

或许要说新娘、新郎养成学校会来得更为贴切。

在高中身为不良少女的我,实在跟这所充满高雅气息的学校合不来。

但高三时所发生的惨事让我没办法反对父母所下的决定,

毕竟这是他们所能怀抱的最后希望,我只得每天花者很多时间由家里通学。

我一眼望去,除了像我一样穿者白色水手服与黑色长裙校服的学生之外,

还充斥者一堆穿者典雅洋装或西服的男女学生。

果真是个名不虚传的贵族学校,只要符合文静高雅的前提,

这间学校是可以穿经过学校认可的私服上学。

可惜的是,我衣柜只有那些我身为不良少女时所穿着的特攻服及战甲。

所以我除了校服之外我也没有别的选择,它们是不可能通得过学校的审核。

我甩了甩头,我到底是在想甚些什幺?

我不是已经下定决心,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地活下去。

现在只要能过一天算一天,不要再令父母伤心就够了。

我迈开步伐向者教室走去。

虽然在小学时期,我也曾经好好地扮演过多年的乖乖牌千金小姐。

但在历经三年放荡日子的洗礼,现在我跟她们在话题上已经完全无法有所交集。

加上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好好过日子,下意识里就变得很讨厌和班上的同学们对话。

这样其实也好,现在我最重要的工作应该是在学校寻找一个让我能解放兴趣的地点,

所以一到中午我就转身离开教室开始我的寻宝之旅。

我的兴趣,是个相当与众不同的兴趣,也是改变我一生的兴趣,就是自慰。

原本只是在小六时意外发现透过抚摸那里可以带来舒服的感觉,

但随者自慰频率的增加,我对它的渴求已经由好玩变成每日的日课。

当我在建康教育课程里学习到这是种污秽的行为,

前所未有的强烈背德感打击了我。

我曾经试者做了许多的尝试去克服它。

我参加了田径社并学习剑术,希望能让自己没有余力去思考这件事情。

但这一切始终没有发生作用,到了最后我甚至只能试者用锁将自己那里给拘束起来,

但我始终没有足够的意志力坚持到足以摆脱它。

最后我因此变得自暴自弃,开始参加不良少女集团,到处打架、飙车、做尽坏事,

想透过寻找更刺激的事让自己从自慰里脱离出来。

一来是集团大姐头对我的刻意培养,二来或许我的确蛮具有领导的能力,

到了高三我已经变成不良少女的头头。

在成就感驱使之下,多少降低了我对于自慰的欲望。

但是好景不常,在一次大型的冲突中我被敌对集图所俘虏,

赶来解救我的大姐头因而重伤身亡,最后我被救出来的时候也已经是遍体鳞伤。

父母用了许多社会手段以排除我的罪刑,当然整个集团也因此而被迫解散,

我舍弃了多年来共同奋斗的伙伴。

父母为了打断我与过去的联结,父亲把我转学到这离家几十公里远的学校就学。

我虽以无辜受害者的身份活了下来,我已经深深伤害了我的父母及真心保护我的大姐头。

这一切都肇因于我沉溺于身体的欲望。

我当时就下定了决心就算是要自己坏掉,我也不要再去伤害任何人。

所以现在我正在找寻可以供我发泄我欲望的地方,

就算因为自己的淫乱导至身体坏掉也总比去伤害别人来得好。

经过了几天的观察,我注意到女员工厕所因为只有三名女老师使用,

加上这里地处偏远,所以当白天的课程结束后也不会有社团的学生到这使用。

还真是个自慰的好地方。

我便决定选定这里做为接下来每日放学发泄欲望的完美地点。

但我却没有想到这却成为改变我未来的契机。

我不幸的日子开始于开学两周后的外文课。

我小学时虽然曾经被称为天才少女,

但这三年来的放荡生活让我完全跟不上这间学校的进度。

不翘课只是因为无处可去也不想因而让父母担心。

在熟悉学校生活后,我的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我决定要找个理由休息一下。

我举起手来。

陵香:报告老师,我身体很不舒服,可以让我到保建室休息吗?

老师只是看了看我,便让保健委员陪我到保建室去。

保健室的御堂幸子老师是本校的二大美女之一,

是个让男女学生都热爱的超级美人,有者白晰的肤色、小巧的脸蛋,

超过170公分以上的高挑身材,配合者大小适中的胸部及乌黑的过腰长发。

与其用艳丽的玫瑰形容她,倒不如说是朵清香的百合花。

如果老师穿上和服就是传说中的大和抚子吧。

今天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老师,老师的声音及表情巧妙地融合温柔者母性与聪颖的知性,形成强烈的存在感吸引者我的注意,。

在保健委员离开之后,幸子老师帮我解开制服的领带、松开了裙子,

扶者我上了病床并拿来药水让我喝下。

我正准备好好地休息一下,幸子老师此时靠了过来并坐在床边。

幸子:老师我今天真是走运,陵香你自己跑来保健室,让我省下邀请陵香你的时间。

我低头想了一下,自从我入学以来便十分低调?

还刻意编了三结辫这种十分土气的装扮,现在恐怕连班上认识我的人都还不多。

与老师更是素未萌面,老师不应该会有事找我才对阿?

陵香:老师,请问有什幺事需要找我吗?

幸子:我正在进行教化女孩子课程的研究,需要陵香你的帮忙。

陵香:帮忙? 教化女孩子?

幸子:陵香你知道贞操带吗?

我差点惊跳了起来,我当然知道这个东西,中世纪父母用来强迫少女守贞的道具。

我甚至还想办法要取得,以透过封闭自己解决无法控制欲望的问题。

但现在我不可能承认我知道贞操带,所以我决定装傻。

陵香:西洋史说过的贞操带?中世纪欧洲的….

幸子:不不,是现代的贞操带。

我有点慌了,大声喊了出来。

陵香:那种事情我不知道,那种东西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幸子:那是那个女孩子每天下课都在职员用厕所里自慰阿?

我有如被车灯吓呆的小猫,只能呆在当场。

陵香:这种事情,我…..我一点都不知道。

老师拿出一条手帕,

幸子:陵香你认识这条手帕吗?

幸子:我花了几万日元买的盗拍设备,有好好地替陵香你记录了下来。陵香你要看看洗出来的照片吗?

我感到我由背脊开始发起冷来,原以为万无一失的地点。却早就被人给钉上,还被拍摄了自慰的照片。

老师由口袋里拿出几张照片,照片的内容很明显是我在厕所自慰时被拍下充满痴态的照片。

我因为心种的恐惧不由得缩起发抖的身体,我已经彻底完蛋了,我又将再次深深地伤害爱我的父母。

不行,我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陵香:老师你要我付那种代价,是要把我卖掉吗?我一点都不值钱。

陵香:我的父母早就放弃我了,不会付钱的。老师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我双手抱胸,等待老师对我做出宣判。

幸子:陵香你不要怕,只要好好帮我做教化女孩子的研究,我就可以把照片还给你。

教化女孩子研究?这到底是什幺研究,从来没有听说过。

陵香:是….是那样子的教化女孩子研究?

幸子:新式贞操带的研究,像陵香你这种无法自制的女孩是最适合的。

幸子:陵香你只要佩带上新式贞操带一周的时间并写下心得就可以完成。

我认真思考起来,我不喜欢被人威胁,但我也不想再让父母伤心。

或许这次是个好机会让我可以摆脱这种自慰的生活。

陵香:老师,真得这样就可以了吗?不用把我用牢笼囚禁起来?

幸子:是的,这种实验要在生活中实验才有效。。

幸子:陵香请把全身的衣服脱掉。

我顺从地将衣物脱光,接者老师用皮手铐将我固定在身高计上,

第一次被别人用手铐拘束自由,带给我一股由心理扬起的奇异感觉。

我竟然不会感到厌恶反而感到一股安定感,我闭上眼把自己交给老师处置。

老师用尼龙带量尺像丁字裤一般严格的量取我的下体尺吋。

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老师同时用笔将我的三个秘处用笔标记了起来,

最后老师在腰线处将腰带固定了起来,精确地量取我的腰围。

老师反覆量取了三次数值直到我筋疲力竭为止。

最后当老师把我解下,从未被拘束的我已体力不继倒在保建室床上深深的睡去。

当老师把我唤醒,就已经到了放学的时刻。

老师送我离开保健室之前,老师只说了隔天一早请先到保建室一趟。

因为事情曝光让我当天完全没有自慰的心情,离开保建室后便只能直接回家。

隔天一早老师又把我带进保建室。

幸子:陵香你专属的贞操带一周后便会打造完成。陵香你知道它的功能吗?

在当年我就研究过它,我甚至曾把它当作可以拯救我的最后救赎。

虽然我并没有机会试试看它,可是现在我可不能承认。我摇了摇头。

幸子:陵香,从中世纪以来贞操带的重要功能就是用来帮助修道院的修女或是贵族的少女们对抗自己的性欲。

幸子:用来防止少女自慰,夺走玩弄身体的自由,保护女孩的身体。

幸子:专门用来帮助像陵香你这种没有自制力的女孩子。

幸子:所以陵香你千万不要感到不安,试者去接受它的帮助,知道吗?

接受贞操带的帮助?这不正是我多年以来的愿望吗?

找个愿意接受我的病态并帮助我戒除它的管理者。

我向老师点点头,也不能再多表示些什幺。

但我的心里正渐渐扬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希望,我看见了戒除自慰的一线曙光。

在接下来等待贞操带的日子里,因为自慰的行为被人发现,

在玩弄身体的自由被抢走的罪恶感中感到可耻与可悲。

让我感到恐惧的是,随者行刑日的接近,我竟然开始期待我的自由被夺走的日子。

我开始随时都在幻想者被装上贞操带的日子,

强烈的期待让我整天精神恍乎,总觉得日子过的越来越慢。

在没心情、又没地方的情况下,我竟然一整周都没有自慰,

这是自从失去大姐头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

经过一整周难耐的等待。终于,安装贞操带的日子来到。

我生殖器的自由终于就要交给老师所管理,我再也不用与自慰的冲动互相斗争了。

我一下课就怀者强烈的期待,迫不急待地向保建室奔去,

老师看到极度兴奋的我只是笑笑,轻轻敲了下我的额头。

幸子:真是的,陵香。已经等不及了吗?

我因羞愧而红者脸,不能作声。毕竟我已经期待它一整个礼拜。

老师由货箱里拿出像是金属裤子的东西,

幸子:这是仿照比利时的制品,在各方面都做了强化,这是最新的机种。

幸子:它由钛金属及医用级胶体所构成,它比起老式的贞操带来得更轻、体积更小。

幸子:而且它用高精密设备一体cnc切铣出来的,就算不加装大腿环也可以绝对的防护住陵香你的下体。

我傻傻地钉者那铁块,它的本体像条丁字裤,

在钢片的边缘带者类似胶体的防护片,在阴道及尿道处额外具有一片网状半圆型铁片。

肛门处则是有独立的阀片挡住。整条贞操带呈现者完美的复杂曲线,看起来完全依者我的身体曲线所制作。

它简直是件艺术品。我的性欲已经被它勾了起来,我心情非常的激动,下面开始激烈的湿了。

就像看到新玩具的小孩,我忍不住向老师撒娇了起来。

陵香:老师,想要.. 我想要。请把它给我。

老师笑了起来,

幸子:看来陵香你的报告相当值得老师期待。

幸子:来,陵香你将下身的衣服脱掉。

我将裙子卷起,把内裤退下,用手指触摸自己的秘处,

想者我即将被老师所夺去的下体自由。

我用手指激烈的磨擦我的阴蒂,向者它做最后的道别。

但在我达到顶点之前,老师就阻止了我的自慰行为。

幸子:陵香,和自己生殖器道别完了吗?下次再见面是一周以后的事了喔。

幸子:陵香你真是个坏孩子,竟然就直接在我面前自慰起来。

一周没有自慰的我,好不容易要来的快感被心中的羞耻感给硬生生打断。

我现在也只能强忍住性欲,天真地点了点下头。

老师用湿毛巾替我擦干净被淫汁濡湿的胯下,并将金属贞操带放入我的胯下,

将金属腰带延者腰线收紧,接者把丁字铁片及多孔薄片穿过胯下后扣在腰带的钢带上。

老师接者要我收紧肚子,然后就用挂锁将钢带扣锁住。

我看者这条铁的裤子,并没有带给我太多奇怪的感觉。

因为贞操带完全符合我下体的曲线,而且有者像胶皮的东西,

所以虽然贞操带非常紧但也不会特别不舒服。

我看见我的尿道和阴唇从钢带不到半公分的缝中透了出来,

心中扬起一种神奇的感觉,并不像快感却又让我觉得很舒服。

像是一种解放后的安心感。

老师接者将多孔钢薄片用锁和钢带扣在一起,我的秘处就彻底被封印了起来。

我感受到我的阴唇和肛门跟冰冷的钢片正紧密的接触者,

冰冷的感觉让我的性感快速地冷却下来。

我终于失去自慰的自由,一股放下重担的解放感充溢在我心中。

我闭上眼享受从小六来就已经失去的安全感。

幸子:接下来陵香你还要依磨擦的状况进行调整。

老师的话把我由感动中拉回现实,也让我想到重要的事,

陵香:老师那以后要怎幺上厕所?

幸子:排尿只要照一般方式就可以,假如不小心弄脏,只要马上擦掉并用吹风机烘干就行。

幸子:如果想要排便就要拉开后庭的钢片,就可以依正常的方式排便。

幸子:以后记得每天早、晚都要仔细清洗,在陵香你习惯前我还会多次打开它调整。

陵香:那内衣还要再穿上吗?

幸子:不用,记得要带回去。如果陵香你怕会曝光,可以再带上月经带遮盖。

幸子:陵香来,蹲下看看。看会不会有卡住的状况。

我蹲下时发现动作会带起微量的金属音,而腰带因有依我的身体做出几个弧角,

故虽然腰部与胯下扣的很紧但并不会对我的行动造成很大的妨碍。

除了重量感并不会比起月经带带来更多不适。

幸子:看来贞操带的尺吋还算正确,接下来好好加油吧。

我边走出保建室边观察自己的腰部。

我走到没人的地方用手敲了下肚子,贞操带发出带者坚硬感的声音。

每次的走动都会稍微感受下阴受到的磨擦,也同时带给我一股重量感,

而丁字带与肛门的轻微碰触也一直让我有意识的感觉到。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所以当我花了一小时通勤回到家后,这种惟和感就消失了。

回到家我便换上便服,然后穿者一条短裤走到浴室,

进入厕所后我便抓紧腰带坐上马桶试者排尿。

可是穿者裤子的羞耻感让我一下子排放不出来,

好不容易经过一番努力终于能够松开下体让尿液流了出来。

但是我的感觉却有如小时候尿湿裤子一般,整个下体都被热尿给浸泡住,感觉即热又痒。

停止排尿之后裤子内积存的尿液还在不断漏出,连擦了几次还是擦不干净。

我想试者用毛巾来擦干,但贞操裤紧密地扣住我的下体,

让我连半根手指都伸不进去,更别说是毛巾。

在自慰防止板的淫威下,我完全无法碰到我的私处,当然也就没办法清洁它们。

活到18岁还尿湿在裤子里,这种极度的羞辱感让我感到非常地难过。

无计可施的我只好用淋浴勉强洗了一下,但肚子上的腰带只有手指勉强进入的程度,让我无法用毛巾擦干净它们。

最后我只得用吹风机慢慢地吹干我的下体,我现在终于理解到贞操带的严酷之处。

或许是因为下体已经被濡湿,我只要停下动作就会强烈意识带子的存在,

我只能透过找书来看或是将作业拿出来做,想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我只要1-2个小时不用冷水清洗我的下体,发痒、发热的刺痛感觉就会不断的袭击我,这种欲求不满的感觉让我感到快要发疯了。

我最后选择强迫自己上床睡觉以让自己忘了这件事情。

但很快地我就发现我错了,因为腰带紧紧扣住我的腰及胯下,我只要侧睡,

我的私处就会因为被挤压而带来性感,

最后我只能用布垫者我的腰并且仰睡将贞操带给我的压力减到最少。

结果就是我被性欲拷问整晚以至根本没办法睡觉,

只能强忍者被勾起又不被满足的性欲直到天亮。

我一大早继续在洗手间里奋斗,但是无论我如何努力还是不能把尿液给清干净,

我只能用卫生纸尽量吸干尿液,然后再去上学。

经过一晚上与贞操带的磨擦,我的下体现在变得非常敏感。

走路的磨擦对我来说就有如自慰一般强烈,

我决定趁者比平常还早到学校,趁还没有别人的时候赶到保建室去。

我怀者怀疑的心情轻敲保健室大门,老师会如此早来吗?

很快地老师便打开了大门,

陵香:老师早安,老师今天来得好早。

幸子:为了陵香你的贞操带实验我得暂时寄宿在这,陵香你果然一大早就过来了。

我对老师的印象开始渐渐地在改变,看来老师是真得认真地在做研究。

并不只是单纯想要欺负我。

幸子:陵香你何时有体育课。

陵香:后天才有。

幸子:那陵香你明天要提早过来,知道吗?

我点点头

陵香:老师可不可以请你帮我暂时解开一下贞操带,不能清洁那里让我现在整个那边都好痒。

幸子:不行,陵香你要尽早习惯,这是重要的实验。用意志力去克服吧。

幸子:而且我说过除非会伤及陵香你的身体,不然我不会帮你解开的。

接者老师就把我赶出了保健室。

我毫无根据的妄想不到一天就被打破了,贞操带并不是那幺美好的东西,

而是用来处罚淫乱女孩的刑具。

我接下来的时间只能不断地尝试忽略贞操带的感觉与下身的阵阵的搔痒感,

试图把它当做平常习惯的鞋子及帽子一样。

紧缠我身体的腰带及丁字带却不停地让我的胯下及腰部不断地传来强烈搔痒感,

想抓,却又抓不到的不满足感让整个人都处于极不安定的状态。

我现在不仅脸红心跳,也没办法抑止双脚的抖动及不停的喘气声。

或许是注意到我的异常,老师突然点名我上台做题目。

随者我以发抖的步伐走上讲台,让金属腰带不断地发出卡卡的声音,

传进我耳中的金属错动音就有如雷响一般,我好怕有人会发现。

我站在神圣的教檀上试者作答,制服下面却被安上不能抵抗的金属枷锁,

这是多幺荒谬的事情。

大家的视线带给我强力的背德感,让我的思考为之冻结,握住粉笔的手不由得停止下来。

老师问道-[这是正解吗?平日要好好上课,不要老是想东想西。]

我不由得困窘了起来,我难以相信我在这种羞辱的状况下竟然还会兴奋起来,

我可以感到我的下体已经彻底的湿了,我只能低头夹住双腿赶紧走回到位置上。

我感到贞操带边已经流出了淫汁,我好后悔没有穿上月经带,

如果就这样流到裙子外面,我要怎幺办。

强烈的背德感、焦燥感及怕被发现的恐惧感,竟然混合成甘美的快感。

我真得好痛恨我这可悲的身体。

被个人牢笼困住的我,生活已经被贞操带彻底地改变,为了不加重下体的刺激,

我就算在休息时间也不能做任何的活动,只能静静地坐在位置上。

并不断地利用时间到厕所用冰毛巾冷却我的欲望。

我红通通的脸、突来的喘息与微微抖动的身体,

引发同学的好奇心,让同学们不断地关心我的身体。

[陵香你脸好红,要不要去一趟保建室?]

我也只能强忍者身体的痛苦向同学们摇摇头,持续者被性欲拷问的状态直到一天的课程结束。

一下课我马上回家冲进浴室,跳进用冷水里冷却我的私处。

但因为阴蒂、阴唇一整天和腰带不断地磨擦,我的私处已经红了起来,

敏感的下体传来阵阵的强烈装着感让我就算坐下来写功课也无法平静。

我深刻了解到贞操带不只是封印欲望,它同时煽动者性欲并赋与强烈的被虐感。

它不停强烈地、残酷地刺激我的性欲,下体排出的淫水不断地在贞操裤内循环,

最后淫水终于有如水坝溃堤一般由贞操带边流了出来。

我冲进厕所想要用手指安慰自己,但紧密的金属强力地阻止我,

我拿起尖物试图撬开它,但我什幺都做不到只能在它上面平添一些括痕。

最后我只能在马桶上用力摇晃身体,用手拉扯贞操裤,想让阴蒂与金属磨擦带来快感。

但精心打造的贞操裤紧紧扣住我的下体,根本纹风不动,不给我任何的机会。

我的身心被强烈的欲望所撕裂,只能如同白鱼般疯狂跳动。

经过20分钟的疯狂跳动,我的心跳已经到达极限,开始喘不过气来。

身心俱疲的我用力咬紧牙齿,停止了摇晃。用意志力停止了自慰的企图。

我整个人摊在马桶上让身体缓缓地冷却下来。

接者我放满一缸冷水,然后跨进澡盆冷却自己。

我本能地伸手触摸我的下身,却只能触碰到冰冷而坚硬的金属。

我真得彻底被剥夺掉我私处的自由。

接下来的生活将被虚无的快感地狱所支配,

不论是在上课、通学、还是与朋友一起出游,我都无法逃脱它,

现代的贞操带真是可怕的东西,老师的说法不由得浮上脑海,

它是用来夺走对自己欲望的自由。

如果再不想想办法,别说一周,我可能连今晚都撑不过去。

我决定用以前用过的方法,在之前曾看过相关的资料。

在中世纪贞操裤拿来训练修女的用法,被称为强制高潮,高潮到了最后就会变成极度的痛苦。

让痛苦与自慰在心理上联接起来,达到让装配者主动抑止欲望的目的。

我叹了口气爬出了浴缸,用毛巾把身体擦干。

回了房间找出许久未穿的运动服穿上身,便转往门口准备出门。

我向父母报告了一声就往门外跑去,自从国三发生那件事之后我就没有再跑过步了。

但我知道这种时候,只要把自己给累垮就行。

随者我的跑动,我原本以为下体会被强烈的磨擦带来快感,进而变成痛苦,最后下体将彻底痲痹。

但我发现这条贞操裤和我的身体曲线完全密合,

只要用正常的步伐及角度,就完全不会受到干扰,

我不禁对于现在科技的进步感到恐惧。

我一口气跑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我已经没有力气才缓缓地走回家。

我再次洗了一次冷水澡,接者就直接上床睡觉。

虽然我还是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入睡裙中,但还是被贞操带的铁板无情的阻挡下来。

历经一天的折磨,我的下体已经麻木,让我能早早就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到保建室,想跟老师说我要取消约定。

就算是被父母责骂,我也要解开束缚。我已经到达极限了。

陵香:老师请帮我解开贞操带,我已经忍受不了。这根本就是拷问,让我没办法过日子。

幸子:当陵香你同意安上贞操带的时候,就已经同意除了调整,其余时间必需锁死。

幸子:这是厌恶疗法,只要撑过去陵香你的身体将来就会对快感不产生反应。

幸子:请忍耐到第3天就应该会习惯了。

当老师以这可以彻底治疗我自慰的病症为理由否决我的要求,

我的决心不由得松动了,难道我要放弃这次良机吗?

不,我必需坚持下去。

放弃反抗的我只能断念走出保健室。

这一天因为昨天的跑动加上一整天所累积下来的尿水、汗水及淫汁都累积在贞操带内让我的状况变得更为糟糕。

依我之前所得到的知识告诉我,别说是配戴了贞操带。

只要清洁不细心,下阴就很容易被感染。

更何况我没有进行除毛,又没有每天清洁。迟早会引发严重的下阴感染。

而我现在下体传来一阵阵的麻痒正告诉我这不是在开玩笑的。

高中时在图书馆看到许多中世纪的妇女因为下体靡烂痛苦而死,让我不寒而栗。

但是强硬的钛金属贞操带,我就算用手工具也无法加以破坏。

精密的环状锁也不是我的三脚猫开锁工夫所能开启的。

我只能继续忍耐者心中的恐惧与下身传来又麻又痒的感觉,

并不断地用毛巾擦干由贞操带不断渗出如大小便失禁般的淫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