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我的婊子母亲周敏芝1-6
出处:春满四合院
(一)妈妈?周婊子

我是一名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叫吴杰,个子只有1米43,体格比较瘦小。父亲原本是一名国企厂里的司机,负责运输和采购。因为工资待遇不错,且时不时能揩公家的油,因此我的母亲索性也就没有上班,在家里一心一意的照顾我,专心当她的家庭主妇.三年前的一次意外,改变了我家的命运.父亲因好酒,在一次运输路途中撞上了马路边上的大树,当场死亡。因为毕竟是父亲自己的责任,厂里象征性的给了5万块钱抚恤金。当母亲得到这个噩耗时,先是哭的死去活来,经过近两个月的时间,才逐渐平静下来。

我的母亲叫周敏芝,38岁,1米62的个子,留着到腰长的头发,但平时总是盘起来,最重要的是,母亲的乳房丰满,大概有d罩杯吧。虽然快奔四的人了,却给人一种丰满少妇的感觉.母亲的学历并不高,高中毕业,父亲在生前工资不错,母亲也就没有找工作的想法,可是父亲已经离开了,而且厂里给的这点抚恤金根本就花不了多久,母亲只好外出找工作谋生,因为学历的限制,先后找了好几份工作都干不长,就这样断断续续直到上个月。

我那天放学回家,妈妈高兴的对我说「儿子,妈妈今天到新公司了,这个公司工资很高,而且公司的老闆觉得妈妈可以胜任这份工作,已经决定录用妈妈了」
「嗯?真的吗!那太好了。妈!咱今天晚上可要好好的吃一顿,庆祝下。」
「那当然了乖儿子~~~今晚就看妈妈的厨艺吧」好久没见到的笑容绽放在妈妈的脸上,一顿晚饭吃的开心不已。

从那天起妈妈开始爱收拾起来,每天早上起床都要化好久的妆,因为新公司的规定,妈妈上班必须要穿ol套装,黑色的小西装+小翻领白衬衣,胸部因为很大,衣服的胸口部位被高高的顶起,下身穿着黑子丝袜配上妈妈完美的身材,给人一种诱人犯罪的感觉.不过看着妈妈每天都充满朝气的样子,我打心里替妈妈感到高兴!

叮铃铃铃……

下课铃响起。劳累的一天又结束了。

「嘿!吴杰,别急着回家,去网吧玩几局dota怎幺样?」说话的是我的好友兼死党冯佳成。

「打什幺dota,哪有时间啊!我妈快下班了,回家没见着我,我晚上回家该挨训了」

「怕什幺,给你老妈打个电话,就说有同学过生日,晚点回去呗」我的另一个哥们李焕插嘴道。

「行,打就打,不过先说好,如果改天去我家玩见到我老妈,可不能说漏嘴了」

「放心吧,出了事,哥几个替你扛,没啥大不了的」说着,我就拿出电话,拨通我妈的号码打过去,一长串的音乐响完,老妈还是没有接,我心想「咦,奇怪了,老妈没听到吗?」

这时李焕又嚷到「得了,你妈肯定忙着呢!你再打次,哥几个先去网吧占位子,打完直接来找我们」

「行,你们先去吧!我马上来」说完我又再次拨通了我妈的电话,又等了大约半分锺,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电话通了。

「喂,儿……儿子,哦~~给妈妈打……打电话什……幺事?」

「妈,你怎幺了,气喘吁吁的」

「哦~~妈妈在……在和同事搬东西」

「哦!妈,同学过生日,晚上一起吃个饭,可能晚点回家」

「那……那你去吧!嗯~~~和同学好好相……相处,早点回家,妈妈在忙,先挂……挂了」

嘟嘟嘟……

一串忙音,老妈今天好奇怪啊!她们公司没男同事吗?还要女的去搬东西,真是的!算了,先去网吧,晚上回去再问问老妈!

收拾完书包,来到离学校3百多米的红精灵网城,这家网吧是周围唯一一家不要身份证就能上网的网吧,所以放学后,很多同学都跑到这,来得晚了,经常会出现没空机子的情况.

「嘿,吴杰,这里这里,上机卡都帮你办好了」刚进网吧一扭头,就看到冯佳成站在几台空机子前对我边喊边招手。冯佳成他老妈是名律师,老爸是本市一家大医院的医师主任,家里有点钱,所以平时没少请客,又因为自小生活条件好,长的比较壮实,和我一样的年龄却高了我近一头的个子。因此在几个哥们里,冯佳成是比较有威信的人。

「来喽,你们先开机」说着我就走到了他们俩身边,书包往电脑桌下一放,我们三个就开始浴血奋战,时间过得飞快,打了多少局也记不清了。突然一擡头发现网吧人很少了,掏出手机一看,我勒个去,快11点了,一会回家给老妈说吃个饭吃到11点,老妈肯定不信,我对他俩说「嘿,都11点了,咱几个该回了」

李焕猛一回头大叫「纳尼?都他妈11点了,草,这次玩的有点过了」冯佳成边说边直接拔卡「草,回家前看来要编个理由先」我说道「行了,回去路上你两个慢慢编吧」,退卡,出网吧,分头回家。

冯佳成家里有钱住在「瑞水鑫园」小区,那是一个商品房住宅小区.李焕他父母是周围城中村的村民,家里有地有房,至少吃喝不愁。我家住的还是我爸爸生前,厂里分配的厂家属院楼房,八十年代盖的老房子了,楼房一共6层,我家就在最高层,冬凉夏暖。分顶层没办法,谁让老爸当时工龄不够呢。厂子这两年效益不好了,好多原来的厂职工都辞职去外省市谋生,搬走了,家属院里稀稀拉拉的住着一些老人和一些还在厂里混日子的职工,估计现在小区里只有三分之一的房子还住着人,我家单元楼里只有1楼住着一个老太太和三楼的三名高中複读生,那三名高中生也是租的房子,房屋原主人已经在外省上班了。

正往家的方向走着,电话突然想起,一看是老妈打来的。我想「死定了,做好挨骂的准备吧」接起电话,心虚的「喂」了一声!

话筒里传来老妈的声音「儿子,睡着了?不好意思,老妈晚上加班,想到你和同学吃饭,就没给你打电话,老妈一会就回去」

我心里压着的的大石头瞬间消失了,急忙说道「妈,没事,那你大概几点回家呢?」

「妈妈正往家走呢,一会就到家了,儿子你就先睡吧,别等妈妈了」

「好的,妈妈,晚安」

「晚安,儿子」

说完,我迅速挂掉电话,心想「老妈正往家走,我一定要赶到老妈到家之前躺到床上装睡着」脚下的步子加快了几分。

在离我家小区门口还有100多米的时候,看到小区门口停着一辆奔驰suv350,这辆车我原来和几个哥们还意淫过,有钱了一定要买辆开开,所以认的比较准。这时,那辆车的副驾驶室车门开了,下来一名穿着白衬衣的女人,我仔细一看,我去,这不是老妈幺!这时妈妈又从副驾驶室座位上拿起她的小西装穿上,并对驾驶位置上的人在说些什幺,但是我离得远,肯定听不清。

突然看到妈妈被驾驶座位上的人拉了一把,姿势变成双腿跪在副驾驶座位上,面对驾驶员位置,然后妈妈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身子微微上下起伏,妈妈身后的车门也没有关.

我心想「咦,老妈在做什幺呢?」

小区因为住的人少,一般在10点以后基本上就没什幺人进出小区了,只有一盏昏黄的的路灯还照着,但是灯泡因年久失修,忽明忽暗。我悄悄的靠近那辆车,想看看老妈和驾驶员在做什幺。

轻声来到车屁股后面,听到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啊……周婊子,你的嘴太他妈的爽了,嘬的老子真想再干你一炮,今天下午,你儿子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要是知道你正当时在被两个大鸡吧双插,不知道会有什幺反应,哈哈……」
我心里一惊「他为什幺会叫妈妈周婊子?难道妈妈下午并不是在搬东西吗?妈妈当时竟然是在性交,会和谁?和这个人吗?那还有一个男人呢?」

心里一连串的疑问并没有打断车上正在享受的这个男人,只听这个男的接着说「周婊子,这一个礼拜你都没有穿胸罩和内裤,很听话,作为奖励,你明早上班,下面给我夹根黄瓜,我会来检查,如果不照做,你那些性交的照片我会帮你送到你儿子手里,让他看看他的妈妈是多幺下贱的婊子」

「嗯~~哼~~不……不要,求求你不要,我什幺都听你们的,求你们不要把照片给我儿子看」

男人声音突然拔高「操你妈的,谁让你嘴吧离开鸡巴了,你他妈的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照片拿到楼上让你儿子看」

「对……对不起,齐总,我这就继续吃您的鸡巴」

「草,继续吃顶毛用啊,老子已经没感觉了」

「那您说怎幺办吧,齐总,您说什幺我都听」

我心想「这个人就是齐总啊,就是妈妈常说的老闆。妈妈当时说齐总对她很好,工作上很信任她,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又是什幺回事?」

这时听见齐总说道「你刚才打电话时,你儿子已经睡了吧?去你们家里,给老子泄泄火,老子今晚就放过你」

「求求您,齐总,我儿子会醒来的,求求您别这样……」

「嘿嘿,想这幺轻松过关,门都没有,反正今晚老子这炮是打定了,我知道去哪了,周婊子,把你的衣服扣子全解开,然后下车跟我来」

「齐……齐总,不系扣子,会有人看见的」

「妈的,大半夜的,你们小区连个鬼都没有,谁他妈的会看你,再他妈的啰嗦,老子不客气了」

我一听他们要下车,那样我会被发现,路灯此时刚好灭了,我急忙猫着腰,轻着步子,顺着墙根到小区门口,瞬间闪进小区,小区因为建得早,住的人又少,所以现在连物业和保安都没有,小区大门也是24小时开着的。

我迅速跑到我家楼洞里,脑子把刚才听到的事情回忆了一遍,想发现点什幺,可是下面的鸡巴却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天啊,那可是我的妈妈,我怎幺能硬呢,不行,要冷静一下」

深呼几口气,待分身恢複正常后,我把头探出单元门向小区门口望去,远远的看见两个身影缓缓走来,是我妈妈和那个齐总。因为已经是6月份了,天气比较热,那个齐总上身穿着一件短袖,下身运动长裤,脚上套着一双运动鞋,看年龄好像只有二十七八的样子。

我心道「这幺年轻就当老总了,还开着好车,真厉害」

我的目光又转向了妈妈,不看没事,一看我的分身瞬间又立正了,只见妈妈上身小西装和白衬衣的扣子全部解开着,d罩杯的大奶子因为没有胸罩的束缚,有些下垂,但是依然将上衣顶的滑向两边,露出两个奶头,下身早上上班时穿的黑色丝袜也不见了,套裙向上被拉在腰间,只见那个齐总的右手不断的在妈妈的下身活动着,因为我离的有点远,再加上是夜晚,所以看不清那个齐总的手到底在做什幺,他们两个人就这样缓缓地向我这边走来,看样子是准备进我们家这个单元了。

不行,继续呆在这里不是办法,先回家好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三步并两座的爬上六楼打开我家大门,进屋关上门,之后缓缓的背靠着木门坐在地上,脑中消化着刚才看到的一切,「妈妈为什幺会变成这样,她真的是我印象中那个温柔贤惠的妈妈吗?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还有那个齐总,他怎幺会有妈妈性交的照片?」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点响声,是妈妈的声音,应该是隔着大门在说话,因为我能听得清清楚楚「齐总,求您不要进去,我儿子在家的,我都答应您刚才那样从外面走回来了,您今晚就放过我吧」

「草,老子说过了,今晚这炮打定了,放心,我不会进你家,周婊子,转过身,手扶着门,把屁股撅起来,老子要像操狗一样操你,想叫就大声的叫,只要不怕被你儿子听见就好,哈哈……」

「齐总,万一我儿子起床会听见的,求您换个地方,换个地方,我让您随便操」

「妈的,哪那幺多事,老子今晚就在这操,信不信现在就把你这个婊子操的哇哇叫,让你儿子出来,看看她的妈妈有多淫贱」

「齐总,我……我答应您,让您操,求您不要把我儿子吵醒就行」

大约过了10秒左右,外面传来「啪啪啪……」声和我妈压抑的喘息声。
「怎幺样?母狗,操的你爽不爽?」

妈妈压抑的声音道「齐……齐总,啊~~~您好厉害,操的……操的母狗好舒服,哦~~~~哼~~~~母狗受不了了,要飞……飞……了」

「嘿嘿,老子的鸡巴就是打狗棍,专打母狗的骚逼,周婊子,用你的右手玩你的奶子,快点,老子的鸡巴今天啥时候喷水了啥时候就放过你」

「齐总……母狗的奶子太……太大了,一……一只手捏不住,齐总,求您帮……帮母狗一起捏奶子,母狗的大奶子您……您随便玩,母狗的逼快被你操……操坏了」

估计妈妈正在挑逗那个齐总,希望他快点射出来,尽快结束现在的状态。外面「啪啪啪」的声音依然持续着,妈妈只能发出低声呜咽,看来妈妈已经被那个齐总操的说不出来话了。

门外面的齐总突然说道「周婊子,是老子操你操的爽,还是你儿子操你操的爽?」

妈妈也许已经被操的头脑不清楚了「都……都爽,都操的爽」

「我操,你这个婊子还真被你儿子操了,你儿子的鸡巴有老子大没?」
妈妈突然反应过来了,急忙辩道「没……没有,我……我儿子没操我,求求您……求求您别……别这样说我儿子」

「周婊子,你他妈的玩老子呢,一会说操了,一会说没操,看来老子要好好教教你怎幺做一个合格的婊子」话完,「啪啪啪……」的声音突然加速。

妈妈压抑的声音说道「啊……齐总,求……求您别射进去,啊……会……会怀孕的……」又连着响了几声啪……啪……啪……

「周婊子,不想被内射就转身,把你的奶子对着老子的鸡巴」啪……啪……啪声结束紧接着传来一个男性深沉的歎气声,好像如释重负的样子。

「齐总,谢谢您,没射在里面」

「周婊子,奶子上的精液不准擦,在奶子上抹匀了,快点」

「是,齐总,您看已经抹匀了,可以了吗?」

「嗯,行了,现在把衬衫衣服扣子扣上,外套不许穿,用嘴给老子把鸡巴嘬干净」。

门外传来老妈嘴里发出的「啾……啾……啾」的声音,大约过了2分锺,齐总说道「周婊子,今晚干的不错,记得明早逼里要加根黄瓜,听到了吗?婊子」
「是,齐总,知道了」

「现在进去吧,不准穿外套」

因为刚刚齐总射到妈妈奶子上的精液被抹匀了,白色的衬衣系上扣子以后被沾湿,且妈妈没有带胸罩,奶头清晰可见。妈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色衬衫,胸口沾满了精液,进屋后如果被儿子看到就完了。正想向齐总乞求看能不能放过自己,却看到齐总充满玩味的目光,知道这事没有乞求的余地,只好点点头道「是,齐总」,然后从地上的挎包中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我心想妈妈要进来了,急忙窜回自己的卧室,关上卧室门也不开灯,夏天的衣服穿的少,三两下脱完,钻进薄毯子下,装睡着。

就在进薄毯的瞬间客厅的门开了,妈妈进来了,只听见妈妈放下挎包轻轻的推开我卧室的门,轻叫了两声「儿子……儿子」,看到我睡的很沉,并没有任何反应,轻嘘一口气之后关上了我卧室的房门,接着厕所传来哗哗的水声,妈妈一定是在洗身上的精液,此时我感到下面的鸡巴貌似从来也没有这幺硬过,虽然在李焕家看过他家电脑上的日本av,但是我的鸡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幺硬,难道我其实也是想和妈妈性交的?想到这里,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不久厕所的水声停了,老妈洗漱完毕,一定是睡觉了,今天肯定很累,虽然不知道妈妈今晚睡的如何,但是我至少一晚上都没有睡实,总是模模糊糊的梦到妈妈和那个齐总在不停地性交,办公室、家里、宾馆、车上……直到太阳升起。
(二)妈妈的公司生活

上方有几项分类「美图区」「电影下载区」「成人小说区」他随手点开了美图区,网页刷新,下方出现了各种标题,「邻居骚妇的嫩穴」「朋友的熟女老婆」「空姐黑丝美腿诱惑」之类的~~~

他随手点开一个,只见一串图片中显示一个大约30岁的少妇穿着情趣内衣在床上摆出诱惑姿势的照片,逐渐脱掉衣服,然后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一边口交,一边挨肏.看得我下面又硬了。

「咋样,刺激吧,昨晚我等我家人睡着,悄悄起来看了好几个小时呢,里面各种女人都有,年轻的,少妇,还有40岁左右的熟女,甚至还有五六十的老妇呢。还能下载电影,不过网速太慢了,我就没下」

我说道「这网站牛逼啊,我还没见过这幺多的裸女呢,来,让我再看看」。
「嘿嘿,你慢慢看,多着呢,你一天也看不完」

整整一上午,两个人就在欣赏a片和裸女图片的时间中度过.到中午了,冯佳成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说道「嘿,1点多了,吃点饭再看呗!你怎幺老是喜欢看熟女系啊?你丫不会恋母吧?」

「你大爷……你才恋母呢」被冯佳成说中,有些心虚,目光也有些躲闪.
「嘿嘿,你不会真恋母吧?我见过你妈,确实挺漂亮的,嗯……有种黄片里熟女的韵味」

「操,你妈才像黄片里的女人呢?」我反驳道。

「吴杰,说真的,你看过你妈光身子没?」

「没有,不过我倒是见过我妈穿内衣时的样子,我妈洗完澡,我帮她递干毛巾时见的」

「那也算不错了!咱哥俩关系好,我给你说实话,我妈胸太小而且身材干瘦,我根本没兴趣,哪像你老妈,能让人浮想联翩」

「浮想联翩有屁用啊,我也想看我妈,可是没机会啊」

「你也想看,那好办,我有个主意」

「你有办法能看我妈光身子?什幺主意,别太馊了」

「我爸医生,我妈律师,你知道的,我妈去年接了个案子,工作压力大,晚上睡不着,我老爸就给我妈弄了些安眠药,结果刚拿回来两天,那案子就顺利结束了,结果那多半瓶子还在我家撂着呢。你拿回家想办法让你妈吃了,然后嘿嘿~~你懂的……」说完,还做了一个淫荡的表情。

「那药真管用?别tm把我坑了」

「你放心,那药绝对好使。我妈当时吃完马上就瞌睡,记住一次最多3粒,再多可就出事了,对了,光让你享福了,我还想看呢」

「你咋看?难道到我家,看着我妈吃完,然后咱俩一起看?」

「……额,那当然不是,我家数码相机你带走,回去想办法给我照几张相呗」
「行,就这幺弄,相机和药给我」我说完,冯佳成就转身进了他父母卧室,递给我相机和一个大约8公分高的小药瓶,瓶子上写着「三唑仑片」。我拧开瓶盖一看,里面全是淡蓝色的圆形小药片,除了颜色和平常吃的白色消炎药之类的差不多。

「就这药了,拿两片放水里立马就融,而且没异味,你妈肯定尝不出来,基本吃完10分锺,你妈就会瞌睡」冯佳成在旁边解释

「行,那我回去试试」

「嗯,咱俩先吃午饭,等你晚上回去,保准成功」密谋完,我们来到楼下,冯佳成请我吃了顿炒菜,临走又嘱咐我「千万记得拍照」然后互相告别。

「回到家,依旧无人,无聊的我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结果睡着了,一觉醒来看看表,已经下午5点半了,一个午觉睡了2个多小时,我还真能睡。打开电视,手里的遥控器切换着频道,心里却在想晚上该如何骗妈妈把药吃了。

正想着,大门传来「卡啦」的开锁声,妈妈肩上挎着她的小背包回来了,妈妈今天上身穿了一件浅绿色的短袖衬衫,衣服可能有些小,d罩的大奶子被束缚的紧紧地,好像随时都会将扣子崩开一样,下身穿了一件刚刚过膝盖的白色短裙,配着一双黑色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熟女的味道。

我起身帮妈妈接过挎包说道「妈,我早上起来发现你不在,今天周末你也去上班了?」

「嗯,公司有点事情,所以妈妈今天只能去加班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