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淫妻笨郎(淫妻长篇)
    淫妻笨郎(淫妻长篇

  

  *********************************
**

  (第一章)为何娇妻变淫妻

  秋天之夜,整座城市漆黑黑、静悄悄的,满地大小街巷都似乎进入了梦乡。

  顿然间有一个小巷深处内偏偏有一幢楼房亮着灯光,而这灯光就从一个卧室
的窗户向外射出昏黄的灯光。

  在卧室里,我老婆──杨怡正坐蹭在床上等待着她的情人──许强为她解开
她的胸罩。这时候他的嘴唇亲吻着她的脖子后面,直到她滑腻腻的背上,她的脊
椎上顿时冷颤一下。她一面连忙扭转了她的头,伸出了她的娇舌深深的和他亲吻
着,一面的用手拉扯他的裤子,他巨大的阳具就顿时暴露出来了。

  这时她突然抬起她的头,心如鹿撞,兴奋不已的望着他道:「许强哥~~你
快一点上来嘛~~我要吮吸你的阳具哦~~」

  许强一听到她这样说,就激动地脱掉了自己的底裤,然后兴奋的爬上了床。

  这时他一边用手劲搓着她的丰乳,一边舔硬着她粉红色的乳头,深情款款的
呻吟道:「我已经几个星期没和你在一起了,我不能再等了,我现在就要你啊!

  你快来……你上我下的……快点……」

  当他一翻身睡在床上,并且把他的头放置在枕头上后,他双眼淫荡地盯住她
跨立了他的腿,一手轻握着他的大阳具并且慢慢地将它引导到她秀紧的阴道。

  杨怡兴奋地伸手拉开自己湿答答的阴唇,另一只手却淫荡地紧握着他的大阳
具,然后她把身躯渐渐地往下坐,顿时他的大龟头就深深地插入她的淫道里了。

  由于她与文强的性交已经长达了一年期间,但是每当他的大阳具插入她初女
般的阴道里,这感觉总是彷佛像初夜一样的刺激和羞情。

  杨怡继续搔首弄姿的用力微微往下坐,他的大阳具就一上一下地全根紧插入
她的阴道深处了。

  「哦……很大啊……你插得我很深哦……」她全身无力地像大白兔一样偎在
他怀里,底头羞羞的呻吟道。

  「你快点动吧!我要看你如何的放荡。嘻嘻……」他心下激动地抱住她一阵
狂吻道。

  她轻捶了他一拳,一眼瞄着他,向他妩媚的一笑道:「你很坏哟……那你就
别眨眼喽!我会很狠的哦!嘻……嘻……」

  当她开始忘情地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好几百下的时候,她全身野性的魅力就一
一的释放出来了。文强顿时双眼睛紧闭上,当他感觉到她阴道里的肌肉突然紧缩
着,然而一上一下的抽插起来。

  他被杨怡弄到粉脸煞白的,连连摇头突然发出一声道:「杨怡啊……你……

  你的那里太厉害了,你阴道里的肌肉抓得我太紧了……你的下面好像会吸这
样,不停地吸着我的阳具……啊……啊……」

  抽动声、喘息声、呻吟声不断地响彻整间房子,间夹着杨怡销魂的呢喃声:
「哦……啊……许强哥……你的也太大了……插得我很深哦……很爽啊……我还
要你大力地插我……哦……啊……哦……大力点……嗯……使劲操啊……我好快
活哦……我真的美死了……」

  「哦……怡啊……你的美阴真的是个奇物宝贝哦……插了这幺多次还是这幺
的紧,这幺的会吸……哦……如果你还没嫁人……我肯定会娶你过门做我的老婆
的……可惜你已经嫁了人……唉……」他被杨怡她弄到欲死欲仙之际,深情款款
的禁不住向她喊着道。

  杨怡全身不断地一上一下摆动着,格格娇笑的道:「你就不必顾虑我的老公
啦……我要你插啊……哦……啊……哦哦哦……啊……插死我啦……」

  他一手握住她美如密桃般的丰乳,一口一口地劲咬着她的乳头。顿时间,杨
怡惊叫了一下道:「你咬到我啦!好痛哦……你就不疼疼我的……你轻点嘛!」

  他顿悟,连忙用手轻摸着她红痛的乳头,同时停下他的摆动,眼看到她粉脸
通红,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连忙地向她赔罪道:「对不起哦……我没心的啦……

  来……我疼回你好啦……」

  「那你就有罪喽……我要罚你好好的睡着,让我插到你吐白沫为止吧……嘻
嘻……」她被摸得气喘吁吁、满脸绯红,渐渐地在他坚挺的身躯上一左一右扭动
着她扭臀的动作。

  「怡妹啊……饶命啊……我下次不敢了……嘻嘻……」他假装向她求饶的样
子真的是很假,他自己也不禁偷笑起来。

  杨怡调皮地吐出她的香舌,冲他眨眨眼,顿时在他的身上大摆S形的模样,
她迷人的身段就深深地在他脸上表露无遗,她很风骚的道:「废话少说……你就
乖乖的躺着吧……我插……啊……啊……」

  「啊……啊……你的阳具太大了……太长了呀……你好有劲呀……我……我
好兴奋……太爽了啦……哦……啊……哦……啊……你操死我了……许强哥……

  你……你使劲操啊……」她满头秀发飞舞起来,口里不断地淫荡地呻吟大叫
道。

  「哦……怡妹,看到你这幺风骚、淫荡……我忍不住啊!我……快要来了,
我要喷精了……我要狂喷啦……」他在一阵嚎叫下,双手劲抱着她丰满凹凸的身
段,呜咽的道。

  杨怡她不断地发出急促而颤抖的声音,淫荡无边的望着他眼道:「啊啊……

  我要你喷进来……全部喷到我的子宫里……全部……全部啊……啊……啊…

  …」

  「你还不快点说?快说啊!我就快喷了……啊……」许强提醒了她一下,他
全身抽搐,身体不停地激动抽插着道。

  「哦……许强是我老公……一辈子的老公……家荣不是我老公啊……」她勾
魂摄魄的叫床声中带着激情,双手搓摸着她自己的豪乳,她那一双丰乳就像个兔
子,一抖一抖地跳动起来,她雪白的脸上也泛起一片极美的晕红。

  蓦地传来许强他长长的哀号:「啊……我到了……我喷射死你啊……你是我
的老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杨怡她加快了身体的扭动,近似哭泣般地哀求道:「喷进来啊……哦……好
多的精子啊……真的很浓哦……我子宫里很热啊……让我怀上孕吧……我要小宝
宝啊……」

  「全喷进了……啊……杨怡啊……你累死我了啊……」他抬起头望着她,疲
惫不堪的向她道。

  她全身冒着香汗地「啪」一声就翻起身,只见他的大阳具全根已然硬梆梆的
勃起来。她也柔情款款的睡躺在他的身旁,双腿被她拉到高高的,她阴唇微微的
张着,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正从她的阴道里缓缓地淌出来。阴唇上流出的精液已浸
湿了阴毛,流向了她的大腿。

  这个时候,她突然望着床前的老公──我,脸上泛出兴奋的神彩道:「家荣
老公~~现在轮到你了哦~~」

  这时的我正坐在大床前的一张沙发上,我一边捋着自己的阳具,一边喘着粗
气道:「老婆啊……终于到我了吗?我来了……」

  我一边走近他俩的身旁,一边看着他们俩心满意足的、深情的拥抱在一起。

  我老婆叉开她的两腿,一边双手分别摸着自己的阴蒂和乳头,一边轻吟道:
「你听到许强刚刚要我说的话吗?你全听到了吗?」

  我默默的「嗯」一声,点了一点头。

  她绝美高潮后的玉体,整脸高潮腮红般的道:「那你愿意让出我做他的老婆
吗?也让他成为我唯一的合法老公。你可以吗?」

  「你……你心里有了结果?!你选择了他呀?」我顿时愕然的望着她道。

  「是的,这些日子让我清楚的想透了我自己真真需要的是谁。而谁可以真真
的让我心动激情的。这个人就是许强了……老公,我……们离婚吧!是我对不起
你,但是我和你在一起真的是闷透了,我觉得我人生中不可能这样的,所以我更
加不想自己后悔一辈子。」

  「不是的……老婆,你就是我的老婆啊……不能……我们别再玩这游戏了,
我们重回以前的日子好吗?我不要玩了……真的不要玩了,我真的爱你的啊……

  呜呜……呜……」我一脸极度地惊讶道。

  「家荣,我对不起你了,请你体谅下我好吗?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开开心心的
放我走吧!你就死了你的心吧!求求你了,别逼我讨厌你好吗?我不想做一个无
情的女人……为什幺我们不能做一对好来好去的夫妻呢?我们完了就完了。」

  「呜……呜……我不能啊……我真的没想到会失去你的啊……老婆大人……

  别这幺残忍的对我好吗?我们可以重头来过的啊……我们说能就能的。我真
的求求你了……呜呜……」我心中翻涌,一时五味具陈,全身颤惊的哭求道。

  「好啊!等我们离婚之后,或许你可能有机会重头的追求我啊!可是我可能
已经嫁了人啦!嫁了给许强。我们就离婚吧!然后你可以重新的追求我的啊……

  现在答应我好吗?」

  我顿时极度地激动着,哭到一脸马尿似的,惨苦道:「呜呜……呜呜呜……

  我全部东西都已经给完你了……我整间大公司的股份……我全部的金钱……

  全部的财产……我整个人都给完你了……你说你想念你高中的情人──许强
……

  我都让你和他在一起了……一起共同的来爱你这个老婆。连我做男人的尊严
都一一的给了你了……你还想要我的什幺啊?!」

  「你在发什幺凶啊?你不要忘记是你一直以来都在劝我找回他的。我不知道
你有什幺变态的绿帽情结或者是什幺的东西,怎幺说我也是一个情欲充足、活生
生的一个女人啊!我也有我的自己的思想和分辨力量,所以我对他重新的动了爱
恋也是正常的啊!你就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吧!」她狠狠剜了他一眼道。

  我彷佛失心疯一样的跪在他的脸前,愣愣地求着他哭着道:「许强,念在我
当年听我老婆的话,把你召入我公司里头工作,一直以来我都那幺的照顾你、提
拔你和栽培你到现在的你成就一帆风顺了。就当我求求你好了……别抢走我的老
婆……求你了……呜呜……呜……呜……呜……」

  他一脸嚣张的,一脸贱格的带着猥亵笑容道:「对不起啊!大哥,我也无能
为力啊!你就乖乖的听你老婆的意见吧!开开心心的放了她吧!我也会开开心心
的接纳她的和你全部的东西。哈哈……啊哈……」

  「老公哦……你乖啦!现在我就让你好像平时这样给我吻一吻我体下的淫液
吧!但是这是最后一次了哦!以后你就没有这权力来动我的娇体了哦!你明白了
吗?嘻嘻……」她一说着,她娇脸就自然的红晕起来。

  她面色潮红,双眼紧闭,胸部剧烈起伏,一只手紧握着许强的大阳具,用另
一只空着的手使劲把我的头按向她自己胯间,嘴里大声呻吟着:「啊……啊……

  哦……你的舌头动一动嘛……快点舔啊……尽量吃完我和许强的淫液啊……

  吃完后就没啦……以后你可吃自己喷射的精液……好让你提神补身的。哈哈
哈…

  …」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
头被她手压得死死的,全身不能扭动半分,但是我坚挺的阳具却越来越勃硬起来
了。

  许强他激动地抱着我老婆一阵舌吻,我老婆也仰头回应着他的热吻,一手已
然紧握着他的大阳具,他的龟头也一抖一抖的弹动着。

  他伸手不断地大力拍着杨怡胯下的我的头上,猥亵地嘿嘿笑道:「你就好好
的吃完你最后的晚餐吧!好像当初耶稣一样,吃完后就没命活啦!哈哈哈……哈
啊……」

  「你就别再笑他啦!医生说他是天生男性低能力的,所以要不断地补一补身
啊!嘻嘻……嘻……嘻……」她一只手紧按着我的头上,她丰臀不停地左一下子
右一下在床上翻动着,嘴上「啊啊」的叫得更欢了。

  「哈哈……哈……他妈的变态,你就是天生要吃精的啊?天生犯贱的!你现
在都失业了,不如我推荐你去做龟公好吗?那你每一天就有新鲜的精液来吃了。

  哈哈哈……真犯贱啊……」他不断地猥亵地嘿嘿笑道。

  「嘻嘻……嘻……嘻……我老公和我离婚去做龟公?你却做我的老公和成为
大公司的老板,太变态了啊!太不可思议啦!哈哈哈……喂!龟公老公,你动快
一点哦!哈……啊哈……」她火辣诱人、甜美面孔和魔鬼身材就一一的在床上翻
动着,而她油滑秀长的美发也随着她身躯的劲动,随身飘舞似的。

  他一眼瞄到我体下勃挺着的阳具,大声的贱笑道:「你的小家伙硬硬的,是
不是听到你要做龟公就特别的兴奋啊?他妈的变态!杨怡啊……你老公太变态了
啊!哈哈……」

  「嘻嘻……你就不必理他啊!就让他硬吧!反正他也不能再硬多久了。」她
手中握住许强的大阳具不禁搓套起来,淫荡的向他道。

  许强他猥亵地羞耻大笑道:「哈……啊哈……变态的死龟公,你不死也罢了
啦!哈哈哈哈……」

  突然间,许强一声惨叫,他低头望着他的肚子上深深的插着一把刀,而我手
中却紧紧的抓握着那把刀的刀把上。他惊怕的想赤裸地从床上爬走,但是却全身
无力,最终满床鲜血的倒毙在我老婆的身边。我是突然激动到不受控制的从床边
的桌上拿起一把信封的开封刀,然后不加思想的杀了许强。

  我老婆望到身边的恐怖情景后,顿时惊恐的狂叫起来。她全身发抖的大声的
颤声道:「你……你……你疯了啊?!你杀了人也!天啊……你杀了许强他啊!

  你……你别过来啊……你快走开啊……救命啊!救命啊!快来救我啊……」

  「老婆,我真的很爱你,我不能让任何人来破坏我俩的幸福生活的。我不能
够失去你……我不能够失去你……我不能够失去你……我不能够失去你……我不
能够失去你……我不能够失去你……我不能够失去你……」我全身颤抖着,不断
语无伦次地可怜望着她道。

  「我……我们可以重头来过的呀……你先放下手里的那把刀……任何事情都
可以解决的啊……我求求你放下啦……」她激动到双眼湿红的,口里一句一句的
不断地求着道。

  「……我不能够重头了……我杀了人啊……我……我不能够失去你……我不
能够失去你……我不能够失去你……我不能够失去你……我不能够失去你……我
不能够失去你……」

  我转头望着满床布满了血液地,许强就定定不动的躺毙在床上,心里一边开
始发疯崩溃的语无伦次的道,一边手拿着那把沾有鲜血的刀,一步一步的往我老
婆的方向走去。

  她用劲力的左一下右一下的乱跑起来,心里疯癫的想逃避我的追杀,不停地
惊叫道:「不要啊!!!!!!!!!!!!!!!!!!」

  一片刻后,我就默默的盯着大床上就变成了一片红海般的,彷佛中东的红海
一样,红透透的。而在那床上就躺毙了两个人,我猜想各位聪明的读者应该知道
这两个人是谁了吧?

  这时候我手里一放,将手中的那把血刀丢在地上,然后一转身就从地上拿起
老婆生前穿过的一件黑色透明的内裤,一搓一搓的撮套着我已然勃挺着的阳具,
心里出奇平静地回想起我和我老婆两个人的动人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