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转贴 大学刑法课 [超级精彩生动的H教学]中【完】

上礼拜刑总上完课后,我的心情已经渐渐平复,不再因为连续两週都在班上同学面前表演早洩而感到羞辱,反正这就是人生吧。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我想我的挫折容忍力已经有十足的进步,我的脸皮应该也已经厚到可以跟政治人物媲美了吧。

基于对陈湘宜这个变态老师的不满和一点期待,我决定学好刑法,以后在她乱扯的时候才能戳破她,于是我自己预习了故意和过失的概念,并打算在星期四下午她的刑法课辅时间向她请益一些学习上的问题。

如同刑法第12条揭示的,刑法只处罚故意或过失,而过失犯必须在刑法分则法条上有规定处罚过失犯的情形才成罪;可是我翻来翻去,整部刑法竟然都没处罚过失强制性交!于是我决定请教老师,为什幺过失的强制性交不处罚。〈作者说:好啦,我承认这个问题很蠢,我只是单纯为了下面剧情发展才想到这个问题的。〉

原本以为这种美女老师的课辅时间,会有一堆猪哥围着她问一些根本就不需要问,单纯只是为了假公济私、一亲芳泽的问题,结果出乎意料的,竟然是冷风飕飕,门可罗雀。

系办人员说老师研究室就在506,我到了506研究室门口,看到她站在一张小凳子上,正在修理她的门牌。我嗫嚅着道:「陈、陈老师好。」陈湘宜一脸惊讶貌转身:「啊,小平是你啊。」难得看到她竟然只穿宽松的白色T-shirt和一件绿色运动小短裤,真的跟她个性一样超随性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大学教授这样装扮。

「老师,为什幺都没人啊?」我狐疑地问,毕竟跟我想像的大相迳庭。

「呜呜,甭提了,说来话长。你们南部的小朋友啊,唉,只想学民商法赚大钱啦,没几个真的为了实现正义才来学法律的,都没人想要学好刑法;亏老师上课那幺认真,又长得那幺漂亮,竟然开学到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来问老师问题,老师好感动啊小平,不枉费老师那幺照顾你。」

喔,原来一天到晚用令人想入非非的方式上课叫做『认真』,多次让学生在全班面前表演早洩叫做『照顾』啦。

不过,我想没人来,是因为妳的门牌坏了,506变成509,像关键报告那样吧。

暂且不论那些琐事,起码现在老师是我一个人的啦。

「老师,我有问题要问。」陈老师修好了门牌,蹦蹦跳跳地跳进了研究室:「嘿,老师今天心情好好喔,没想到小平这幺用功,有问题要问老师。」说着她放好修门的工具,转身过来:「问吧。」

看着她现在如普通少女般的清纯,还带着甜甜的微笑,我似乎已经将她上课对我的虐待释怀了,不过该问的还是要问。

「老师,妳上次说过失的处罚以法律有明文规定者为限,可是我翻来翻去找不到处罚过失的强制性交耶。」我话还没讲完,陈湘宜已经接着道:「小平你真的很单纯耶,真是单纯地可爱,虽然一般老师会认为这是智障到爆的问题,不过老师愿意很认真回答你。」

「小平,你认为强制性交有过失情形的可能性吗?」陈湘宜一脸认真地盯着我。

「有、有、有啊。」虽然没有把握,但是我还是想要回答。

「以刑法学上关于错误的法理,当打击错误时,对原先预想打击的客体成立未遂,对错误打击的客体成立过失;例如说,今天我想杀甲,但是我枪法不好,我打击错误、射击偏失打到某乙,则对甲成立杀人未遂,而对乙成立过失致死;如果今天我想强制性交甲,因为打击错误强制性交到乙,那不就是对甲成立强制性交未遂,对乙成立过失的强制性交吗?」

陈湘宜边听边发出银铃般的娇笑,最后还笑到在研究室的巧拼垫子上滚来滚去。我知道我的结论一定有她不能接受的地方,但是也没必要给我这样的难堪吧。

她笑了足足3分钟,才挺起上半身,下半身则还是赖在巧拼上道:「小平,枪的子弹可以打击错误,但是你认为人的阴茎或精液可以打击错误吗?就算可以,也是太不可思议的状况下,这样还特地立法规范有实益吗?像强制罪,强盗、抢夺、窃盗罪,也都很少有过失的情形,所以不是不可能啦,只是立法的技术、资源有限,不能把所有天方夜谭的情形都包括啊。」她愈讲愈正经,我的心情也好了点,原来不是我的问题好笑,而是她认为我天真得可爱。

「老师为了奖励你的认真向学,连这种问题都愿意思考,老师给你一个难得的体验。」不、不用了啦,我看不会有什幺好事耶。

「不、不用了啦,谢谢老师愿意为我解答,这样我就很感谢了。」这样应对应该很合理吧,我想我该告退、不,是逃离了。

「小平,你这样不像一个法律人!」她突然正色道:「如果你都已经问到强制性交的问题了,怎幺不多深入探讨,为什幺过失的强制性交发生的可能性极低呢?」她坐在那种可以旋转的椅子上,边说着边轻轻左右扭动着身体,我隐约可以看见她绿色短裤里的粉红色内裤,不禁令我瞳孔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