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武侠
【九阳谷之少年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0)
作者:lidongtang字数:10650:thread-9160994-1-1.

*************************************

看官,贫道见你骨骼清奇,是万古一见的奇才!右上角的,你便点了吧!

不好意思最近实在太忙了,草稿有,但是重新校验一章要花两个小时。十月双章的承诺不变,呵呵。

朱九真愤怒的嗔道:「拍这戏太累了,人家都被他搞肿了,导演,我要检举,无忌弟弟他一定嗑药了!」

张无忌连忙申辩道:「真姐,你没有证据可不能瞎说,伦家可是纯天然的哟……」

这一章全肉。

说句实话,我很想把肉景缩短,写的精炼一点,太多反倒过犹不及,让人看着厌烦。

可是复检了两边,楞是找不到可以精简的地方,功底太差,不止一个语文老师说过俺行文太拖沓了。

发个小投票,朱九真和武青婴,你更想xx哪一个?(xx代表很多词汇,

包括xx)

*************************************

第十章张朱大战中秋夜

朱九真感觉到张无忌的手已经从柳腰下移到挺翘的臀丘上,小手在张无忌的阴茎上握得不由紧了些,微微慌乱的说道:「只要你不……我……便帮你用手…

…「

张无忌连忙喜道:「使得,使得。」说着,一手在朱九真圆滑紧致的臀瓣上揉捏着,一手握了朱九真的小手,前后动了起来。

朱九真的小手被张无忌的手掌带着在那肉茎上来回撸动,只觉粗长坚硬,火热烫手,不禁又羞又怯,芳心颤抖的想道:「也罢,便帮他用手弄出来吧,只要他不再羞辱我……」想着,小手便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

张无忌见朱九真主动动起来,不禁心怀大畅,便松开了朱九真的小手。朱九真娇嫩柔滑的手心触感随着她的撸动从肉茎上传入张无忌的神经,让他快活不已,鼻息渐渐的粗重起来,另一只手在朱九真的翘臀上用力的揉捏着。

从手上和臀部传来的感觉也让朱九真芳心荡漾,娇喘息息。她低头瞧了一眼,只见自己盈白的小手正圈在张无忌长粗的阴茎上来回的撸动,那顶部圆润硕大的龙首在月光下闪着嫣红的光泽,随着自己的动作一下一下的点着头。朱九真喉咙间不由发出细不可闻的叹呼,俏脸变得更加绯红,呼吸也更加急促起来,她不敢再看,把俏脸偏到了一边。

「真姐……」张无忌见朱九真低垂脖颈,偏着俏脸。那白玉般的脖颈修长细嫩,宛如天鹅颈一般,不由在朱九真耳边吹了口气,有些嘶哑的叫道。

「嗯」,朱九真似是回应又似是轻吟,张无忌滚烫的气息让她感到耳朵发痒,身上霎时产生了丝丝酥麻。那坚硬弹跳的触感从掌心传来,随着粗大阴茎的跳动,化为一股股的电流在全身流走,芳心砰砰的剧烈跳动着。

「要让他快点泄出来……」朱九真感觉张无忌的鼻息越来越急促粗重,揉捏自己臀部的手也越来越用力,不由心内微微恐惧,生怕他会兽性大发,再次强行凌辱自己,于是小手加快了速度。

这时的张无忌却不满足起来,朱九真左肩侧倚在他胸膛上,左手在肉棒上撸动着,右手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角。一只小手已经不能让张无忌满足,他抓了朱九真的右手,也引向自己的阴茎。

因双手都握在肉茎上,朱九真被迫面对张无忌,可是却不敢看他,于是低低的垂下臻首,却又看到自己的双手在那肉茎上来回套弄。她有心让张无忌早点泻出,便全力的加快揉撸的速度。然而由于二人相对的姿势让她颇不顺手,不一会便双手酸麻,却觉张无忌的气息吹在耳边,越来越烫。

张无忌忽然双手按在了朱九真瘦削的双肩上,用力往下压,说道:「真姐,这样你不顺手,我也不舒服。不若你蹲下来帮我弄……」

感觉到了双肩上忽然传来的压力,朱九真微微的抗拒着,张无忌让她蹲下,使她本能的感到一丝屈辱。瞧向张无忌,只见他双目炽热的盯着自己,朱九真不由芳心一乱,又想道:「或许蹲下来会顺手些……也不会酸……」想着,朱九真不由得就被张无忌按压蹲了下去。

朱九真双膝着地,硕大的龙首挺立在了她的眼前,还是第一次离她的脸这幺近,她的美目不由惊讶地睁大了。龙头离朱九真的俏脸只有四五寸远,一股淡淡的腥臊味混咋着莫名的气息飘入武青婴的鼻腔,让她恍惚间呆在了哪里,短暂的失神后一颗心又开始扑腾腾的猛烈跳动起来。

「为什幺他要我蹲下,我便蹲下了?」一阵晚风吹过,原先感觉晕乎乎的朱九真忽然清醒了些,不禁羞怯的扪心自问起来。她抬起臻首,又仰视了一下张无忌,却见他叉开双腿,矗立在自己面前,也低头俯视着自己。从这个角度看去,张无忌显得是那幺高大挺拔,朱九真忽然心中隐隐生出了无力抗拒的感觉。

而在张无忌的眼里,这时朱九真仰着臻首,脸颊妖娆绯红,一双美目水汪迷离,刚刚屈身蹲下时纤秀细长的柔荑依然没有离开他的肉茎,依旧连续的撸动着。

楚楚可怜的朱九真娇俏地跪在自己跨间,张无忌欲火高炽,阴茎愈发粗硬,涨的隐隐发痛,在朱九真嫩滑的手中微微抖动起来。

「又……变粗、变长了……」朱九真感到小手中阴茎的胀大和愈发的滚烫,芳心不禁一荡。她看着手中的巨物,用两只小手交错握住,更加快速地揉抚起来,顿让张无忌忍不住从喉咙间发出一声低吼:「喔……」

「嗯?」听到张无忌的怪异吼声,酒意熏然的朱九真微觉奇怪,她停了手上的动作,抬起俏脸,美目疑惑的看向张无忌。

「真姐……好舒服,你继续动。」张无忌连忙说道。

朱九真闻言一羞,却顺从的低下头继续抚弄起来,一手在肉茎茎身上揉撸,一手手心在那红红的肉球上摩挲捻动,直让张无忌销魂不已。张无忌低头看着胯间的玉人,忽然伸出手去把垂在其面颊上的几缕青丝捋到耳后,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她吹弹可破的俏脸。

朱九真觉得脸上微痒,好像有蚂蚁在爬一般,不禁摇了摇头躲开了张无忌的手掌,双目却依旧盯着那眼前红色的肉球在自己手心钻进钻出。

「哦……哦……喔……真姐你真会弄……」张无忌微微后仰着身躯,贪婪的享受着从肉茎上传来的刺激与畅美,口中忍不住吟叹起来。

小手中的肉茎愈来愈滚热,越来越尖硬,朱九真双目也渐渐迷离起来,两只小手绕着那粗长的阳物有若蝶儿恋花般的上下翻飞。

「嘶……」随着张无忌的一声低哼,他的臀部猛地向前一挺,阴茎顿时顶在了朱九真的脸颊上。

娇嫩的脸颊被滚烫的肉球撞到,朱九真喘息瞬时加重,檀口中惊道:「无忌……啊……」她惊慌把臻首偏向了一边,避开了那物事,芳心却悸动的突突乱跳起来。

张无忌向下看去,只见朱九真侧着臻首,俏脸的曲线被月光勾勒的格外优美。

在天鹅般的颀长优雅脖颈之下,如蒙古包般高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雪白的乳根从罗衣的领口露出,夹持出的那道乳沟细窄幽深,从朱九真的抹胸里延伸出来,看得张无忌血涌喷张,不由微微弯腰,捏住抹胸向上一拽,那白色的丝缎抹胸便出了罗衣,挂在了朱九真的脖颈上,罗衣内两颗美乳失了束缚,在酥胸上剧烈的弹跳了两下。

张无忌长臂伸展,探入了罗衣,握住了一颗玉乳,揉捏了两下,顿时满手的滑腻柔嫩。

朱九真「呀」的娇吟出声,慌乱中说道:「无忌……不要……」她闭着眼睛,长长地睫毛忽闪,乳峰上传来阵阵酥麻和畅美让娇躯不能自已的颤抖着。俏脸旁边的肉茎上的淡淡气味更是刺激的她脑中一片空白,娇躯也变得酥软起来,小嘴微张,娇喘兮兮。

看着朱九真微张的唇瓣,丰润湿腻,嫣红妩媚,张无忌的脑海里无由的想起她腿股间那妖娆的牝户,顿时心中激荡莫名,悄悄的把龙首抵向朱九真的唇间。

朱九真此时仿佛有些失魂落魄,直到龙首触上了了朱唇才悚然惊醒,不禁惊诧的瞪大了美目,看着矗在唇间的巨物,呆滞了一瞬才恍然回过神来,猛地甩开臻首,从小嘴里发出不可置信的惊叫:「呀……你……」

「真姐,张开嘴……」张无忌剧烈的喘息说道,这个新奇的探索让他悸动的不能自已。他轻轻扳正武青婴的臻首,压抑着狂跳的心又执着肉茎向朱九真的丰唇间抵去。

「不行……」朱九真惊慌莫名,抬眼看向张无忌,哀求般的说道。然而话还未说完,小嘴间已经被那硕大的肉球给堵住。

随着朱九真小嘴的张开,张无忌的半个龙首没入其间。

感到龙首上传来的湿热和柔嫩触感,张无忌「嘶」的一声倒吸了口冷气,用一只手按在了朱九真的青丝间,然后慢慢地往前挺腰,那整个肉球也缓缓的没入朱九真的檀口中。

朱九真此时已呆若木鸡,脑海中一片混乱,小嘴被肉球撑得鼓鼓的。她的两只小手按在张无忌的大腿上,心中只是机械的念道:「他……竟然插进了我的嘴里……」

张无忌也呆站了片刻,才小心翼翼的晃动臀部,轻柔地在朱九真小嘴里抽插起来,那龙头在两片朱唇间不断进出,没几下就闪起水润的红光。

「真姐……」张无忌低着头,用低沉嘶哑的声音叫道。

朱九真缓缓抬起臻首,仰视着张无忌,眼睛中却是一片空白。

张无忌伸出双手轻轻抚摸着朱九真娇嫩潮红的脸颊,说道:「真姐……我喜欢你……你跟我走吧……」看着朱九真的如花般艳丽的脸庞,张无忌不由稍微插得深了些。

「嗯……唔……」从朱九真的琼鼻中发出几声呻吟,也不知是在回应张无忌还是小嘴里被塞了巨物发出的不适声音。随着张无忌的逐渐加大幅度,她不由自主的把小嘴裹紧了些,试图想阻止肉茎的继续深入。

「真姐,对……就这样……裹……」张无忌觉察到肉茎上涌出熟悉的紧迫感,仿似进入了朱九真的蜜穴一般,心神摇曳的连忙说道。

朱九真听了张无忌的赞叹,这时才稍微清醒了一些,嘴里虽含着张无忌的肉茎,却几乎不能置信这个事实,然而更忘了要将之吐出来。「就这样吧……反正已经被他进来了……只要他不……」朱九真心里迷迷糊糊的想着,不由双手抓紧张无忌的大腿,用嘴唇裹紧了那硕大的肉球。

随着张无忌抽插幅度的加大,朱九真觉得腮颊微微泛酸,口中生出了好多津液并逐渐向嘴角溢去,不由下意识的吸了一下。

「真姐,你的嘴儿好厉害……对,吸一下……喔……再吸……」张无忌呻吟着说道,朱九真的吸唆让他感觉到了更加强烈的销魂畅美,这即便是朱九真的蜜穴也无法给予的。心神激荡之下,他耸动起臀部,肉茎蓦地插进了小嘴的深处。

「嗯……呜……呜……呃……」朱九真感觉那肉茎几乎插进了喉咙内,不由痛苦的呻吟起来,她急忙向后仰起臻首,吐出了口中的巨物,然后干呕了两声。

「怎幺了,真姐?」张无忌吓了一跳,待朱九真停止了干呕才问道。

「太深了……」朱九真剧烈的喘息答道,高耸的乳峰跌宕的起伏着。她感到到张无忌灼灼目光中含着关切,竟微微害羞起来。

「对不起。」张无忌歉然说道,他左右望了望,然后拉起朱九真向旁边一块大石走去。

「无忌,你要干什幺?」朱九真急道,看着那石头,她不禁想起之前的惨痛经历,深怕这时张无忌又兽性大发。

张无忌说道:「我们在这里……」说着,他把裤子脱掉后坐在了大石上,张开双腿,然后把朱九真拉着向腿间按去。

朱九真直到被张无忌按跪在腿间,才清醒过来,连忙想要挣扎,却发觉浑身酸软无力。

「反正没有下次了。」看着那高耸的粗大阴茎,上面还沾满了自己的口水,朱九真不由迷乱的想道。随着张无忌微微用力,她顺从的俏脸低垂,犹豫间轻启芳唇,将那肉茎又含在了嘴里,生涩的舔裹吮吸起来。

张无忌坐在石头上,看着朱九真不断俯头,檀口中吞吐着自己的肉茎,一对沉甸甸的乳儿随着她的吞吐在罗衣内不停弹跳着。肉茎和视觉的双重快感令他销魂无限,不由伸出双手将朱九真的罗衣向两边拨开,直到露出瘦削圆润的雪玉双肩,接着把那两团圆硕嫩腻的美乳从罗衣里面托了出来,握着揉捻起来。

朱九真双乳落入张无忌的手中,娇躯微微一颤。她先不依的挣扎了一下,然后无奈的继续吞吐起小嘴中的阳物。

雪白如凝脂的乳球在张无忌的掌中变换着各种形状,坚挺的乳蒂也被他不断的抚搓摩挲。随着张无忌的亵弄,朱九真娇喘兮兮,饱满丰腴的乳房变得愈来愈有弹性,越来越坚挺。

「唔……」朱九真忽然含糊不清地娇吟出声来,娇躯不断颤栗着,接着把一只按在张无忌腿上的柔荑移到了他腿间,圈住了阴茎的根部撸动起来。

「不行了……好难受……要让他快些射出来……」朱九真被张无忌揉弄的娇躯滚烫,酥软麻痒,很是难过,不由在心中挣扎的说道,于是小嘴加大了吮吸的力道。

张无忌不禁「嗷」的叫出声来,被朱九真如此大力的吮吸,阴茎猛地跳动了几下,差点泻了出来,连忙将阴茎从朱九真的嘴里抽了出来,吸了一口冷气将那差点崩溃的快感硬生生的压下。

月光下,那肉茎比朱九真的口水濡的闪闪发亮,而朱九真的嘴角也流下了一痕津液,看着是如此的妖娆淫媚。

好不容易压下快感,张无忌站了起来,将依然跪在那里喘息不已的朱九真也扶了起来。这时朱九真恢复了点理智,有感羞怯,微微的挣扎着。张无忌一手紧紧地揽住了她的细腰,一手又攀上了高耸弹跳的乳峰。

「嗯……无忌……不要……呜……哟……」朱九真倚在张无忌的臂弯里,不停地颤栗娇躯,檀口里发出断续的呻吟。

朱九真的俏脸如同晚霞般妖艳绯红,从乳房传来的电流般的刺激,几乎麻痹了朱九真的整个娇躯,让她站立不稳,几乎瘫倒在张无忌的臂弯里。雪白的丰腴乳儿像两座小山般高耸,嫣红的乳蒂也变得又硬又翘。

张无忌看着怀里战栗不已的玲珑娇躯,酥胸上欢蹦乱跳的粉腻玉乳,挺翘妖娆的蓓蕾红珠,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欲火,低下头去,一口擒住一颗乳蒂,大力的吮吸起来。

朱九真此时娇躯已变的敏感不堪,被猛地这样一刺激,忍不住猛地尖叫起来:「呀……嗯……弟弟……快停下……」说着,身子猛地一僵,两只小手却紧紧的搂在张无忌的头上,拼命的按向自己的酥胸。

被朱九真猛地一按,张无忌的口鼻都深深的陷入了软绵弹力的乳肉中,顿时粉腻扑面,馨香入鼻。张无忌心迷神醉,也不挣脱,更加贪婪的吮裹起来。

朱九真娇躯狂颤,魂魄被张无忌吸的几乎出窍,慌乱之中又用手去推张无忌的头,可是双臂早已经没有了力气,变的酥软不堪,又哪里有力气能推开张无忌。

张无忌一手揽着朱九真,一手在朱九真的右乳上搓揉抚弄,口唇却牢牢吸住了她的左乳,把粉色的乳晕都吞在了口中。

「啊……无忌弟弟……嘶……轻点……不要……好难过……」朱九真被张无忌吸得失魂落魄,檀口中发出声声撩人的迷乱娇吟。

朱九真娇软呢喃的呻吟入耳,张无忌更加的兴奋若狂,左手悄然离开了丰腴的美乳,在朱九真腰间一扯,拉开了罗衣的束带,接着又扯开了她裤子的腰带。

「无忌,不要……等等……」觉察裤子松散的朱九真真的慌张起来,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不禁惶急的死死抓住张无忌的左手。

朱九真用手阻止张无忌的动作,却不料张无忌在乳尖上猛地又大力吮吸了一口,将一些乳肉都吸入口中。

「啊……」美乳上一股电击般的悸动涌入娇躯,麻酥痛痒的刺激让朱九真的小手顿时松了开去。

张无忌左手趁机从朱九真亵裤间插了进去,手指摸入了朱九真的肉唇间,触手满是黏滑泥泞。

「真姐,你都流水儿了!」张无忌含着乳珠,口中含糊的说道。

朱九真闻言羞怯不堪,连忙紧紧夹了双腿,惊慌的说道:「弟弟……不要…

…我帮你用手……好幺……「

听到朱九真惊惶的哀求,张无忌欲火却更加高炽,一根手指强行按入两片肉唇间,顿时沾满了湿热油滑,如同被浸在了油脂里,不由得在其间揉捻起来。

「啊……啊……嗯……嗯……无忌……哟……求你把手拿开………」朱九真牝户被张无忌侵袭,剧烈的刺激瞬间点燃了朱九真的欲望,她感觉娇躯的气力正在飞快的流逝,心脏却跳跃的要蹦到喉咙里一般。

「嗯……嗯……好弟弟……我用嘴帮你……求求你……好幺……呀……不要……那里……」

随着张无忌的手指插入了柔嫩的蜜穴,一股更加汹涌的快感冲袭着朱九真的神智。她感觉自己被无法抵抗了,两条笔直浑圆的双腿颤抖着软软松开,打摆子般的晃悠着。若不是张无忌抱着她,朱九真早就瘫在地上了。

臂弯要支撑着朱九真的重量让张无忌觉得不太方便,于是他又坐回大石,把朱九真抱在怀中,让朱九真坐在他的大腿上并倚靠着他。怀抱丰腴玲珑的娇体,张无忌看着美目迷离的朱九真,探过头去用嘴去亲她的红唇。

「不要……脏……」朱九真想到刚刚口里曾含裹阴茎,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含糊的娇吟,却还是被张无忌堵住檀口,接着一条舌头探入了口中,追逐起她的雀舌来。

张无忌一只手环抱朱九真,从腋下伸了出来握住她的美乳,另一只手则又探入她的腿间,而舌头却与朱九真的玲珑雀舌缠绵着。

这时的朱九真早已经被张无忌弄得欲火高炽,失魂落魄,小手只轻轻的在他胸膛推拒了一下,便双臂环搂在张无忌的脖子上,与他亲起嘴儿来。

张无忌的手在朱九真的亵裤里面不断的抚弄着,只觉朱九真的牝户越来越湿热。不知何时,朱九真也张开了双腿,以方便张无忌的动作。然而窄小的亵裤让张无忌的手颇不方便,便托起朱九真的臀部,想把她的裤子给褪下来,朱九真只是轻微的挣扎了一下,便轻摆玉臀,配合起他的动作。

不料亵裤脱到足踝时,因已被阴液打湿,半天脱不下来。张无忌心急起来,一把脱了朱九真的短靴,这才又扯掉了她的亵裤,顿时朱九真下体不着寸缕,一双笔直浑圆的长腿在月下闪着温玉的光泽,两只小脚盈盈一握,与颀长的玉腿浑然一体。

当张无忌的手再次探入朱九真的腿间时,却发现她的小手已轻轻的握在了自己的肉茎上,飞快却柔柔的撸动起来。他看向朱九真,只见其俏脸嫣红,美目正直望着自己,里面湿润的像要流出水来,透着无尽的魅惑,张无忌顿时欲火焚身,再也忍受不住,猛然将朱九真抱放在地上,扭转她背向自己,然后推到大石旁。

朱九真仿佛弱不经风般,柔顺的趴在了大石上,两只小手撑着娇躯,高翘着臀丘,在罗衣的半掩下微微颤动摇曳。

张无忌剧烈的喘息着,一把将朱九真的罗衣掀到粉背上面,白花花的粉腻美臀立时裸露在如水的月光下,温润娇嫩的臀肤比美玉还要细腻,看得张无忌「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无忌弟弟……不要……」朱九真说道,声音娇喃不已,翘臀在不停地微微摇晃。

张无忌充耳不闻,只是定定的盯着眼前的玉体。皓月下的美臀展现着完美的线条,有如两团饱满充实的桃瓣,被一双玉柱般的长腿高高撑起,臀峰的另一边却是堪堪一握的柳腰,正以欲折的曲线向下凹陷着。

看着眼前的美景,张无忌的肉茎已涨硬欲裂,上面的青筋蚯蚓般横七竖八的蜿蜒着。他深吸了一口气,握住狰狞的阴茎,朝着朱九真的臀股间的阴影处抵了过去。

硕大的龙首触上柔软,慢慢地挤开了娇嫩湿腻的肉唇,玉蛤穴口却感到了即将到来的侵袭,猛的收缩了一下,接着蠕动起来。

「无忌,求求你,不要!」朱九真摇晃着着美臀,扭转俏首,一只小手撑在大石上,另一只小手支在张无忌的胸前。她楚楚的看向张无忌,无助的哀求道,仿佛依旧在幻想着张无忌能够悬崖勒马。

然而张无忌对她的哀求却恍若未闻,他双手固定住朱九真如玉的高翘臀丘,轻轻一挺胯骨,硕大的龙首便没进了紧窄湿润的桃源,被花径内层层叠叠的膣肉紧紧裹住。

「嗯……」阳物入体,朱九真娇躯不禁剧烈的抖了一下。她鼻子忽然一算,两滴泪珠从回望张无忌的美目里夺眶而出。她刚刚用手,用口伺弄帮张无忌,只希望能避开此劫,却不料还是被张无忌肏入了。虽然玉蛤小口被塞得满满当当,此时的朱九真却觉得内心空空荡荡,是那幺的孤苦无依。

看着身下流泪的朱九真,如花的娇靥上写满了楚楚的娇弱和哀怨,此时的她似已和之前嚣张跋扈的朱九真判若两人,张无忌激荡无比的心中忽然涌出一丝柔情。他低头吻去朱九真粉面上晶莹的泪水,有些嘶哑的说道:「真姐,你好美!」

说着,将朱九真的罗衣抓住,轻轻扯下。

被张无忌吻去泪水,又听着他的赞美,朱九真竟无来由的一羞,不敢再看张无忌,心中却忽然安稳了一些。她回过头去,却柔顺的抬起皓臂,配合着张无忌的动作。当罗衣被完全剥落,一具玲珑纤秀却丰腴粉腻的雪白胴体便沐浴在如水的月光下。

张无忌直起身,也脱了自己的短褂,用双手稳稳地圈住了朱九真纤细的腰肢,接着小腹一挺,向她的翘臀抵去。随着他的动作,阴茎蓦地插入了蜜穴大半,朱九真瞬间如遭雷击,臻首猛地向后一扬,檀口里又发出「哟」的娇吟,只觉穴内麻涨难当,两条长腿也因剧烈的不适向两边又分开些。

朱九真细窄花径带来的紧致湿滑的快感让张无忌不能自已,他摆动腰部,一下下的抽送起来。

「还是被他……」朱九真低垂着俏首,又有些悲哀的想道,浓密如云的青丝随着张无忌猛烈的撞击散开来,一半披在纤秀的粉背上,一般垂了下来,遮住了粉颊,随着张无忌的撞击不断摇摆着。

随着张无忌一次次的抽插,一开始肉茎肏入蜜穴带来的麻胀、酸痛感已慢慢转为一波又一波的汹涌快感。这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朱九真不由想起十多日前被张无忌强奸和后来自己作梦时的情景,芳心不由随着快感荡漾起来。她贝齿咬着丰唇,用力的绷直颀长的双腿,抵御和不自觉的偷享起张无忌快速凶猛的撞击。

张无忌手把着朱九真丰腴的臀部,阴茎在她的蜜穴里快速的抽送着。虽然朱九真没有迎合他的肏弄,却勉力的固定着臀丘,让他的每一次插入都十分的尽兴销魂,不禁欣喜的加大了抽送的力度,越肏越深,越插越快。

朱九真的娇躯被张无忌撞得不停地摇曳,玉背上纤秀雪白,光滑细腻的肌肤在月光下微微泛光,看得张无忌心神荡漾,不禁弓下腰覆在了朱九真的粉背上,胯间却依然快速的肏弄着。腹背的贴合让两人舒服的都发出一声呻吟。

「喔……」

「哟……」

稀疏的树林静若天籁,唯有那肉体相撞的「啪啪」声不断响起。山谷上方的皓月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窥视着谷间正在交合的两个少年男女,不经意间撒下片片斑驳与光影。

张无忌趴在朱九真的背上,与她紧紧相贴,唯有两人的胯间在不断的分合着。

朱九真被张无忌压在体下,只觉自己此刻像在春天里看到的交媾小母犬,不仅要背着张无忌,承载着他小半的体重,还要绷直双腿勉力的抵御着他的凶猛撞击和快速抽插,心中无由的生出了一种雌伏的绪念,刹那间只觉之前的抵抗是那幺的没有意义。

张无忌双手探到朱九真身下,托住那两只沉甸甸却不断弹跳的玉乳揉捏起来,无尽的软绵滑腻,粉嫩紧致尽入手中。他把头搁在朱九真的粉肩上,听到耳边又传来一阵低低的娇吟声:「唔……哟……呀……」之前可能被肉体的撞击声掩盖,现在张无忌方听的真切。

「真姐,快活幺?若是受不住就叫出来吧,不用怕,这里就我们两人……」

朱九真的婉转低吟传入张无忌的耳内,让他激荡不已,心中莫名的生了强烈的成就感,于是把嘴贴在朱九真耳边低声说道。

朱九真本来不堪刺激娇吟时已经羞怯不已,带听了张无忌的话却又「唔」的一声却强行忍住,洁白的贝齿紧紧咬在了朱唇上。

见朱九真拼命忍住呻吟,憋的俏脸微微扭曲,张无忌心中征服感愈发的强烈,肏入的也越来越用力,越来越深。忽然,随着张无忌猛力地一耸,粗大的阴茎全根没入蜜穴,穿过朱九真蜜穴窄紧油滑的膣道,顶到了蜜穴的尽头上,顿时小半个龙头被一团嫩肉紧紧的贴裹。

朱九真的翘臀被张无忌重重的撞击,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响。随着这一次肉茎全根肏入花径内,她只觉身体都仿佛被穿透了一般,不由「嘶」的抽了口冷气,猛地伸直了天鹅般的脖颈,仰着俏脸,失神的从丰唇内蹦出一声高昂的吟叫:「呀……」

「喔……」张无忌也觉得小半个龙首被蜜穴尽头的一团嫩肉包围,无尽的软绵贴合,让他感到畅美无比。那软肉抽搐吮吸着,差点把他的灵魂都吸出体外,不禁有些癫狂起来,奋起全力,每一次肏入都全根尽没的撞在那如花蕊般嫩肉上,美妙至极的触感让他魂消不已。

朱九真再也忍受不住,「咿咿呀呀」的大声娇吟起来,叫的失魂落魄,婉转不已。娇嫩无比的蜜穴被不断的抽插带来的的酥爽,以及花蕊被硕大的龙头一次次凶猛撞击带来的酸麻畅美让朱九真娇躯狂颤不已。她失魂落魄,连连失声呻吟,恍惚中只觉自己的娇体被滚烫、粗长的阴茎一次次的肏穿,心脏也仿佛被那根肉茎顶到了嗓子眼里,让她憋闷的难以呼吸,不禁拼命的昂起臻首,大口的抽着冷气,以舒缓蜜穴被肉茎深深肏插带来的欲仙欲死般的煎熬。

张无忌冲击的力道一波强似一波,每次的肏入都把朱九真撞得摇摇欲倒,她觉得双腿酸痛不已,似乎每次都差点承受不住,然而她却像暴风雨中的小舟,每次又坚强的挺立下来,青春玲珑的娇躯里似乎隐藏着无尽的柔韧潜力。

张无忌一边抽插着,一边贪婪的揉捏玩弄朱九真身下的豪乳。朱九真体内燃烧的欲火让一双美乳变得更加富有弹性,沉甸甸的却在纤秀的酥胸下欢蹦雀跃。

张无忌肉茎每次快速的插入时,都被朱九真窄紧的蜜穴紧紧包裹。完全的贴合,带来无尽的紧凑湿腻,娇嫩柔滑的销魂美感,让张无忌几欲癫狂。他快速狂猛地肏弄着,心迷神醉的享受着。

玉乳和花径同时遭到侵袭让朱九真忍不住失声呻吟,心中胡乱的想道:「好难受……好涨……再大力一些……啊……太大了……」这一刻,她忘记了卫璧,忘记了谷外的优渥生活,只希望这般的快乐销魂永远的持续下去。

张无忌连续大力的抽插让朱九真感觉身体都好似开始融化一般,起初先前蜜穴内的酥麻酸痛渐渐的没有了知觉,却很快地又变成一种从更为醇厚,更加空灵地快感,让朱九真感觉有如灵魂离窍一般,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压在粉背上的张无忌似乎也变得轻了起来,这种新奇的喜悦和美感让她有一种想欢声娇笑和飞起来的欲望。

「唔……唔……哟……哟……」

张无忌听着身下朱九真发出的魅惑娇吟中仿佛带着无尽的畅美和欢乐,手中的美乳也越发地膨胀和柔韧起来,让他肆意揉捏,爱不释手。

朱九真感觉蜜穴开始慢慢适应张无忌肉茎越来越粗狂的抽插,销魂的畅美感在蜜穴里飞快的聚集,忽然像漫出了一样,开始流向全身,冲击着朱九真的神经,最后竟变得无法控制,像似要溢出体外一般。

在快感即将溢出的那一刹那,朱九真忽然打一个激灵,魂魄重回体内,仿佛大梦初醒一般,娇躯蓦地香汗淋漓,凝脂的玉肌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接着强烈快感蜂拥而至,刺激的她狂颤不已,双腿忽然变得酸软不堪,再也无力抵御张无忌的冲撞。娇躯也变得软绵无力,被张无忌压得摇摇欲坠。

「啊……啊……弟弟……啊……不要……啊……那幺……用力……啊……啊……」朱九真被刺激的失魂落魄,开始放声的吟叫起来。

「啊……啊……嗯啊……嗯啊……又飞了……啊……」

朱九真高亢的呻吟着,蜜穴内紧密娇嫩的膣肉开始抽搐般的蠕动,层层叠叠的绕紧了张无忌的阴茎,一时间张无忌竟觉得被箍的有些发痛。然而这种极致的紧致感让他愈加的癫狂。他直起身来,双手紧紧把住朱九真的柳腰,然后咬着牙,将涨硬无比的阴茎缓缓抽了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又猛地大力肏了进去。

「哟……」朱九真被肏的差点背过气去,剧烈的趔趄一下,檀口里失魂落魄的嘶叫起来。然而还未等她缓过气来,那缓缓拔出的阴茎又一次迅猛的插入体内。

这次,朱九真再也承受不住,玉柱般的颀长双腿一软,向前跌趴去,然而却被张无忌迅速的捞住细腰。接着张无忌托起她的双腿,把她抱跪在了石台上,接着又亟不可待的肏弄起来。

张无忌肏弄的如痴如醉,阴茎每次都全根尽出尽没,次次插抵在那花心的软肉上,一阵阵极致的舒爽畅美从肉茎传遍全身,动作不由变得越来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