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奸凌辱
日本皇后被奸记之血洗东京

今天是不同寻常的日子。

海牙国际法庭外人山人海,标语铺天盖地,人们都情绪激动,高喊着口号。
明显分为二派的人群相互推搡,殴打。

一派人数较少的人群声嘶力竭用扩音器呼喊:“严惩凶手!”

“枪毙杀人狂!”

“无耻的强奸!”

另一派人多势众,一浪高过一浪:“抗日杀猪,天经地义!”

更为高杆的是,他们还让一队美少女跳起了健身舞,还唱着《英雄之歌》:
“英雄英雄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要是让我嫁给你,世界变得更美丽!”数
千名防暴警察组成人盾挡住蜂拥的人流,气氛之火爆热烈紧张让人吃惊,令人不
得不产生疑问,今天海牙国际法庭审判的是何许人物?掀起这惊涛骇浪!

(一)

我身着笔挺的中国军服,在二名外籍宪兵的押送下,昂然走上了被告席。一
时间,早已等侯多时的各国记者纷纷把相机对准我,镁光灯闪烁不停。旁观席上
传来一阵喧哗声,为防止意外,能旁听的人士都是世界知名人士,然而他们今天
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是他,是他,那个传说中的恶魔!”

“天啊,他好帅哦,啊,他看到我了!”

“可惜,他是……”一旁酸溜溜的语气。

“不,他是英雄,一个真正的英雄,你不能诽谤他!”

“肃静!肃静!”主审我的国际大法庭大法官瑞士人劳尔敲着法槌,劳尔苦
笑了一下,他从没审理过类似今天这样的案子,深厚的政治背景,几个大国的幕
后角逐,庭外的怒吼,庭内的争议,都对他的一言一行形成了巨大的压力,稍有
不慎,他就会有灭顶之灾,要是有选择,他真不愿接手这烫手的案子。

他打量一下那位受审的年轻中国军人,俊逸的脸上刚毅的神情,一点也看不
出慌乱之色。“真是可怕的中国军人,任何国家与之为敌都将是恶梦。”劳尔想
道。

“被告人对本法官及检控官提出的任何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姓名?”杰克问道。

“方军!”不待法官下问,我一口溜儿自报家门。

“本人,中国国藉,汉族,中国人民解放军某突击队中校军官。”

“你被指控屠杀人类罪,暴力强奸罪,对此,你有何辩解?”

“对不起,对上诉指控,本人一概否认!”我冷静地回答。

“他撒谎!他撒谎!”原告席上几个人跳了起来,其中还有女人的悲泣声。
我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心神又回到了半个月前。

(二)

20**年,小日本的猖獗态度终于激起了中国政府及人民的愤怒,迅猛发
起了代号“灭日”的军事行动,首先用中子弹干净彻底毁灭了日本号称三小时消
灭中国海军的“十十舰队”。

在这种情况下,生怕惹火上身的美国见势不对,慌不迭从日本抽腿,撤往夏
威夷,宣布中立。失去美国支撑的小日本在我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频频打击
下,就像被踢中睾丸的男人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前进!前进!登陆日本!消灭日本!我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如
秋风扫落叶一般,横扫日本,将日军分割包围。打蛇打七寸,我所在的A集团军
锋芒直指小日本心脏——东京。一路上所向无敌,日本军部紧急从北海道调过来
的日本精锐主力第七装甲师也在我军铁拳下土崩瓦解,溃不成军。

二十架龙式直升机空降在日本皇宫广场,我带领突击队,控制了广场的制高
点,日本残存军队疯狂地试图阻止我们的行动,他们成群结队悍不畏死地高喊:
“天皇万岁!”向我们发动了一波次一波次自杀式的攻击。

“杀!一个不留,这些日本杂种!”机炮手张雷咬牙切齿,双眼血红,从他
炮管里喷出的死亡火焰让日本人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张雷是南京人。日本人的抵
抗渐渐沉寂下来,我站起身正待下令搜索时,“滋”一颗流弹擦过我的手臂,
“队长!”刘成一个虎扑,把我护在身下。这时,一片喊杀声又从前方传来。

“队长,你看!”小战士王波手指着前方,惊叫着,我眯眼注视前方,冲来
的一群人中有老人妇女和儿童。他们手中端着步枪,拿着手雷,每个人的脸扭曲
着,充满着狂热。

“射击!”我冷冷地吐出二个字。

“这,他们是老人妇女和孩子呀!”王波迟疑着说。

“废话!他们是疯子,是东西,是披着人皮的畜牲!”我一把扯过他手中的
机枪狂扫着,队员们也纷纷效仿,哀号声,惨叫声,脑浆崩裂声,几分钟过后,
广场上布满了日本人的尸体,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他(她)们以极其奇怪的姿式
躺在地上,我毫不怜悯地踩在他们的尸体上,叫小黄给我拍了照,留做纪念。

没想到这张照片,被后来的国际法庭做为我屠杀无辜的罪证,不过我并不后
悔,这些日本人在我看来比狗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