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性爱
魔女的诱惑- 44【完】

  我脸色微变,出现了片刻的惊讶,但很快地就恢复了自然,撇撇嘴,浮起一抹坏心的勾纹“这样更有意思不是吗?”

  苏铃斜瞪了我一眼,妖媚的表情不变,要笑不笑地说“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

  我把手中的烟插进她妖艳的红唇中,冷哼一声“你也一样!”我的大部分都是她教会的,若说到坏的话,她可比我坏上千万倍!就我所知,曾经包养她的几个金主现在仍是对她死缠烂打的,甚至为了争夺做她儿子的父亲权利大打出手。

  而这个缺心少肝的女人却象看戏一样,任他们为了她互相撕杀。

  “希望你不要后悔!”她意味深长地睨了我一眼,语气揶揄地说。

  “我不会!”我的回答又急又快,好象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定一样。但是我知道其实我内心深处已经有了些许动摇,或许我的行径真的太过恶劣了!

  就在我的思想做激烈斗争的时候,苏铃拍拍我提醒道“要开始了!”

  突然响起的音乐声让原本在喝酒谈笑的女人们通通站了起来,瞬间包围住了临时搭建的舞台。我也把视线转了过去,有些紧张地把南源赫刚才给我的那张卡捏在手心里。

  不一会儿,主持人走了上来向大家宣布今晚的拍卖会正式开始,他的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众女的欢呼声和吃吃的笑声。

  “现在的女人有那幺饥渴吗?”我嫌恶地颦眉道。

  “她们只是勇于把自己的欲望表现出来罢了!再说谁规定只有男人才有享受的权利,女人为什幺不能有?”苏铃用眼角余波勾向我,嘲讽道“难道你心疼了?”

  我瞥了她一眼,嘴角微微抽动着说“可能吧!但我不打算改变自己的决定!”

  她把眼神从我脸上移开,唇角荡漾着讽刺的笑容,没有再吭声。

  就在我们说话的同时,拍卖也在进行着,不知不觉中已经拍卖到第五个男人了。

  我看着五号男人以五万五千元的价格被一个年约40岁左右徐娘半老的女人买走后,忍不住开口询问道“他排第几号?”

  “第八吧,好象。”她语气带着一点轻忽,不是很认真地说。

  我噙着玩味的笑容,优雅地倚在吧台前,酌了口杯中的酒静静地等待着。

  “各位女士们,现在轮到今天的重头戏出场了!”主持人以暧昧的语气及略带神秘感的笑容开口“请出今晚的第八号!”

  缓缓地,光裸着上身,仅着一条西裤的南源赫带着目中无人的冷淡踱到了台前。

  暴露在外的两块微突的胸肌和六块成型的腹肉线条优美地纠结着,合身的西裤故做松垮状地挂落在腰际刚好露出引人暇想的白色内裤边缘,原本层次分明的头发此刻也稍作凌乱感!

  此时的他看上去既颓废又潇洒,发酵着与俊美异常的阴沉与高傲狂妄的魅力,释出宝石般的光辉般灿烂夺目,让人一眼就看到他,而给人强烈的印象与震撼!

  待身材高大挺拔的他在站定在台前的时候,台下立刻传来众女的惊呼声和口水滴落地板的声音,霎时无数道带着色情的眼神全部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震惊之余,我感觉自己的口水也快流下来了,我早就知道他层层衣服包裹下的身材很棒,只是没想到竟然那幺棒!在这一刻我后悔了,把这样的极品货色拱手让人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她们好象对他很感兴趣哦!”苏铃弯着嘴角指着那一边蠢蠢欲动的高氏姐妹,好心地提醒道。

  我在恍惚中回过神,一抬眼便对上了南源赫深幽的眼光。顿时我有些心虚,有些无奈,可如今箭在弦上就要一触既发了,我也没法挽回,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祝他好运!于是我转动着狡黠的眼波,勾了勾嘴,挑起一抹恶意的挑衅,用眼神告诉他这是一场游戏。

  下一刻他僵住了脸,全身散发着骇人的怒气,凝固似的眼光迸射出冷锋,就象两股利刃直射进我的身体,仿佛在说如果我敢这样做他绝不饶过我!

  我愣了几秒钟后挑高一边眉,俏皮地朝他吐了吐舌,根本不把他的威胁当一回事。

  “哈,他在瞪你!”苏铃发出一声惊呼拍拍我的肩。

  “不管他,让他瞪!”我冷眼嗤了一声,拿起酒杯慢条斯理地浅酌着。

  “要开始了,你真的不打算把他买回来?”她饶有兴味地看着台上怒发冲冠的南源赫,开口询问着我。

  “不!”我坚定的回绝道。其实我只是报复心理作祟,谁叫他以前那幺张狂!

  而且我也犯不着为他担心,因为我很清楚即使他被高氏姐妹那种变态买去,也有办法脱身的!所以我只要静观其变就行。

  就他怒视着我的怔忡之间,拍卖已经开始了,等到他蓦然回神的时候已经被高氏姐妹以五十五万的高价买下了。

  当他听到结果后倏然拉下了脸,用凶神恶煞似的眼神威逼着我,象是随时要跳下来把我掐死。

  我连忙别开眼避开他恐怖的视线,提起皮包对身边的苏铃说“我先闪了,过几天来拿钱。”

  苏铃放肆地大笑出声,眼波在我和南源赫之间转动,调侃道“我就怕你没命来拿了。”

  我放荡一笑,撅着红唇给了台上怒火冲天的男人一个妖媚的飞吻,然后无视他怒煞满眸的双眼脚底抹油地开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