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艳女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五五四

  “是为那篇报道的事儿吧?”电话刚接通,赵诗雅清淡的声音就传来。

  “你也知道了?”我是讶异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就我起初不知道。

  “当然,这事儿在我们圈里可传起来了,不少人正叹息自己没拿到一手资料,听说今天的晨报卖得可火了,不过,这也让你们出名了。”赵诗雅语气怪异的说。

  “没心思跟你开玩笑,能不能帮我查查,这篇报道是谁写的。”事态紧急,我直接说出目的。

  “太大的忙帮不上,这点事还是有办法,那边正好有几个朋友。”赵诗雅答应。

  “那行,我等你消息。”我喜道。

  “等会回你。”赵诗雅说完挂断电话。

  等了大概五分钟,电话就响起,还挺效率,赶紧接通。赵诗雅还没说,就问我要怎幺谢,答应请客后,她才说了个名字,方涛。询问后得知,她朋友那边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个方涛是去年招进的实习生,以前一直没作出过什幺成绩,很多报道甚至都被最终砍掉,排不上版面。不过今天的报道,却让他一下成了报社的红人,听说早上开会还被点名表扬。

  有目标,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不过找出幕后的黑手,只是为不至于分不清方向,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眼前更头疼的事,是要想法调转舆论风向,挽回损失的形象,最不济,也要把影响降到最低。

  不过这事也最麻烦,第一印象一旦产生,就很难挽回声誉。刚才通话我还隐晦的提出,能不能借用上次赵诗雅报道中,那些收养的孩子做点报道,打打慈善牌。不过被她拒绝,回答就是上次已经让她很愧疚,不能在利用那些孩子。

  虽然有点失望,但没有强求。有些头疼,不能对外说是假的,不然能不能躲过一劫不知道,事后不是自己砸自己招牌嘛!正苦闷时,高玥突然打来电话。昨晚的事还有点尴尬,加上现在没心思谈私事,犹豫半刻,不知为何,最终还是接通。

  “报纸上说的是你管理那家公司?”高玥劈头就问道。

  “嗯!”我点头,无意间,又被射中一箭。

  “这事很麻烦呢,想到解决办法没有。”高玥又问。

  “不正头疼嘛!从早上开始,就各种电话打进来。”听出她的关心,我也直言相告。

  “先得稳住媒体,不能让他们火上浇油,不然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高玥叮嘱。

  “怎幺做?”我疑惑道。

  “随便找个借口,在公司网站发个暂时不便接受采访的公告,答应三天内给出答复,后面有媒体电话打进来,都一致这样回复。不要给他们留借口,也能给自己点时间。”高玥解释说。

  “对啊!这办法不错。”我喜道,虽然把自己也限制住,但公司已经陷入绝境,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拼一次。或许是高兴,我忍不住夸道“不愧在总裁身边呆了几年,果然有一套。”

  “这说明你身边确实需要我这样的人,来帮你处理琐事。”高玥自荐说。

  “呃!这不是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嘛!”我半真半假回。

  “没诚意,好啦,你今天肯定很忙,不打扰了。”高玥娇声说完,挂断了电话。

  面对高玥的毫不动怒,善解人意,我有些愧疚。这事她以前提起过,说不清缘由,我还是有些犹疑。

  不过现在火烧眉毛,没时间想这事。叫来罗秀,简单想了个借口,让她在有媒体打电话来,就回说公司老板外出考察还没回来,三天后在统一答复。反正公司挂在梦洁名下,没几个人知道老板在哪儿。

  我也在网站挂出这个消息,随即通知外面,狩猎那条线停止售票,线路也全部暂停。这是为防止有人暗访,跟团取证,不管是对手,还是媒体都要小心。现在要赶紧补救,如果在爆出点风声,就是想救也救不了了。

  虽然为防止有心人士,开线时我就在公司网站特别标注说是经过严格监控,有专人负责带队,猎杀的都是些繁衍过剩的猎物,冠名是维护当地的生态平衡,也得到当地人民的大力支持的话。但这些都被人为的忽视了,还当成毛病挑出来,不过我也知道,那些东西都是我编造的,现在自然不敢拿出来佐证。

  但这也是扳回舆论的一个好办法,只要我能证明那些是真的。想到这儿,脑中有了个计划,忍不住勾起嘴角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