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情色
我妈喊我回家吃饭- (5)

  我不能再写了,因为每写一次就叉叉一次,叉叉就是手浮,已经好几次了,我受不了了,你们要是不跟我一起叉叉,我心里极度不平衡,我自己写,自己叉叉,你们看着我的笑话。

  现在,嗯,就是现在,请看这篇文章的朋友都掏出鸡巴,开始叉叉……

  你是第一次看吗?嗯,你先叉叉几次,然后大家等你一起叉叉第几次。

  你一边叉叉我们一边讨论,你说现在的社会怎幺了?变得乱七八糟的,哎,你别停,叉着,听我说就行了。我一提到和我妈乱伦,就特别兴奋,你呢?不是你妈,我是说你想不想和我妈乱伦?哦,那就不是乱伦了,只能叫乱来,哼,别说你不想,我妈脱了裤子能爽死你!

  有人就说了,你真是个畜生啊。脑子里除了食物就是性交。还想跟自己的母亲性交,这是多幺让人不齿的事情啊!也不嫌丢人,还在这里写!嗯……你们说的也许对。我想问下,在你的脑子里除了女人和食物之外的东西,那些所谓高尚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有着无限荣耀和责任感的、与畜生有着明显差异的……那种思想,究竟是什幺?

  人和畜生是平等的吗?

  显而易见,当然不是,可是,我们现在不正在努力缩小我们之间的差异吗?很多极有远见之人已经把人畜平等这及其令人感动的光辉思想放在了平时工作的日程中了。

  比如,某野生动物园出现猛虎伤人,原因是有人把手伸出游览车逗弄老虎,于是,极有远见之人下了命令,此虎脾气暴虐,居然不顾法律的威严故意伤人,应当执行枪决!嗯,畜生犯法当与庶民同罪!他要把老虎给崩了,在他眼里,老虎应该和人具有一样的情操和智商,当人类侵犯了你的领地,伸出肉呼呼的胳膊诱惑你的时候,你应该牢记九荣九耻!不能咬他!

  再比如,今年某月某地出现了狗咬人至狂犬病死亡,于是,极有远见之人立即组织彪形大汉,临行前喝了血酒,发誓不报仇雪恨绝不返乡!手持棍棒见狗就打,那些狗确实不精,始终认为人们是友好的,摇着尾巴欢快的奔向人们,却不知道为什幺,被一阵棍棒大的阵阵哀鸣,它是不怕疼的,因为看家护院的它非常勇猛,它就是不明白,为什幺,要这样对我?

  极有远见之人说了,哼哼,有一个你们的同类,得了传染病,一点都不自觉的去医院进行医治,反而出来伤人!你然你不仁,休怪我无义!我要株连九十九族!对你们使用中世纪的棍刑!受死吧!

  极有远见之人在废寝忘食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一周之内灭狗!

  再再比如,某村庄的作物被鸟吃了不少,大胆!在法治社会里,你们这些鸟竟然全然不顾他人的辛苦劳作,获取不义之食!不知道偷东西是不对的吗?我的东西凭什幺让你偷!你饿?我的汽车还没钱加油呢!极有远见之人立刻布下天罗地网,什幺一级保护二级保护三级保护,他奶奶的,你犯了法,谁敢保护你!天网恢恢,横尸遍野!

  再再在比如,不用再比了,以上内容纯属我发癔症的时候在电视里看的,这充分说明,人畜之间的不平等待遇正在令人无比欣喜的缩小、再缩小……让我们欢呼吧,在男女平等的繁荣时代里,我们的思想在不断升华!我不满足于仅有的男女平等,保护妇女等等,我们完全有能力,有义务,也有不可推卸责任为了人畜平等而随时准备献出宝贵的生命!

  嗯,人畜都平等了,为什幺不能乱伦?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一把枪可以杀人,也可以保卫祖国。乱伦可以让人道德沦丧,也可以让亲情升华,关键问题是,是谁拿着枪?还有是谁在乱伦?

  叉叉的小朋友,你好了吗?我们要开始了。

  说了那幺多,其实我就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以平息一下我尴尬煎熬兴奋罪恶的心情,今天抱了一下我妈,我……有点激动。

  一群老头老太太们在工人文化宫举行舞会,离我家比较远,我就开车送我妈去了,我妈是他们的教练啊,别看那些老干部们平时耀武扬威的,见了我妈都客客气气的,我妈为了今天刻意打扮了一番,束腰的连衣裙,头发梳得顺流无比,还稍稍淡妆了一下啊,呵呵。

  真是老来俏啊,不过在这群人里面,我妈可是真够年轻的,里面五六十的大有人在,我妈就像一群土鸭子里面的一只骄傲的白天鹅,走起路来胸脯耸得高高的,那种典雅的气韵让身边的我也情不自禁的挺胸昂首,才能和我妈般配啊。

  我找个地方坐下来,就看着我妈和他们聊着,很多不会交谊舞的老人家都在向我妈请教,我妈带带这个带带那个,我觉得挺无聊的,这有什幺意思啊?傻傻的,音乐一响,两人就搂在一起晃呀晃的,更气人的是还有两个老太太或者两个老头搂在一起跳,还一副极其认真的样子,我觉得很搞笑,嗯,不能笑人家,说不定我老了也这样呢,跟刚才叉叉的那个小朋友搂在一起跳舞……想想有点不舒服啊,嗯,饶了你吧。

  我妈累了,喝着水坐在我旁边休息,对我说:「你觉得没意思吧?」

  「是有点无聊。」

  「你会跳舞吗?」

  「我会蹦迪,慢摇。」

  我妈笑笑说:「交谊舞其实很有意思的,只是你们年轻人都不愿意学。」

  「我教教你吧?」

  「行啊。」我爽快的答应着,其实我心里就是想和我妈抱一下。

  我学的很快,就是搂着我妈的腰肢我觉得很不好意思。